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眼中的宋朝

★东方飞龙作品★辜鸿铭(1857—1928)《中国文明的厉史发展》:“为挽救流于文弱的中国文明。出现了推崇真正的孔子学说的学派,即‘宋代儒学’。同欧洲相比,汉代儒学相当于古罗马的旧教,而宋代儒学则类似新教。宋代的学者弥补了唐代文

  ★东方飞龙作品★

  辜鸿铭(1857—1928)《中国文明的厉史发展》:“为挽救流于文弱的中国文明。出现了推崇真正的孔子学说的学派,即‘宋代儒学’。同欧洲相比,汉代儒学相当于古罗马的旧教,而宋代儒学则类似新教。宋代的学者弥补了唐代文化的缺陷,努力地使中国文化趋于完美。”(1924年)

  王国维(1877—1927)《宋代之金石家》:“宋代学术,方面最多,进步亦最著。其在哲学,始则有刘敞、欧阳修等,脱汉唐旧注之桎梏,以新意说经;后乃有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朱熹诸大家,蔚为有宋一代之哲学。其在科学,则有沈括、李诫等,於历数、物理、工艺,均有发明。在史学,则有司马光、洪迈、袁枢等,各有庞大之著述。绘画,则董源以降,始变唐人画工之画,而为士大夫之画。在诗歌,则兼尚技术之美,与唐人尚自然之美者,蹊径迥殊。考证之学,亦至宋而大盛。故天水一朝,人智之活动与文化之多方面,前之汉唐,后之元明,皆所不逮也。近世学术多发端于宋人。”(1926年)

  陈寅恪(1890—1969)《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证序》:“吾国近年之学术,如考古、历史、文艺及思想史等,以世局激荡及外缘薰习之故,咸有显著之变迁。将来所止之境,今固未敢断论。惟可一言蔽之曰: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是已。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1943年)《论再生缘》:“六朝及天水一代思想最为自由,故文章亦臻上乘。”(1953年)《赠蒋秉南序》:“天水一朝之文化,竟为我民族遗留之瑰宝。”(1964年)

  胡适(1891—1962)《中国哲学史大纲》:“自东晋以后,直到北宋,这几百年中间,是印度哲学在中国最盛的时代。那时的中国系的学者,如王通、韩愈、李翱诸人,全是第二流以下的人物。他们所有的学说,浮泛浅陋,全无精辟独到的见解。故这个时期的哲学,完全以印度系为主体。”(1918年)《戴东原的哲学引论》:“中国近世哲学的遗风,起于北宋,盛于南宋,中兴于明朝的中叶,到了清朝,忽然消歇了。清朝初年,虽然紧接晚明,已截然成了一个新的时代了。自顾炎武以下,凡是第一流的人才,都趋向到做学问的一条路上去了,哲学的门庭,大有冷落的景况。”(1923年)《过去一千年来,中国是停滞不前的吗?》:“唐代只是中国文化高度发展的开始,而非巅峰。宋代活字印刷的发明,使大规模的知识流传变得可能,这在文化发展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是不能估量的。唐代文学的成就,主要只是在诗的创作上,散文的成绩并不理想,至于戏剧和小说则更谈不上。第一个伟大的剧本出现在13世纪。至于在哲学上,唐代缺乏第一流的思想家。禅学和理学的兴起为中国思想界带来了空前的繁荣,朱熹和王阳明的成就都迈越前代。”(1926年)《中国哲学史纲要》:“近世时期,则为中国理智复兴时期;这一时期,远从第十世纪大规模的刊印书籍,以及第十一世纪、十二世纪新孔子学派起来的时代起,一直延长到我们这个时代。每一时期,都占了将近千年的光景。”(1942年)《中国的传统与将来》:“(宋代)理学的兴起是个自觉的运动,这个运动是为了恢复佛教(传入中国)之前中国的本土文化,用这个本土文化来取代中世纪的佛教和道教。它的主要目的是重建,并重新解释孔子与孟子的伦理和政治哲学,并以之取代自私、反社会和出世的佛教哲学。”(1960年)

