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黄浦区“90后”机关干部胡坚,下沉到居民区支援抗疫一线,20多天没回家了。他支援的小区中,7幢楼有5幢有确诊病例,他主动请缨承担起这7幢楼的“片长”工作。

每天,他在没有电梯的楼内跑上跑下地送快递,在160户居民的微信群中回应居民的诉求与疑虑。他每天最放松的时候,是与同在社区抗疫一线的太太视频的那一小会儿。他服务的这些居民还身处逆境,他说,他一定会好好陪着这些居民,陪着他们等来解封的日子。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胡坚

以下是他的讲述:

我是黄浦区委组织部的一名机关干部,一个“90后”。3月13日,我被派到打浦桥街道支援社区抗疫一线。最初,我被安排在一个居民区配合居委干部组织居民进行核酸采样;三天后,被安排到蒙西居民区支援。

蒙西是一个建造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小区,居民有3000多人,在市中心中算是规模较大的小区。我到蒙西报到的第三天,就有居民核酸异常的消息传出来了。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让我先回家待命。我在家里待了一天,第二天,也就是3月21日,自己跑回了蒙西。我有点放心不下。蒙西居委会只有8位居委干部,又是老小区,50多幢居民楼绝大部分都没有电梯,一旦实行封控管理,我觉得居委干部会很忙,我也想帮把手。

就在3月21日这天,蒙西居民区实行了封控管理。我和8位居委干部至今已经在这里待了20多天。

居委干部对楼栋的管理与服务是分片区的,有一个片区情况当时最为严重:7幢居民中有5幢出现了确诊病例。当时负责这个片区的居委干部刚做过手术,连说话都有点喘不上气。我看这样不行,主动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请缨:我可以负责服务这个片区的居民。我有做社区工作的经验。我曾在崇明区做过三年“大学生村官”,进入黄浦区政府后又在社区轮岗过一年。

书记答应了。即刻,我开启了一段特殊的经历。

7个楼栋中有160多户居民,此前他们并没有建立微信群。我借着上门给大家运送物资的机会,以及居民下楼做核酸的机会,给他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这个微信群成为我与他们沟通的桥梁。

得知自己所在的楼栋与临近的楼栋有确诊病例,居民开始很恐慌。在微信群中,有很多居民质问我,到底什么情况。我尽力将知道的确切信息告知他们。几次沟通下来,大家慢慢平静了一些。我从中体会到:越是非常时期,越要正面回应居民的质疑。当下的情况,向居民讲清楚,大多数居民都能理解与配合。

处在紧张的状态下,居民对生活的细节会格外关注。他们会通过微信群向我反映,我会认真对待他们的每一个反映,对大家多一些理解,尽力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消除疑虑。

一幢居民楼前有个生活垃圾暂存点,每天垃圾车会开过来,在这里运走生活垃圾。此轮疫情前,这幢楼的居民没啥意见;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居民说,垃圾车开过来装运垃圾的过程中会产生气体,如果垃圾中有病毒,气体中就可能“带毒”。我理解居民的担忧,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居民区书记。经过协商,垃圾暂存点被移至30米之外的空地上,同时要求开过来的垃圾车尽量是空车,这样装运中会减少气体的产生。

还有一次,有居民在群里发来一段视频,里面是一位消杀人员经过一幢居民楼时,在楼栋门前对周边快速进行了消杀。居民说,这种消杀“太敷衍”了,消杀人员都没进楼,怎么只在门前喷一喷。群内立即有其他居民应和,消杀人员每次很快就完成了楼栋消杀。他们在屋内听着消杀人员的脚步声从这一层到那一层,“很快就过去了,有没有认真消杀过?”

我并不太清楚消杀的情况。我对居民说,给我点时间,我来了解一下。

我找到这位消杀人员,拿出视频询问他。他向我解释,按照防疫规定,他要对自己经过的每处地方都进行消杀。他是没有确诊病例的楼栋的消杀人员,视频中,他刚好经过了有确诊病例的楼栋,他按照规定对自己经过区域进行了消杀。另一个居民反映的消杀过程太快的问题,他也做了解释:消杀都是按照防疫规定进行的,肯定消杀到位了。为彻底打消居民的疑虑,第二天,我穿上大白服,跟在消杀人员后面拍摄了一段消杀的视频。我将专业解释与视频发到微信群给居民看,大部分居民都消除了疑虑。

