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

泻药袁老师眼中的自己别人眼中的袁老师袁老师觉得自己在古代但实际上袁老师在古代袁老师觉得他宋文人是这样的实际上的他宋文人综上,袁老师觉得自己在古代就是22岁中进士,估计还得是前三,天天和欧阳修苏轼司马光王安石程颐程颢谈笑风

  泻药

  袁老师眼中的自己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1别人眼中的袁老师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3袁老师觉得自己在古代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5但实际上袁老师在古代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7袁老师觉得他宋文人是这样的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9实际上的他宋文人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11综上,袁老师觉得自己在古代就是22岁中进士,估计还得是前三,天天和欧阳修苏轼司马光王安石程颐程颢谈笑风生,嬉笑怒骂调侃姓赵的,姓赵的坐下边看还鼓掌叫好,喝酒嫖妓写诗唱词当官留名,最后《宋史·袁腾飞传》。

  但实际上袁老师是一个生活在北方农村的契丹人,辽国户口,不过袁老师是穿越回宋朝,我们就送他一个宋朝户口吧,还得是汴京人。袁老师生在北宋军人家庭,从小苦读史书,由于历史成绩好,被首师大特招。。。骚瑞拿错剧本了,袁老师苦读诗书,参加科考,落榜。袁老师苦读诗书,参加科考,落榜*2。袁老师苦读诗书,参加科考,落榜*3。。。最终袁老师不得已在村里私塾当老师糊口,闲暇之余跑火车“赵匡胤不就是个贼王八么”,“你看人家大辽皇室子弟亲上战场,皇帝御驾亲征,你看赵光义,在高粱河被人射成了烤肉串。”然后第二天被脸上刻字充军了。

  每天出一千吨钢。

  皇帝说都拨给工部去打造武器

  结果工部每天收到七百吨钢

  下边的工匠气坏了,直接砍死了过来宣布圣旨的小吏

  然后工部侍郎没有办法,只好杀了这个工匠

  把人头挂在工部门口

  才消除了文官们的愤慨之心

  工部部长每天下拨五百吨钢

  工部厅长每天下拨三百吨钢

  工部处长每天下拨一百吨钢

  工部科长每天下拨十吨钢

  工部股长每天下拨一吨钢

  工部小干部每天下拨五百斤

  工部工头每天下拨一百斤

  工匠拿着一百斤钢想想总比没有好

  工匠用一百斤钢打造了五十把宝刀

  工头上交了四十把

  工部小干部上交了三十把

  工部股长···

  工部科长··

  工部处长

  ···

  ··

  工部拿着一把刀给了皇帝

  十年后,攒够了三千六百五十把刀的大宋军队出征了········

  被精钢打造的盔甲、连马都保护的严严实实的蒙古士兵给冲垮了··········

  其实宋代以后,中国的主要问题就是中间商做大,上下通吃。

  除非学朱元璋几大案清理一波,但是这样也只能管十几年、几十年。

  要么就是和清朝一样,有八旗这个基本盘,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人,这时候中间商就会被暂时压制,会尽力干活。

  首先,你要明确,秦桧、王氏、万俟 、张俊这四个货的铜铸/铁铸跪像,就他娘的是一个使用品。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13没错,这玩意儿从造出来就是给人用的,和你家里的桌椅板凳的设计一毛一样,用坏了就扔,扔了换一个新的接着用。

  唯一的区别就是:桌椅板凳是放东西、给人坐的;跪像,是给人打给人唾的。

  这些跪像历史上无数次被打坏,然后扔了旧的换新的,如是而已,没有古人会心疼这玩意儿。

  历史上这四个货的跪像有很多,我就单说杭州岳王庙的跪像。

  这玩意儿最早铸造于明成化十一年(我说跪像,岳庙宋宁宗时候就有,但是没有跪像),由浙江布政使周木铸造,结果老百姓太恨秦桧,怀念岳爷爷,每次去参拜岳爷爷就抽铁像一鞋底子,没几年就给打烂了。

  然后正德八年,浙江都指挥李隆又用自己的俸禄铸造了一遍,没过几年,又打烂了。

  然后没过几年烂一遍,没过几年烂一遍,又分别在万历二十二年、二十三年、三十年、三十四年、雍正九年、乾隆十二年、嘉庆三年、嘉庆五年、同治四年、光绪二十三年、1979年重修。

  现在看见的,就是1979年重修的,也不知道是大家素质高了,还是老百姓没这么恨贪官污吏和汉奸了,或者是秦桧的后人和营销号成功洗白了秦桧,总之,一直用到现在,已经40多年过去了,这应该是除去战乱和顾不上的时候,和平年代保存时间最长且最完整的跪像了。

  要我说,抽个跪像的哥们儿好样的,这恰恰证明了民族意识的觉醒,老百姓开始分得清好坏了,四个大字:干的漂亮!

