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

情绪的大火燃烧后,才能看清草原上倔强且真实的生命。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发生一周后,我决定说点真心话。

这起悲剧,是疫情汹涌的上海,最魔幻最令人费解的一起案件。

说它魔幻,是因为这明明是一则正能量的故事,最后偏偏以惨案收尾。

说它令人费解,是直到今天,还有很多朋友迷惑不解:

“键盘侠为什么要网暴她?善良的女人怎么就跳楼了?”

有不少自媒同行写到这起悲剧时,被读者追着问上述问题,他们也只能回复一句“键盘侠的脑回路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1

其他自媒同行的回复

其实,有些话,埋藏在我心底很久了:

看似荒诞怪异的悲剧背后,都有着细思极恐的人性。

悲剧之下,不仅有网暴的残忍,也有人性的幽明。

我希望更多人能洞悉——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3

3月底4月初,上海疫情爆发。

一夜之间,划江封控,2500万常住人口的国际大都市,瞬间摁下了暂停键。

悲剧的主角,是一位普通的上海女人。

她有个7岁的儿子,有个平凡的丈夫,当过几年全职妈妈后,刚刚找到工作,还没有领到薪水。

她和孩子丈夫,居住在虹口区的经适房里。

她患有听力障碍的父亲,住在青浦区。

疫情爆发前,她每个周五都会坐公交车,去给老父亲做饭。

上海封控后,住在两个区的父女二人,只能通过电话联系。

4月4日当天,她听说父亲家里只剩白米饭可吃,非常着急。

她想找跑腿,不断加价,也没有人接单。

情急之下,她就联系之前帮她给父亲送过餐的外卖小哥。

小哥被她的孝顺和善良打动,骑着电瓶车穿梭20多公里,又步行两三公里,终于把她分门别类做好的餐食,送到父亲所在小区。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5

送到时,已是4月4日深夜。

她很感动,要给小哥打赏,被婉拒后,就给小哥手机充了200块钱话费。

疫情汹涌,全城封控,外卖小哥的善举,让她万分感动。

怀着感恩之心,她把自己的经历,发到社交平台上。

是分享,是感念,是温暖,是加油。

她想让更多人知道,疫情汹涌的上海,小人物与小人物之间从不匮乏守望相助、无私帮扶。

但。

她压根儿没有意识到,戾气横生的互联网,在传播善念的同时,更会激发人性的恶。

尤其是在疫情蔓延、人心惶惶的时刻——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7

她把外卖小哥的故事,分享到社交媒体上,并@上海本地大V转发后,感动了很多人,但惹恼了更多人。

有人纠结于她200元的话费太少,就像打发乞丐,让人心寒,骂她:

“上海人精明尖酸又刻薄的证明,就这样打发外地人,换做我至少给500。”

有人翻阅她的社交账号,发现她家里有打印机,曾参与王者荣耀抽奖,经常网购大包小包物件,就指责她:

“明明是个有钱人,为什么这么抠搜?”

普通如她者,一下子被拽进舆论的口水中,被很多素昧平生的人拿着放大镜审判、讽刺和嘲讽。

她万万想不到,网络戾气和人性恶意,如此深重。

她无法做到忽略或无视,只好诚诚恳恳地一遍遍解释:

并不是有钱人家;

家中有房贷,全靠丈夫一个人支撑;

王者荣耀是攒了很多次才一起抽的;

从没有买过奢侈品,都是网购日常用品;

打印机是孩子学习用的,给饭盒贴上标签是怕父亲弄混……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9

但。

她的每一次解释,又引来新一轮的网暴。

她在极其痛苦中,陷入了自我怀疑: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那么多人私信追着骂,有点承受不来。整夜都睡不着,不停的举证和解释。不知道事情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她@转发她经历的上海本地大V说。