居民封控这么多天,需要大量生活物资。因为走进5幢有确诊病例的楼栋,需要穿“大白服”,所以配送快递的工作,我都尽量自己来。

我在群内对居民说,大家不要着急,你们的快递,我当天肯定配送到;如果谁有着急的快递,比如药物,你们在群里@我,我第一时间进行配送。

7幢楼都是七层高,没有电梯,我每幢楼一天至少上下跑两次。每天晚上,我配送完快递,我会在群里说一下:今天7幢楼底货架上的物品均已送货上门,如果遗漏请尽快告诉我,一会我就要脱掉“大白服”了。等上半小时,如果群内没人发声,我才去脱掉“大白服”。居民说,我每天说的这句话好像睡前晚安一样。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胡坚为居民送快递

说句心里话,给160多户居民送快递真是蛮累的,我平时有健身的习惯,感觉还算能吃得消。当看到这些居民都能安心宅家、足不出户,再累我也很欣慰。

街道为蒙西小区统一配送过三次物资,前两次都是我自己配送的。从一睁眼就开始送,一直送到晚上。13日是第三次配送物资了。本来,我还想自己送。但我们的居民特别好。两幢没有确诊病例的楼栋居民主动要求帮助我配送。13日上海下暴雨,我也担心物资配送太慢,会被雨淋到。于是就同意让他们帮忙。

好几个居民报名做志愿者,我挑选了两个年富力强的小伙子,发给他们“大白服”,给他们做了防护培训。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完成了配送。

居民们在群中纷纷给两位志愿者点赞,表示感谢。我看了很开心:尽管我们这片楼依旧身处逆境,但通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居民们更加团结了。有了这鼓劲儿,我相信我们很快会走出逆境的。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居民门上贴的小纸盒

我的太太是一位杨浦区的居委干部,发生疫情以来,她也一直在社区抗疫一线服务居民。20多天,我们没见过,每天尽量能抽出时间视频一下。我们都觉得,年轻人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应该站出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每天身体很累,但内心都有一种很充实的感觉。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作者:唐烨

延伸阅读

小区连续出”阳”咋防?上海女子写了个方案 居民跟着干

这是疫情之中,一个普通市民自我觉醒的故事。家住在青浦重固佳兆业小区的陆冰,从做一名普通的小区志愿者开始,看到了个体智慧与努力在群体之中的显性价值,并将自己的所思所感、所学所见集成为一部16页纸的小区楼栋《防疫操作实务指引》。

这是一个社区共同体自我拯救的故事,有了这份《指引》,越来越多的楼栋开始照做。居委会有了真正得力的“帮手“,每个志愿者也开始在各司其职的过程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更重要的,素昧平生的大家伙儿也逐渐达成共识:疫情之下,没有谁能置身事外,只有团结和互助,只有规则和秩序,才能够将他们带向胜利。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孟雨涵 摄

以下是陆冰的日记:

Day 1-4月5日

其实在浦西封城前,我们这里感觉不到有疫情,菜场照开、超市正常营业。万万没想到,后来我们会成为“重灾区”,连续几天都有人要被贴上“阳性”标签。

第一次得知小区有“阳“了,我翻出自己3月底填的志愿者申请,头像还是灰色,没审核;我打居委电话,没人接听。也许是志愿者足够吧,我想。

接下来,我们进入每天一栋“小阳楼”的节奏,我有点慌了,在家坐不住。楼下一户认识的邻居干大白去了,说是可以拉我进群,我当然愿意,当天报名第二天核酸配合任务,我抢了个“沙发”。

第二天一早,我兴致勃勃地去了居委,一群阿姨早就穿了大白在弄名单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该干嘛。有个志愿者说,新来的吧,去换衣服吧。我看大家都挺忙的样子,想着就先换上。居委给我安排去协助一位楼组长做核酸检测。她是个和我妈妈差不多大的阿姨,一个人需要负责6栋楼,有时候会有志愿者帮她,但多数时候,她就只有一个人。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叫到哪栋楼,催居民下楼,核对姓名,上门扫楼。但每栋楼居民下去的时间不可控,场地没有总调度,中间还是出了很多状况。