  别给我说什么公共物品,打坏了募捐就行了,四个破铁像能有几个钱?找个收废铁的买点铁化了,拿个模子一套就完活儿。

  要我说,四周围栏都不要有,直接上鞋底子就完事儿了(用手太脏,有痰)。

  我还是那句话,这东西他就是个使用品。

  衡量一个使用品值不值,关键在于他的性价比。

  用一个没有多少钱的破铜烂铁去教育下一代、警醒世人、唤醒民族精神、让大家分黑白明善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且这玩意儿一用几十年,什么买卖能比这个还划算?

  这玩意儿普通老百姓来说,教育意义可比教科书直观有用多了,你教科书用完了没扔了、撕了、卖了?

  使用品而已,别一天天上纲上线,还素质,真打坏了我才说中国人素质高了,嫉恶如仇本来就是高素质的表现,拿大鞋梆子抽丫的就对了,这个行为应该表扬。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别一天天装什么老好人爱护国家文物了,这玩意儿也配叫文物?你有那功夫爱护爱护书籍不好吗?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1583年,邓小平到岳王庙游览。游览后,顺着墓道,继续往前走。这时,在墓道阶下秦桧夫妇等四个陷害岳飞的奸臣跪像的铁栅前,早已经挤满了游客。邓小平把外孙女、外孙拉到跪像前,用手指着几个奸臣说:“英雄永远为后人所纪念,坏人永远为后人所唾弃。”

  所以,这玩意儿坏了就坏了呗,打了就打了呗,难不成就这四个破铜烂铁铸造的货,你还摆个1000年让他和岳爷爷永垂不朽?

  什么时候要是连秦桧都他娘的站起来了,中国人就该跪下去了。

  点个关注不迷路,和我一起做一个有素质的清粉~

  @大明世宗嘉靖帝 @皇汉张博宇 @朱元璋 @大明海刚峰 @大明悍将 @赤胆忠心我张三 @朱见深 @犹豫就会败北二号机 @林杰明 @平淡長久 @孙鸿毅 @从未迟到的香蕉君 @卯识 @白马非马@MisLesCheung @醉卧繁花

  你是一个河南种地的老百姓,没念过书

  天大旱,眼看粮食要绝收

  你是希望官家能出宫祈雨,下罪己诏呢?

  还是希望拗相公的青苗贷给你摊派?

  你一个平头百姓,屁股非要坐到统治阶级那儿,想着苍生社稷,你说你是不是闲的蛋疼.

  任何无论是改革和革命都伴随着阵痛的,时代的一粒尘埃落到一户身上便是一座大山.

  仁宗皇帝百事不会,只会做官家.

  他也想过励精图治,拔出三冗.可眼看新党顶不住了.他还是叫停了新政,也保下了范仲淹.

  自古以来变法者,商鞅如何?王安石如何?张居正如何?

  他可能不是秦皇汉武那样的一统皇帝,甚至不如朱棣李隆基的文治武功

  但作为一个p民,西夏立国了关我p事,在家呆着种地不比去黄河当民夫好吗?

  你再看看那几十个皇帝,以欺负孤儿寡母斧光烛影开头,再到丰亨豫大的道君皇帝,还有那个精神病赵构,南宋就更别说了.

  再数数仁宗一朝出了多少名人,欧阳修,范仲淹,包拯,柳永,三苏,王安石,至于韩琦吕夷简狄青等等更不胜枚举.

  没仁宗,宋朝连个稍有脸面的皇帝都没有.

  为人君,止于仁.帝诚无愧焉.