4月6日,当更多的指责和谩骂再次涌向她,她身穿一身白衣,从32楼纵身一跳。

她不堪网络暴力,跳楼自杀了。

丈夫悲伤得无法承受。

孩子吵闹着要找妈妈。

耳聋的父亲尚不知情。

远在嘉兴的母亲痛不欲生。

外卖小哥停顿在愧疚里。

关注上海疫情的我们,再次见识了杀人于无形的网暴之残忍……

但是,复盘完整个事件大致的来龙去脉,我们会发现悲剧至关重要又极其隐秘的一点——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11

这个转折点是:

当发生在线下的温暖故事,被上传到线上后,悲剧也开始酝酿。

这个33岁的上海女子,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到社交平台上,并被大V转发后,她和大V都没有意识到一个凶险是:

4月5号前后,恰恰是上海疫情最汹涌、最焦灼的时候。

很多人以为,曾是抗疫标兵的上海,清明节后能解封。

但疫情数据不仅噌蹭噌地往上涨,而且疫情外溢蔓延现象严重,一时解封根本不可能。

这时,不管是被困的上海本地人,还是关注疫情的外地人,都在不确定中,陷入了恐慌。

焦灼恐慌的时刻,人们最容易犯的一个错,就是在情绪失控中,抓住一个无辜的人进行大肆攻击,试图转移自己的愤怒。

这在心理学上叫作“移情”:

把仇恨和憎恶等阴暗情绪,转移到别人身上,缓解自我的不安。

其中,以键盘侠最甚。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来了:

键盘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这个善良的上海女子,作为移情的目标呢?

答案有两层:

第一,很多人被封控在家,吃不到食物,也没等到救援时,她却如愿找到了外卖小哥,且成功把餐送到了父亲那里。

她的好运,反衬了其他人的不幸。

“换做我一定最少给500”的假设,其实就是“你凭什么比其别人好运”的恶意揣度。

“我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这就是比较之下,心理失衡产生的恶意。

第二,客观地说,上海这次疫情,的确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

这不能赖上海人民,尤其是普通的上海百姓。

但是,人性的弱点是欺软怕硬,欺民怕官。

键盘侠骂不到病毒,也不敢骂大人物,内心又郁结了太多愤恨,就转而攻击小人物和弱者。

这种害怕强大、攻击弱小的心理,在心理学上叫“踢猫效应”。

也叫“寻找替死鬼心理”:

一定要找个替死鬼,来为“我”的坏情绪负责,来让“我”在攻击中感到好过。

而坏情绪最后伤害最重的人,是整个事件链条中,最弱的那个人。

这个段落里的“我”,就是键盘侠。

刚刚过去的一周内,键盘侠不仅网暴这个33岁的上海女子,而且网暴很多发声的上海人。

为此,上海作家毛利老师还专门写了篇文,叫《嘲讽一个上海人,就那么有意思吗?》

说的就是,疫情之下,无辜的上海百姓在网上说什么都是错的怪相。

其实,所有怪相背后的真相,都藏着我今天分析的核心内容:

泄愤心理+圣人标准。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13

网暴是可耻的。

但如果你是个人性观察者,你会从一桩桩雷同的案件里,发现几乎所有网暴,都有共同的特质——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15

不用说太久远的例子,我只举最近发生的两个悲剧。

一个是,刘学州的悲剧。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17

刘学州

河北邢台寻亲男孩刘学州的悲剧,和上海33岁女子的悲剧,有雷同之处。

刘学州在网上发布寻亲视频后,短短数天自己找到了亲生父母——相比那些寻子数年的人,他可太幸运了。

因为养父母已去世,刘学州很孤独,他特别急切地想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特别渴望有个家。

而他离婚后各自成家的亲生父母,显然没有做好准备。

矛盾冲突中,亲子之间先发生战争。

键盘侠闻着血腥而来,不断网暴刘学州:

“白眼狼”“贪财鬼”“穿名牌”“不肖子孙”……

刘学州为自证清白,留下一封遗书,溺亡大海中。

身世这么可怜的一个孩子,键盘侠为什么网暴他?

同样是两个原因:

●全网传播后,比较之下的恶意——

“那么多人找不到孩子,你自己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亲生父母,你怎么这么好运?