当天下午通知做抗原,我接到任务,负责自己所在的楼栋。我按要求发试剂,等回收,足足忙了1个多小时,再回居委交试剂的时候,发现还有厚厚一摞崭新的在桌上,好心问了下,原来是没人来做志愿者。我主动要求再加一栋楼,但因为不是那栋楼的居民,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只能靠硬敲门。上上下下,又花了1个多小时。

这一天下来,口干舌燥,大白衣服闷也就算了,手像泡在水里一样难受。

第一天志愿者初体验,总体感觉良好,稍微有一点乱,但在我可控范围,就当减肥吧。

Day 2-4月6号

就是这一天,让我深刻意识到了社区是有多缺志愿者。

群里有消息,能来一两个人支援30号楼那一片吗?那边没有志愿者。我跟负责人说,没事,如果需要我过去,你开口。志愿嘛,是服从命令的自愿支援。这一去,我有些震惊,整个一大片,就看到一个志愿者和一个楼组长阿姨,她告诉我,最近志愿者都很少,我想,可能是都要居家办公吧。

这一上午的核酸采样任务很累,因为人手少,很多居民也不按指令下来做核酸,秩序有点混乱。但好在大家互相理解,态度都很好。

但是楼栋居民名单的精确性,我是真要吐槽。很多居民反馈,自己家里几口人这件事,已经说了不下三遍了,但名单没有人更新。大概是居委会太忙了。我都计划好了,如果居委没空,我就帮他们改。

这一天,有一栋楼因为“阳性”未及时转运走,楼里集体抗议。不过大家都很讲规则,抗议归抗议,都是足不出户。

Day 3-4月7日

今天小区又出“阳”了。早上遇到一个出勤的“120”转运大哥,他狠狠批评了我防护服只拉拉链、不粘双面胶,我觉得差不多吧,又没什么事,可是大哥说,你们这样无知无畏,怎么可以?

楼组长王姐很拼,总是最早去居委,最晚回家,我想帮帮她。但马上就发现,我根本没有时间帮她,每次核酸我都需要去做大白,不做大白的时间,又在各种抢物资。

另外,各种群也越来越多,团购的,志愿者分组的,大大小小十几个群,动不动就要接龙,或者要求收到回复,信息快爆炸了。

同时,由于我表现“突出”,我成了我们楼栋的楼组长。接到的第一个指令是要统计楼里居民的需求,给他们团菜买药。好的,我要成为“团长”了。接下来,就是接龙、填统计表,好不容易花了一上午弄好了,中午又被告知,我们需求太大,供应商不能供货。一上午的表,白费。

这一天,物业也出了乱子。垃圾好几天没有清运;去门口给邻居拿药,被说不守规矩;做完志愿者回来,邻居也反问我,有没有消杀后再进大门……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情况变得很严峻,我就主动在楼组群里提议,我们带回来的东西要消杀再提上门。

我还看到很多邻居,遇到问题都不知道该找谁,于是当天写了一份《佳兆业志愿者工作需知》,想让大家知道我们楼里四个志愿者的分工,有事可以有针对性地找到人。这份《需知》我也发到了业主大群,想着谁能用到就拿去用吧。

Day4-4月8日

小区继续出阳,我继续团菜,大家继续核酸。

当天,为了排除楼内的风险,我在楼里弄了个消杀角,对一楼和电梯进行了简单消杀。

为了7点出抗原结果,一半以上的邻居是被我敲醒的。由于时间太早,很多居民没能及时做完检测。在等待的时间里,我实在太无聊了,就顺手把大家门口的垃圾带下去,这样我收发抗原也能有个好环境,并且再次跟大家提出了楼里要消杀的建议。

就是这个建议,让我在楼里站稳了脚。大家觉得我的提议很重要,决定要依靠自治,将自己的楼先管好,确保楼里不出“阳”。

我们还成立了一个楼组大群叫“自治区”,几个志愿者的小群改名叫“自治区办公厅”,大家精神状态饱满,为楼栋出力不亦乐乎。

反观整个小区的业主大群,此刻却吐槽声不断,“物业为什么不作为”“物业总部为什么不派人来”“居委为什么不安排垃圾清运”……什么是怨声载道,我这才知道。这个群,有近350号人。群友挺多的,但做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人呢?