  后赵。别的朝代灭亡后宗室只是惨,而后赵是整个民族直接被一锅端了……

  后赵皇帝石虎的十三个儿子,两个被他自己处死;五个自相残杀而死;五个被冉闵灭掉,一个投靠东晋后被杀,全部死于非命。石虎一生造孽无数,最终「断子绝孙」。

  更大的报应在于,作为中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曾经无比强悍的羯族从此消失在历史中。

  公元 348 年的一天,在后赵的都城邺城正在进行一场盛大的公审仪式,受审的是当朝皇太子石宣,当他走到刑场时,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一副铁环穿过他的腮帮子,四肢被镣铐锁着,每走一步都很困难。他被两个太监推搡着走上一个大柴垛,这个大柴垛是为这次公审大会专门修建的,柴垛上面竖着一个木桩,上面有个横木,装了一个轱辘,这便是石宣的最后归宿之地。

  此时此刻,对于石宣而言,「速死」成为了一种奢求,他的父亲,也是当朝天子石虎断然不会让他就这样轻松死去。走上柴垛后,两个太监便奉命开始动手,他们将石宣吊到柴垛之上,一个太监用刀剜去石宣的双目,另一个竟然生生拔掉他的头发,两人完成各自任务后,用一个大铁钩夹住石宣的舌头,连根夹断。这还不算完,接下来砍掉了石宣的双脚,最后一道工序是用刀开肠破肚,搞得肠子流得满地都是。

  石宣被疼痛折磨得不省人事,但仍在本能地挣扎,两位太监从柴垛上下来,让军士点燃柴垛,一个时辰后,后赵的皇太子灰飞烟灭。在熊熊烈焰的对面,石虎在铜雀台上带着自己的后宫美人,观看了处决自己儿子的行刑全过程,宛若看一场大戏一般。

  无论如何,一个父亲怎么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得了如此毒手?

  但这就是石虎,「残暴」是他一生的标签。事实上,这个场景对普通人来讲,简直是骇人听闻。但对于石虎来讲,似乎有些见怪不怪,因为他看到这样的场景并不是第一次,石宣是死在他面前的第二个皇太子。

  一切都因为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

  石虎当年也是提着屠刀,在一片血泊中登上了这个位置,因为后赵的开国皇帝石勒并没有将这个位置交给他。

  说起石勒和石虎的关系,有些复杂,可以肯定的是两人并非父子关系,有种说法是石虎是石勒哥哥的儿子,换句话说石虎就是石勒的大侄子。另一种说法是石虎是石勒父亲的义子,就是说石虎是石勒的义兄弟,因为石勒字「世龙」,石虎则为「季龙」,按当时的规矩,这应该是同辈的关系。不论何种说法正确,石勒比石虎约大二十岁,基本属于两代人。

  或许就是这个年龄差距,早年石勒和石虎的生活基本没有交集。石勒十几岁时就被抓去做奴隶,没有考证石虎当时是否已出生,如果出生,也应该是嗷嗷待哺的婴幼儿。而石勒从那时起,就与家里失去了联系,

  再次相见时,石虎已经是十七岁的大小伙子,命运真是很难捉摸,他是和石勒失散已久母亲王氏一起被送还到石勒身边,而这一切居然是作为敌手的西晋大将刘琨所为,目的是为了招降石勒,但石勒领取了大礼,却谢绝归降。

  刘琨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给石勒送去一个干将、一个祸害,更是一个人渣。

  「残忍」,是初来乍到的石虎给石勒留下的第一印象。

  这位石虎刚来便不安生,好像有多动症,或许是青春期荷尔蒙无处发泄,总之这哥们天天在军营游荡,手持弹弓逮谁打谁,军中不少人被他所伤,被广大军士称之为「毒患」。

  任性过头就是胡闹,石勒无法忍受这个小魔头,决定杀掉石虎以挽回影响,但毕竟是自己子弟,动手前还是请示一下自己的母亲,王老太太当即表示反对,她对石勒说:「快牛为犊子时,多能破车,汝当小忍之。」意思是说,没有老老实实的千里马,有本事的都容易闯祸,先忍耐一下,石虎长大些就会变好了。

  好吧,谁让她是自己的娘呢,石勒暂时打消了杀掉石虎的心思。

  奇怪的是,王老太太的话居然应验,石虎或许听到一些风声,觉得再胡闹下去,后果会很严重,所以行为上收敛了许多。同时,他本来身材健硕,打仗也非常勇猛,有种「不要命」的劲头,很快便在军中崭露头角。

