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去上海做骑手的武汉小伙:2020年,上海骑手帮我买过菜

3月28日下午,在开往上海的绿皮火车上,26岁的梅凯林打电话给老板,说他“不想干了”。

他是一家餐馆的厨师,从业以来,他换过很多餐馆,唯有这一家待的时间最久,长达3年。

提出辞职后,老板顿了几秒后,平和地说:“如果有赚钱的路子,也可以。”

梅凯林不是去赚钱的,他要去上海做骑手。

2020年初,武汉封控期间,梅凯林在武汉的出租屋吃了十几天泡面后,收到了一位骑手送来的蔬菜。他注意到,骑手说的是普通话,经询问,他得知对方是从上海调过来的。后来,梅凯林加了骑手微信,请他帮忙买东西。

梅凯林说了很多感谢的话,那位上海骑手总是摆摆手,急匆匆地跨上电动车。

“那时候我就想,有机会一定要去上海,为他们出份力。”

最近,梅凯林从新闻上看到,上海很缺骑手。

据媒体报道,上海日常外卖从业人员在8万左右,疫情期间,每天只有约有1.1万名骑手还奔跑在路上。而上海生活着2500余万人,封控之下,人们对骑手的需求不断增加。

3月27日,梅凯林做出决定,去上海。

辞职去上海做骑手的武汉小伙:2020年,上海骑手帮我买过菜插图1梅凯林在上海做骑手。受访者供图

对话梅凯林。

【1】2020年曾遇到上海骑手送菜

九派新闻:你是怎么遇到这位上海骑手的?

梅凯林:2020年的时候我在武汉做厨师,当时租住在江岸区,家里锅碗瓢盆都有,但是没有菜啊。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要封多久,我最多只准备了一个星期的食物,有泡面、挂面和蔬菜。

最开始几天,菜快吃完了,小区还没有解封的消息。人都是对未知的东西比较恐惧嘛,我只好一天只吃一顿饭,作息都颠倒了,白天睡觉,晚上醒来吃一顿,然后熬夜打游戏。

当时小区有团购,一次能买两三天的量,但是太难抢了。我吃了十几天泡面,终于可以在手机上买菜了,我买了点挂面和蔬菜。送过来的骑手给我打电话,我一听他说的是普通话,因为武汉这边骑手都说武汉话的,我就问他从哪里来的,他说是从上海调过来的。

九派新闻:送过菜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梅凯林:他送菜过来的时候,我说小哥帮我留意一下,旁边如果有小卖部开门的话,帮我买点东西,然后就互相加了微信。

我跟他说,谢谢啊,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支援我们,也挺辛苦的。跟现在上海人感谢我的话是一样的。小哥太忙了,他什么都没说,把东西递给我一转身就走了。我找他买东西的频率不是特别高,实在没东西吃了才去买,因为那个时候物资人力都挺紧张的,我就想着能不添麻烦就不添麻烦。

九派新闻:你当时是怎么感谢他的?

梅凯林:我微信给了他一些小费,他没拿,他说:“我也是过来支援的,这是我该做的。”我一听很感动的,也特别感谢他。所以这次,我也跟他一样,顾客给的小费都没要,要学习他的这种精神。

【2】去上海的火车上,那位骑手说“加油兄弟”

九派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上海疫情的?

梅凯林:三月二十几号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刷短视频看到了上海的情况,刚好我有个朋友在上海美团的一个站点当站长,我就问了一下他。他说这边挺严重的,吃的不好买。

当时就有想要过来的冲动。因为之前心里就想有机会一定要去上海,为他们出份力。还有在新闻上看到医务人员没日没夜地干,有时候都晕倒了,挺感谢他们当时为武汉的付出,现在我就想过来报答一下。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决定去上海的?

梅凯林:3月27号下班之后就决定走了,买了28号的火车票。上火车之后,我跟老板打了电话,说不想干了。这些都没考虑太久,去上海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都是小事,工作哪里都可以找。

九派新闻:提辞职的时候老板什么反应?

梅凯林:我做过很多工作,刚开始做销售,干不下去了就做厨师,也去过很多餐馆,这里跑跑那里跑跑的,喜欢自由。这个餐馆是我干的最久的一个,有三年多,老板人挺好的,对员工不错。

我提出辞职的时候,他先是一愣,问我去哪里,能有赚钱的路子也可以。我告诉他,要去上海帮忙支援,他挺支持我的。老板也是湖北的,也挺想出份力,但家里有生意抛不开。

九派新闻:有跟之前认识的上海骑手联系吗?