  钱穆(1895—1990)《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治近代学术者当何自始?曰,必始于宋。何以当始于宋?曰,近世揭橥药汉学之名以与宋学敌,不知宋学,别无以评汉宋之是非。不识宋学,即无以识近代也。”(1937年)《中国文化演进之三大阶程及其未来之演进》:“宋人称其文起八代之衰,实则其所倡导,则已逾两汉而上之矣。王安石为经筵讲官,主坐讲,君则立而听。则相位之更重于君位,而师道之更尊于君道,其事皆从宋代起。社会下层有转超于政治上层者,则宋代之较汉唐,其在中国文化展演之阶程上,不得不谓其又进了一步。明祖废相,成为一君独尊,其事更要不得。而明成祖之为君,则更尤要不得。以灭十族罪方孝孺,其为君自尊,尤更甚于秦始皇帝。此下明代诸君,亦终难与宋相比。此则可见宋代理学提倡正心术之说,对中国文化之大贡献处之终为不可忽视也。”(1983年)

  傅斯年(1896—1950)《评丁文江的历史人物与地理的关系》:“大野三百年一统后,大乱上一回,生出了一个文化最细密的宋朝。在许多地方上,宋朝是中国文化最高点。”(1924年)《致王献唐》:“以为近千年来之实学,一炎于两宋,一炎于明清之际。”(1931年)

  贺麟(1902—1992)《宋儒的新评价》:“宋儒哲学中寓有爱民族,爱民族文化的思想,在某意义下,宋明儒之学,可称为民族哲学,为发扬民族、复兴民族所须发挥光大之学。宋儒格物穷理,几事必深究其本源,理论基础甚深厚。”(1944年)

  刘伯骥(1908—1983)《宋代政教史》:“宋之有天下也,历时三百载,华声之大,不逊于唐。然唐之治近于古,宋之治近于今,宋之孕育中国社会民风为纯粹中国型之传统。陶铸中国文化,经过一番创造,多彩多姿,超越欧洲之中古之发展而步入近世期,元明以降之中国社会与文化,实皆继承宋祧。”(1971年)

  陈致平(1908—2002)《中华通史》:“从文化方面来看,学术思想发达、道德观念的建立、工业艺术的进步、讲学风气的盛行、出版事业与著述之多,以及海上交通之扩张,均超越前期,呈现一种多彩多姿的状态。一个民族国家武力的盛衰,其表现在一时,而文化的影响却极为深远。宋虽国势不竞,但其文化却影响了契丹、女真与蒙古。它仍然是抟合中华民族的一股主力。辽、金、元之盛,转瞬即逝,而宋人所遗留的丰富文化遗产,迄今仍在,这是我们读宋史所不能忽视的。”(1979年)

  钱钟书(1910—1998)《宋代文学的承先和启后》:“在中国文化史上有几个时代是一向相提并论的:文学就说‘唐宋’,绘画就说‘宋元’,学术思想就说‘汉宋’——都得数到宋代。”(1962年)

  邓广铭(1907—1998)《谈谈宋史研究的几个问题》:“宋代是我国封建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两宋时期内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在整个封建社会历史时期之内,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1986年)《宋代文化的高度发展与宋王朝的文化政策》:“宋代文化的发展,它既超越了居于它之前的唐代,也为居于它之后的元明两代所不及,这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1990年)《宋代文化的高度发展与宋王朝的文化政策》:“宋代文化的发展,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时期之内达于顶峰,不但超越了前代,也为其后的元明之所不能及。然而近年以来,不论是论述中外文化交流的,或专论中国传统文化的,对于宋代的文化,大都只是做一般性的概述,而没有人做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和探讨。”(1990年)《北宋文化史述论序言》:“宋代的文化,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时期内,截至明清之际西学东渐的时期止,可以说,它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1992年)《邓广铭自选集.自序》:“宋代的文化学术,较之它的前代都有长足的进展。这从其文学、史学、哲学等学科之并驾齐驱的现象来说是如此,从其每种学科中都先后出现了造诣高深的学人与论著来说也同样如此。”(1994年)

  李定一(1919—2002)《中华史纲》:“两宋三百一十余年的历史,国境大体上是和平时期,农业隆盛,工商业繁荣,绝大多数人享受物康民阜的生活,人际之间,熙熙和和,常为后世所叙钦羡。”(1986年)

   

  宋曦(1920—2007)《宋代学术与宋学精神》:“论学术文化则以两宋为先。宋代学者气象博大,学术途径至广,治学方法亦密。彼等此项贡献,在我国学术史上应予大书特书,不容忽视。”(1997年)