  「不听母亲言,吃亏在眼前」,石勒不由得佩服母亲大人的远见,也打心眼里感谢刘琨给自己送来一个能征善战的大将,而石虎用一次次军功,彻底赢得了石勒的信任,特别是石勒建立「后赵」,定都襄国后,前方大部分战事都交给了石虎指挥。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石虎很快又露出了自己「魔头」本色,不同的是,他由当年一个拿着弹弓到处弹射人的小魔头,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史书记载「至于降城陷垒,不复断别善恶,坑斩士女,鲜有遗类」。

  石虎对身边人同样毫不留情。石勒安排他娶将军郭荣的妹妹为妻。石虎宠爱优僮郑樱桃,被他迷惑而杀死结发妻子,石虎继娶清河大户崔氏女儿。郑樱桃又在石虎面前讲二婚夫人的坏话,石虎又把崔氏杀了。

  嗜血成性的石虎最喜欢的杀人方式是坑杀,就是活埋。

  石虎的残暴甚至连自己人都看不下去,公元 323 年,石虎率军攻打拥兵自重的曹嶷,曹嶷坚持几个月后献城投降,石虎将城中三万多军民活埋,只剩下几百人,还想全部杀掉。被石勒任命为青州刺史的刘征正好赶来赴任,他见到这样的场景,对石虎说:「你把人都杀光了,我给谁当刺史」,石虎这才罢手,总算给这位新到任的父母官留了七百余口。

  显赫的军功,给石虎带来的是野心的膨胀,他自认为是后赵的头号功臣,论功行赏,即使得不到皇太子的位置,那二把手「大单于」非自己莫属。

  现实给石虎一记响亮的耳光,石勒登上帝位后,封自己的长子石弘为皇太子,次子石宏为大单于,功劳最大的石虎只得到一个「中山王」的头衔,石勒这样做,有他自己的考虑,石虎功劳再大,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皇位的候选人注定不可能出现「石虎」这个名字。

  「岂有此理」,这四个字萦绕在石虎心头,但这份愤懑还不能表现在脸上,他对自己的儿子石邃私下说:「主上自从建都襄国以来,端身拱手,坐享其成,靠着我身当箭石,冲锋陷阵。二十多年来,在南方擒获刘岳,在北方赶跑索头,向东平定齐、鲁之地,向西平定秦州、雍州,攻克十三座州郡。成就大赵功业的是我,大单于的称号应当授予我,现今却给了奴婢所生的黄毛小儿,想起来令人气愤,寝食难安!等到石勒驾崩之后,我不会再让他有后代活下去了!」自此石虎就埋下了对石勒家族的仇恨,只待石勒死后偿还。后来的历史证明,石虎不仅说到做到了,而且是连本带利。

  石虎虽然内心充满愤恨,但表面上对石勒毕恭毕敬,石勒此时对他的贼子野心并没看得太清楚,倒是他下面的两个大臣,心里明镜似的,觉得照这样下去,石勒死后后赵必乱。

  此二人,一个是程遐,另一个是徐光。

  程遐是石勒的大舅哥,他的妹妹嫁给了石勒,生下了太子石弘。当年石虎攻克邺城后,受石勒之命镇守这座军事重镇,程遐便看到石虎精心营造这座昔日曹操营建的魏都,想变成牢不可破的根据地,他害怕长此以往会对自己外甥,也就是皇太子石弘不利,于是建议石勒改由石弘镇守邺城,以便树立太子权威。石勒听从他的建议,让石虎带家人离开邺城,派人重新整修邺城宫殿,让石弘成为邺城新的主人。

  石虎对此恨得牙直痒,他对石勒敢怒不敢言,把气撒到了宰相程遐身上,一天夜里,一群强徒闯进了程遐的府上,把这位国舅爷兼宰相大人按在地上,痛揍一顿。然后当着程遐的面,把他的妻子、小妾,女儿轮流凌辱。事后,还将程遐家中的金银财物席卷一空,剥光了那些可怜女人的衣裙作为战利品,扬长而去。