梅凯林:我给他发微信了,我说兄弟在吗,他可能不记得我是谁了,我就说,还记得那时候在武汉你给我送菜吗?他才想起来。我告诉他,我也来上海了,也学习你,要给上海人配送物资。他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加油兄弟”。

我们俩没聊太多,男人之间说话都是很简单的。不过,他两年前就离开这个行业了。

【3】“一单8块,一天能接一百单”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到上海的?

梅凯林:29号早上5点多下火车,我联系了那个朋友,投靠了他的站点。他说你要考虑清楚,最好不要来,这边疫情又严重,可能吃饭都是问题。他说这边一天有很多单,一个骑手能派100多单。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投入工作?

梅凯林:第一天我核酸结果没有出来,第二天才开始工作。早上9点我去站点找他,疫情以来,他就住在站点,我们这边深夜12点关闭派单系统,他总是忙到一两点才睡觉。

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在电脑前调度了,边工作边给我交代一些东西。他还挺惊讶的,没想到我居然已经到上海了,告诉我一定要保护自身安全。还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我们一单收8块钱,收取顾客的小费是禁止的,一切都要按规章制度走。我们这边是系统派单,打赏程序是在送完单之后才会有的,不存在不打赏就不接单的现象。

九派新闻:具体的工作流程是什么?

梅凯林:接完单之后直接去超市,带上超市打包好的物品送到各个小区。我所在的街道基本上都是封控区,我只能把物品放到小区门口,然后由保安送进去。

超市的订单特别多,最起码要等两个小时。我一般都是去一个超市拿到排号,再去另一个超市排,还会抽空去小区做一下核酸检测,我们几乎每天都去做核酸。

最开始,我对路况不熟悉,绕了很多路,一天只能接二三十单,后来经验丰富了,派单就变多了。

九派新闻:平时有休息时间吗?

梅凯林:我都是早上7点半开始工作,晚上11点多才下班。这几天单位安排了酒店房间,之前我都是跟朋友一起住在站点,睡了两个礼拜的沙发。

不过站点能做饭,早上做一顿蛋炒饭,吃得好一点。一直到11点多下班了,才能泡一碗泡面吃。我会在箱子里放几块小面包,白天饿的时候垫一点,哪有时间吃饭啊。

【4】“外地子女打电话,让我帮上海父母买菜”

九派新闻:你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手机号放在社交平台上的?

梅凯林:4月1号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抖音,把手机号放上去,告诉大家什么区域内我可以接单,想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找到我。

我大概是上午发的抖音,下午就有电话来了,让我送一些泡面、水、油等生活物资。一天起码有50多个人联系我,我忙不过来呀,都是晚上下了班之后再去给他们买。我会把这些需求排一下,老人、孕妇还有需要药品的人,这3个是我列为最急需的,他们要什么我都会尽量去买。

九派新闻:老人怎么联系到你的?

梅凯林:很多是他们的子女从别的城市打给我的。记得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他女儿在外地,老人在家没吃的,女儿给我打电话让我买一点。我给他送过去的时候见到了他,他行动很不方便,走路不平稳,说话也是那种有气无力的,特别不容易。

辞职去上海做骑手的武汉小伙:2020年,上海骑手帮我买过菜插图3梅凯林给老人买的蔬菜。受访者供图

九派新闻:这么多天以来,什么东西最难买?

梅凯林:小孩用的东西,奶粉、尿不湿这些。之前有位宝妈求助我,想给宝宝买奶粉,宝宝只有一岁多。我也搞不清楚买的是什么奶粉,她给我说了名字,我去找,跑了好多地方啊,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还没找到,我只好告诉她买不到。她挺感谢我的,也没办法,她只好说有的时候跟她讲一下。

九派新闻:你晚上什么时候休息?

梅凯林:我大概11点20左右回去,躺在床上再看一会儿微信里居民们的需求,挑一些比较着急的单子,第二天帮他们买,不着急的就只能拒绝,一直到12点多才休息。

九派新闻:会担心之后的工作问题吗?

梅凯林:倒是没想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上海,也许会留在上海发展,我挺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的。

九派新闻记者马婕盈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原创文章,作者:go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96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