  漆侠(1923-2001)《宋代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及其在中国古代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地位》:“宋代社会生产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发展,从而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峰,把宋代中国推进到当时世界经济文化发展的最前列。”(1986年)《宋代经济史》:“在两宋统治的三百年中,我国经济、文化的发展,居于世界的最前列,是当时最为先进、最为文明的国家。”(1987年)《宋学的发展和演变》:“在我国古代经济文化发展的总过程中,宋代不仅它的社会经济发展到最高峰,而且它的文化也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1995年)《宋学的发展和演变》:“宋代经济文化的高度发展,不仅远迈此前的汉唐,而且为后来的明清所不及。它所留下的文化遗产,诸如哲学、史学、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等方面,实为我国古代文化宝藏中之宝藏。”(2002年)

   

  金庸(1924~)《北大演讲记录》:“中国古代在科学技术方面一直是很先进的,到宋朝尤其先进,大大超过了欧洲。那时我们的科技发明,欧洲是远远赶不上的。如造纸、印刷、火药、罗盘等在宋朝已经非常兴旺发达了。现在大家用的钞票也是中国发明的,在宋朝时代就已经开始使用了。那时我们的金融制度相当先进,货币的运用相当成熟。那么欧洲人什么时候才开始转机呢?应该说是到了中国的明朝,从那时起,中国开始落后了。” (1994年)

  杨渭生(1932~)《两宋文化史研究》:“宋代上承汉唐,下启明清,处于一个划时代的坐标点。两宋三百二十年中,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在中国整个封建社会历史时期内是座顶峰,在世界古代史上亦占领先地位。璀璨的宋文化乃我中古文化的黄金时代,无论是经济、生产、衣、食、住、行、风俗、民情,还是政治、道德、学术、文艺、科技、典籍、宗教等众多方面,都有其独特的成就。如果说唐朝是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宋代则主要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影响深远。”(1998年)

  胡昭曦(1933~)《宋代历史地位的再认识》:“在汉、唐的基础上,宋朝社会无论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制度文化都有新的发展,而且在许多方面都是空前的、跻于当时世界前茅的。可以说,宋朝社会发展的高度总体上超过了唐朝社会。宋朝的这些社会变革和承上启下的转折,规模巨大,内容全面,丰富多彩,波澜迭起,大多始于中唐以后,完成于宋朝,并且深远地影响于后世。”(2006年)

  朱瑞熙(1938~)《中国历史》:“宋朝是当时的世界大国,其经济文化多方面的成就,不仅在当时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并且对人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产生深远的影响。社会生产有迅猛发展,其农业、手工业、商业等的发展水平,大大超过唐朝,成为战国秦汉以后,中国封建经济的又一高峰期。宋代文明无疑也超越了唐代,成为中国封建文化发展的鼎盛期。”(1988年)《重新认识宋代的历史地位》:“(宋朝)它在经济、教育、科技、文化方面所达到的高度,在中国古代是空前的。同时,它还是当时的世界大国,在经济等方面的成就,在当时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对人类文明作出重大贡献,产生深远影响。”(2006年)

  王曾瑜(1939~)《辽宋金史研究与史学发展现状访谈录》:“宋朝实际上是当时世界上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国家,他的人口要比唐朝多,财力、物力大大胜过唐朝,文化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综合国力很强大。”(2005年)《宋代文明的历史地位》:“唐代文明最重要的代表是唐诗,是公认的古代诗歌发展颠峰,唐诗胜于宋诗。但宋代文明胜过唐代文明的主要有教育、经学、科技、史学、宋词和散文六项。宋朝文明在当时世界上占据领先地位。宋代以后,文化方面不是没有新的进展,例如人们常称道的元曲,明清小说,李贽和明末清初思想,乾嘉学派等。但就世界范围说来,中华文明确是愈来愈趋于落伍了。”(2006年)

  张邦炜(1940~)《宋代历史地位的再认识》:“第一,宋代横比当时世界各国,均在其之上,处于领先地位;第二,宋代纵比前代,亦超越之,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继汉朝、唐朝之后的又一座新高峰。宋朝是当时世界上经济最繁荣、文化最先进的国家,在中国历史上是一次经济腾飞,一次文化高涨,足以同汉、唐前后辉映,相互争妍丽。”(2006年)