  石虎这样公开胆大妄为,石勒又是如何应对的?也只是将原车骑将军府所统的五十四营禁军万人,尽数配给石弘。而石虎则被派出带兵,对付前赵皇帝刘曜,此事就这样翻篇了。

  看到石勒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程遐心里充满焦虑,如果不铲除石虎,太子石弘和自己的家族估计都将成为他的刀下之鬼,于是程遐站出来,明确对石勒说:「石虎能力出众,群臣无人能及,但他除了陛下以外,对其他人都看不上,而且石虎性情残忍,他和他儿子都手握兵权,现在陛下在世不会有什么事情,倘若陛下有个三长两短,石虎绝不甘心做将来皇帝的臣子,不如趁早除掉这个隐患」。

  程遐说得言辞恳切,但石勒并没有听进去。反而程遐说多了,石勒开始怀疑起程遐的动机,石勒由此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便是他效力过的汉国的权臣——靳准,这位汉国末代皇帝刘粲的老丈人,当年也极力劝说刘粲杀掉自己的兄弟,但在刘粲几乎把兄弟宗亲斩杀干净后,靳准却杀掉刘粲篡了位。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不排除程遐会成为第二个靳准,所以程遐越是劝谏,石勒就觉得他越危险,到最后石勒索性和他摊牌:「今天下未平,兵难未已,大雅年少,宜资辅弼,中山系佐命功臣,亲同鲁卫,朕方欲委以重任,何至如卿所言。卿莫非因中山在侧,虽然身为帝舅,将来不得专政,故有此虑?朕已早为卿计,如或不讳,先当使卿参预顾命,卿尽可安心哩。」大意说,你这样积极,是否要想将来自己专权啊,石勒还略带讥讽表示请程遐放心,自己死之前,一定会任命他为顾命大臣。

  石勒的话搞得程遐满心委屈,自己的一片忠心可鉴,没想到石勒会是如此解读,惊恐和冤屈一并涌上心头,不由得潸然泪下,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涕泣道:「中山王虽然是皇太后抚养长大,但毕竟不是陛下的亲生儿子,若不除掉,恐社稷不复血食了。」

  石勒一旦认为程遐只是为自己谋私利,他所说的一切自然也就当作了耳旁风。

  开弓没有回头箭,程遐深知石虎的脾性,既然站出来决心要除掉石虎,不成功则只能成仁了,他自己劝不动石勒,就去找能劝动石勒的人,这个人就是石勒极为信任的徐光。他对徐光说:「石虎最痛恨我们两个人,一旦陛下不在,我们两家在劫难逃,所以必须要劝说陛下除掉石虎。」

  徐光觉得确实如此,决定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石勒好好说说。有次石勒和他谈及自己最大的遗憾是吴蜀未平,就是说没有消灭东晋和成汉政权,徐光借题发挥,他说这些都是四肢的疾病,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除心腹大患。这一下调动起了石勒的好奇心,他还真不知道如今还有什么心腹之患。

  「石虎」,徐光借机说出了这个名字,他借周武王死后管蔡武庚叛乱的故事,说石虎和他们是一路货色。石勒最爱听历史故事,也喜欢从这些故事中吸取教训,听徐光这样一说,石勒顿时陷入沉默,但迟迟没表态。

  徐光看到石勒的表现,心里顿时清楚,这位皇帝很难下决心除掉为后赵摧城拔寨的石虎,只能退而求其次,他表示皇太子石弘是仁孝之人,而中山王石虎素来残暴,将来陛下不在,太子根本就不是中山王的对手,应该从现在开始让太子多多参与朝政,快速树立威信,进而打击中山王的权威,这样才不会形成主弱臣强的局面。

  这话终于说到了石勒心里,作为开国之君,他并不糊涂,知道石虎对于将来的君主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石虎劳苦功高,而且是宗亲,如果不明不白地就这样除掉,他于心不忍,石勒一直在琢磨找到一个能够平衡左右的方案,既不杀石虎,同时能解除他对皇权的威胁,徐光这个建议,在他看来似乎能达到这个目的。

  说干就干,石勒当即下令让太子管理日常政务,石虎暂时被晾了起来。但这根本上就是自欺欺人,因为石虎手中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不把他控制的「枪杆子」夺走,石勒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认认真真走过场」。

  石勒的优柔寡断,最终付出的代价超乎他最坏的想象。公元 333 年七月十五,石勒驾崩,死之前他遗命石弘兄弟要吸取司马氏自相残杀的教训,应相互友爱帮助,他叮嘱石虎要学周公、霍光,不要做让后世唾弃的事情。