然后,我退群了,我只是不想空谈问题,也不想徒增焦虑。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建立我们自己楼栋的“规矩”,大家共同努力遵守,集体对抗疫情。

Day5-4月9日

小区继续出“阳”。

也许是前两天有些累,这一天,我的心态也有些崩。群里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有很多消息需要回复,有很多需求要响应。垃圾虽然运下楼了,但一直没有运走。

我突然觉得我没有能力做好一切。我只是一个普通业主,一个30多岁的妈妈,已经在一边居家办公,一边服务楼里29个家庭、89位居民了,你还在想什么呢?难道凭我自己,改变这个小区每天出“阳”的局面吗?

沮丧是一回事,但我没有停止思考。我开始想,该做些什么来改变现在的这种情况。眼前,小区资源就是不足,物业就是忙不过来,居委就是没有力量顾及一切,个别一些封控楼的个别居民就是没有办法管好自己……那我怎么办?

这天,我写下了8页纸的《小区楼栋化管理方案》,把我们楼的志愿者服务方式,以及所需要外部的支持都写进去了。我在朋友圈转发,希望能扩散出去,让所有现在面临困境的小区,都能够行动起来,每栋楼都做好自控,让居委能有更多时间精力去服务特殊困难的人群,帮我们协调好外部资源。这样大家不就得救了吗?

我特别感谢一位老友,他最近在隔离点忙前忙后。但他还是看了我的《方案》,并从专业的角度给了我很多建议。比如,强调公共空间的洁净,做有效消杀等等。按他的意见,我修改并完成了16页纸的《防疫操作实务指引》。

我当时就想,时间真的不等人,病毒真的比我们快得多,我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做出一个让大家看了都能够明白,照做就能很快建立楼栋自治秩序的有用的方案。

当天,我吃了个中饭,又去核酸采样现场做大白了,从中午挺到了晚上8点半。这一天,我还把门外堆了好几天的垃圾归整了一下,看上去整齐一些。又找来物业的水管冲洗了地面。

Day……

第几天已经不重要了。目前,在我们楼,我可以很骄傲地说,我就是意见领袖,因为我知道谁家有几口人,谁家需要药,谁家今天会到什么团购菜,谁家两口子闹不开心了……

我把真心付出了,自然会收回满满的爱。4楼小伙子看我拿小壶消杀比较累,偷偷买了个农药桶给我;5楼小哥哥买了10件防护服给志愿者;8楼大姐把家里的壶都贡献出来了,我拿去转给其他想要做消杀的楼栋。谁家缺肉的,只要群里一喊,马上门口能摆起肉摊。我想,这样一个温情的楼栋,我有什么理由不守护它?

可是,只有我们一栋楼做得好还不够。我开始通过居委会、楼组长,联动6个楼栋一起统一做法。开始我还是很忐忑的,怕方案不够好,但居民区书记拖着疲惫的身躯,凌晨给我修改方案,我真的又感动又充满希望。

第二天,我们6个楼组围绕方案,进行了1.5小时的实操培训。大家说:“同意!我们6个楼组统一步调,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垃圾、消杀,我们志愿者来!”同时,因为他们站出来了,他们自己楼栋内的居民也纷纷开始出钱、出力,根据不需要筹集招募。

其实一个楼要想团结并不难,从你主动先站出来,帮大家送团购物资开始,帮大家收掉门口垃圾开始。从你在群里提醒大家天冷加衣、天热打伞开始,从你在遇到负面言论及时引导开始,从你想尽一切办法给大家一个洁净安全的楼内环境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最终会成为“你”。

我的故事就这样在小区里传开了。但其实我不想出名,我就是上海2500万居民里,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努力生活的“30+”小姐姐。我只是希望大家关注我的方案,拿走我的方案,然后按照里面的楼栋管理、消杀规范,创造条件去实践。

我就想让大家知道,上海现在面对的情况,的确有点棘手。可是再棘手,我们每个市民都还有一双手,我们多一些互助,多一些自理,少一些依赖,整个社区就能更好地运转起来。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上海某小区核酸检测现场。海沙尔 摄

节选《防疫操作实务指引》

之“楼栋管理”篇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幢楼中5幢有阳性病例,上海机关干部进入居民微信群,被质问时他这样说…"

眼下,上海进入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市民生活的各方面难免遇到不便。大家对疫情防控工作有什么意见建议、或碰到困难需要帮助,欢迎在文末给我们留言并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将及时向有关部门传递信息,尽力为您排忧解难。

原创文章,作者:go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361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