  孙隆基(1945~)《中国千年回顾:一个全球史的鸟瞰》:“在我们探讨宋朝是否世界‘近代化’的早春,仍得用西方‘近代化’的标准,例如:市场经济和货币经济的发达、都市化、政治的文官化、科技的新突破、思想与文化的世俗化、民族国家的成形、以及国际化,等等。这一组因素,宋代的中国似乎全部齐备,并且比西方提早五百年。唐代城市多为行政中心,宋代市镇趋于工商业化。唐代都市内的贸易地区由官员严格控制,宋代则放任自由,因此商业区与住宅区的界限逐渐消失。宋代的新型都市有些发展至很大规模,例如开封和杭州都达到一百万人口。后者为马可波罗在元朝初所目睹,惊叹为前所未有。宋代的都市化也反映货币经济的发展。宋朝铸造的铜钱超出唐朝时的十倍以上,但仍不敷应用,在缺铜的情形下,宋真宗年间出现民间发行的‘交子’,是世界最早的纸币,后来为政府接办。中国发展至宋代,商税也日形重要,它成为城镇征收的主要项目。从远洋贸易抽取的税收,也达史无前例的比重。”(2001年)

  葛金芳(1946~)《宋代经济:从传统向现代转变的首次启动》:“汉唐的立国基础是小农经济,自然经济气息浓厚;宋明虽然仍以农业立国,但在高度发达的农业经济之基础上,已经生长出城市、货币、商业、信用、海外贸易等诸多工商业文明因子,雇佣劳动、包买商惯例、商业信用、集资合伙等新生事物均有踪迹可觅,已然处在迈向近代社会的前夜。宋代的商品经济的确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时我国商品经济的繁盛,无论是就规模还是水平而言,依然遥遥领先于当时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即与18世纪的清中叶比,亦毫不逊色,至少是各有千秋。”(2005年)

  虞云国(1948~)《细说宋朝》:“宋朝是当时世界上最富庶和最先进的国家,在中华文明圈里,无论是与宋朝对峙的辽、金、西夏,还是与宋朝睦邻相处的大理国,都对宋朝所代表的先进的政治制度、社会经济和思想文化,自觉不自觉地表示出认同、追随、仿效与移植。值得一提的是,宋朝以后,封建王朝再没有出现分裂割据的局面;而宋代朝政也称得上是中国历代王朝中最开明的。因而从更长的历史时段来看,宋朝在制度和思想上馈赠给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遗产,其影响更是难以低估的。”(2006年)

  杨果、廖寅《宋代“才女”现象初探》:“宋代是我国古代最后一个文化开放的时代,其文治之盛,无论是前之汉唐,或后之明清,都无以匹敌,流风所及。”(2000年)

  辜鸿铭、王国维、陈寅恪、钱穆、傅斯年全都属于清末民国学者,他们的言论思想都在民国时养成。而贺麟亦是在民国时发表最卓著的见解。刘伯骥、陈致平、李定一、宋曦、孙隆基都是台湾学者,金庸是香港学者,他们亦难受新中国马列阶级斗争学说之影响。新中国成立后宋朝史研究一直处于低谷,长期以来鲜有作为与创建。不仅难以企及一些海外国家(日本、美国),比起前代民国亦相差甚远。李华瑞《改革开放以来宋史研究若干热点问题述评》:“20世纪50~80年代初,宋代是封建社会走下坡路的开始,是当时学界的主流看法。”这其中就包括80年代末与90年以后对宋朝大家赞赏的一些著名历史学者。1959年,漆侠《王安石变法》:“积贫积弱不仅是宋封建国家的外部标记,而且透过积贫、积弱的现象,还可以看到宋整个政治经济当中的复杂关系。”1980年,邓广铭《北宋的募兵制度及其与当时积弱积贫和农业生产的关系》,此时邓广铭还认为宋朝“积弱积贫”。2006年,项怀诚主编的《中国财政通史——五代两宋卷》中“‘积贫积弱’与财政分配”一节指出:“对整个宋代经济的评价,史学界历来使用‘积贫积弱’一词。”可见这些颠倒黑白的言论依然影响巨大。

  王曾瑜《中国经济史和宋史研究的重大成果》:“在五、六十年代,宋史,特别是宋代经济史研究,由于各种原因,却处于落后状态。相形之下,日本同期的宋史,也包括宋代经济史研究,却处于蓬勃发展状态,硕果累累,人才辈出。直到十年浩劫结束后,中国大陆的宋代经济史研究才开始出现根本性的改观。”邓广铭在1980年中国宋史研究会成立大会上所致开幕词所言:“从我国史学界对各个断代史的研究情况看来,宋史的研究是较为落后的。这表现在:不但在各种报刊上发表出来的有关宋代史事的论文,比之其他各代显得少些。甚至连一部篇幅较大的宋史专著也迄今无人撰写出来,而其他的断代却多已有了。在国外,例如在日本的中国历史研究中,其每年发表的有关宋史的论文和专著,也比我们的多。没有一定的数量,当然就很难谈到质量。因此,关于宋代史事的研究,还亟需我们继续尽最大努力,去生产成品,去培育人才,去追赶国内各断代史的研究水平,并夺取国际上宋史研究的最高水平。”