既然你好运,那我就专门挑你的刺,找你的问题。”

●泄愤的移情心理——

网暴他人的键盘侠,99%都是活得特别扭曲的人。

又闲又坏又懒又无所事事。

他们像蛆一样生活在粪坑里,对这个世界充满愤怒和恶意。

为了转移自己的扭曲,他们就寻找弱者进行攻击。

他们表面攻击的是别人,其实攻击的是自己的无能和失败:

所有攻击,都是自处低下的难堪。

还有一个悲剧,是反诈民警老陈。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19

反诈民警老陈

反诈民警老陈,原名陈国平,是河北秦皇岛的一名警察,因为推广反诈APP,在互联网上爆红。

但今年3月份以来,举报老陈的信件,雪花一样寄往他的单位。

起因是,网友们怀疑有个主播是诈骗犯,让老陈和那人连麦。

老陈连麦后,发现人家有正经工作,没有骗过人,态度很客气。

“胆小鬼”“是诈骗犯的同伙”“不配当警察”……

诸如此类的恶评,占据了老陈的直播间。

后来,老陈又和短视频平台合作“助力疫情防控”的公益直播。

直播结束后,老陈将当晚收入的79万余元,全部通过公益平台捐了出去。

还专门贴出捐款凭证。

但这给他招惹了更大的网暴:

“一个体制内的警察,怎么能和钱扯上关系呢?”

各种各样的举报,飞往老陈的单位。

为了自证清白,不给单位添乱,老陈只好辞了职。

疫情是个照妖镜。

回首过去魔幻的两三年,这种“把一个人推上神坛,再把他打入地狱”的网暴,从未停止过。

包括那些国家功臣,都未能幸免。

受邀去车展就被贴上“喜欢豪车”的袁隆平,儿子戴了奢侈品牌皮带就被连坐的钟南山,孩子开公司就被指责为“发国难财”的李兰娟……

网暴如此猖獗,网暴让人心寒。

键盘侠搅动网络暴力的生杀予夺,借此满足自己活在臭水沟里的扭曲心理:

“不审判你,何来彰显我的地位!”

“不污蔑你,何来发泄我的怨气!”

“不打倒你,何来彰显我的胜利!”

那么,怎么对付这帮蛆们呢?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21

第一,国家层面,一定要严惩网暴。

不仅仅是提提议案,喊喊口号,而是要抓一批坏典型,用重典严律狠狠处罚,公示全网,以儆效尤。

关三五天,罚三五百,批评教育一下,根本不行,也震慑不了蛆虫的劣根性。

第二,个人层面,要有网络时代的生存策略。

我从来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是强大的,也从来不认为,那些因网暴跌落悲剧的人,是脆弱的。

我想分享的两点是:

●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个人时,我们要有被讨厌的勇气。

每个行走互联网的人,都要知道:

你做得再完美再妥当,总有人能找到他们自以为是的瑕疵。

这和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而是因为挑毛病的人,自己心里有病。

同时,如果你觉得没有被讨厌的勇气,特别在乎他人的看法,也是可以的。

前提是,你要学会保护自己,远离网络,多沉默,少发声。

有时候,遇到事儿,自己处理,不张扬,不吭声,是一种智慧。

●如果你不幸遭遇了网暴,千万不要伤害自己,要学会反网暴。

实话实说,我永远为刘学州们,保留一份惋惜。

他们是如此善良之人。

恰恰因为他们太善良,看到键盘侠的审判时,才容易向内归因,自我伤害。

他们不知道:

好人自杀,恰恰让坏人得逞。

最好的复仇,是像拿快递被造谣偷情的女孩小古那样,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把网暴者送到监狱去。

上海33岁女子跳楼案,你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插图23

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小谷

好人有勇有谋,就是对坏人最好的复仇。

最后,希望行走互联网的每个朋友,在评论他人他事时,换位思考,葆有善意,秉持理性,真诚温柔。

悲伤案件,不开赞赏。

只愿看到的人有体悟。

点亮【赞】+【转发】,愿疫情早日结束,愿生者心怀善良。

原创文章,作者:go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363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