  应当说新中国宋史研究的真正起点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宋史研究从业者,接触到海外先进宋史研究成果,读到后大开眼界、茅塞顿开。才涌现出如此跟风之论,但一些老一代宋史研究者入戏太深,几时难以自拔。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就依然难以摆脱固定思维模式与灌输的政治偏见。个别学者往往综合外国先进理念与自己的落后思维,创造出一些不伦不类的看法,自以为是。如张邦炜一面跟风著文批判旧式的传统偏见“积贫积弱说”,一面又批判“宋朝顶峰说”,而批判中竟然不与其他朝代对比,找出比宋朝高峰之朝代,实在荒唐可笑。没有对比,只从浩瀚史料中,找出一点黑材料指出宋朝的一些不足,就能证明宋朝不是巅峰了吗?完全和稀泥,以为选择折中路线自己立场就公正了,这实际上是对宋朝及中国历史还有国外历史缺乏认知与了解的表现。张邦炜宣称:“(宋)足以同汉、唐前后辉映,相互争妍丽。”这种认知本来就是愚昧无知的表现,汉、唐在文明史上的地位根本就无法和宋争妍丽。在世界文明史的的地位宋远远高于汉、唐。只有宋朝在当时世界上处于明显领先地位,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龙头老大,而汉与罗马只能说是平分秋色、各具特色,唐则大部分时期是乱世,文明不止没有进展,甚至还倒退,长期处于落后地位。不仅被阿拉伯文明远远的抛在身后。就是印度文明也足以做唐的思想导师。况且东罗马帝国各个方面足以与唐争妍丽。宋朝经济规模上发展到几个唐朝的高度才开始达到世界之颠。日本历史学家宫崎市定:“宋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时代。中国文明在开始时期比西亚落后得多,但是以后这种局面逐渐被扭转。到了宋代便超越西亚而居于世界最前列。”宋朝开始为什么落后阿拉伯文明?那是唐代、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都远远落后阿拉伯。西方著名历史学家安德森:“以阿拔斯哈里发的伊斯兰帝国在8、9世纪一度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文明,宋代中华帝国在11和12世纪无疑是全球上最昌盛、最先进的经济体。”唐朝有什么资格和宋朝相提并论?它配吗?

  长期以来关于宋朝许多整体评价的种种谬论,如“积贫积弱”、“重文轻武”、“专制集权”等等,依然深度影响了许多学者,更何况众多对中国历史了解肤浅的国人。甚至有些无知的国人竟认为中国学者一定比外国学者更了解中国古代文明,其实中国所谓许多学者都不知道文明是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国”或许那些肤浅国人永远不明白,这句话背后深刻的含义。伟大的宋文明不止是属于年轻新中国,它更属于全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

  漆侠《宋代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宋代是我国封建时代经济文化最发达的一个朝代,它的各个方面对后代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与作用。对于这个朝代我们的了解和认识还很不够,需要花更多的气力去进行研究,才能使它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清晰地表现出来。”(1985年)王曾瑜《宋史研究要点》:“依个人之见,对宋学的研究,算是宋史研究最大的难题。其困难在于即使作一个案研究,也需要牵动很广的知识面,从纵的方面需要有儒家经典、诸子百家、佛经道藏等广泛知识,从横的方面需要对宋代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等广泛知识。宋代传世的思想史资料是如此丰富,大大超迈前朝,即使仅对朱熹的庞大著作,要真正下一番全息摄影、立体透视的功夫,也就极其不易,然而即使下此功夫,没有上述纵横两方面的广泛知识,也不易真正作出有深度的研究。”(2006年)中国宋史研究任重而道远,中国的宋史研究大有可为,其辉煌必属于将来。

  宋代文明要想认清、判断它的地位,不仅需要了解宋朝的文明还要了解中国其他王朝的文明,乃至海外优秀的文明。以我个人目前的判断,宋朝不仅是中国文明的巅峰朝代,也是人类文明的巅峰朝代。从人类历史长河的大局观看,中国只有宋朝文明才最有资格与世界上优秀文明相比较,无论是汉朝文明还是唐朝文明还有明朝文明不仅无法与宋朝文明抗衡,也相距甚远。

     ★东方飞龙2012年5月24日初稿完成于北京新都,未经作者许可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62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