  喜欢听别人讲故事的石勒,想必没有听过「与虎谋皮」的故事,他将自己的梦想保留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相比于梦想的丰满,有时现实不仅仅是骨感,还有可能是粉身碎骨般的惨烈。

  石勒刚刚咽气,石虎便让自己的儿子石邃带兵入宫,先控制了皇太子石弘,接着逮捕了程遐和徐光。石弘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顿时瘫软,随即强烈要求把皇位让给石虎。石虎并不领情,石弘泪流满面,表示自己无才无德,不堪大任,总之坚决不能继位称帝。石虎拉下脸来,表示是否不堪等以后再说,现在石弘必须登基。

  历史上,被迫禅让或退位不少,像石弘这样被逼迫当皇帝的,实在少见。

  两颗人头成为庆祝新皇帝登基的礼物,二人便是程遐和徐光,他们对此早有预料,劝不动石勒除掉石虎,其实就意味着,石勒驾崩之日,就是他们灭族之时。

  杀掉程遐和徐光,是石弘作为皇帝颁布的第一道诏令,第二个诏令便是拜石虎为丞相、魏王、大单于,加九锡,总统朝政。石虎诸子镇守重镇,掌握兵权,石勒原来的旧臣全部调任闲职,空出来的位置由石虎的亲信来把持。这些诏令显然不是新皇帝的真实意思表示,说到底,从即位伊始石弘只是个幌子、一个橡皮图章而已。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石勒一族自然不甘被石虎欺凌,最先站出来的居然是个女人,她便是刘太后,这位刘太后很能干,当年经常与夫君石勒一起决断政事,史书称「有吕后之风」。

  石虎夺权后下令将原来的东宫改为崇训宫,将石弘、刘太后等全部迁入居住,实际是给幽禁起来。有「吕后遗风」的刘太后不肯让石虎决定自己的命运,他秘密联系石勒的养子彭城王石堪,两人见面后,刘太后写了密诏,让石堪带出都城,联系石勒其他几个儿子,让他们带兵勤王以夺回权力。

  石堪化装后成功逃离襄国,但后来被石虎派出的人马逮住,后果可想而知。石虎的杀人方式千奇百怪,核心却只有一个,便是不能让仇敌痛痛快快死去,必须要受尽人世间最痛苦的折磨,石堪的死法是被小火烤炙,宛若烤肉一般,而刘太后死得稍微痛快一些,她被一刀捅死。

  石勒一族不甘心坐以待毙,关中的河东王石生和镇守洛阳的石朗相继起兵,讨伐石虎。这一切都在石虎的意料之中,他亲率大军来攻洛阳,因事前有预案,所以进军神速,石生还没来得及援救,石朗已经成为了阶下囚。

  石朗死得照样很惨,双脚被砍断,折磨够了然后被一刀杀死。接下来石虎率军直扑石生,这个河东王并不好对付,潼关一战,石虎大败。但石虎收买了石生军中的鲜卑部队,这些鲜卑人本来就是雇佣军,谁给的价钱高就帮谁,结果临阵倒戈,搞得石生猝不及防。

  石生虽然难逃一死,但还算死得爽快,他被手下一刀杀死,如果落到石虎手中,恐怕要痛苦万倍。

  石弘再一次坐不住了,石虎刚刚班师回朝,石弘便拿着玉玺来见石虎,意思还是一样,态度更加坚决,就是这个皇帝自己绝对不干了,一定要让给石虎,石虎则觉得这位皇帝有些自作多情,当不当皇帝他自己说了算吗,用得着这样自告奋勇吗?

  石弘碰了一鼻子灰,他有了一种很强烈的不祥预感,回到宫中和自己母亲程太后说:「看来我活不成了,先帝的子孙也会被杀得精光」,母子两人抱头痛哭,想必石弘此刻最大的哀叹便是自己为何要生到帝王家呢。

  所有人都看出,石虎篡位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唯一的问题是要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不少大臣看来,「禅让」无疑是最好的方式,不仅有成熟的操作经验,道义上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在石虎看来,禅什么让,完全是形式主义,与其这样多费手续,不如直接废黜更加干脆。

  于是,石虎下令废黜石弘为海阳王。没过几日,石弘的预感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好不容易「丢掉」皇位的石弘和他的母亲程太后,以及他的兄弟秦王石宏和南阳王石恢,都被一并处死。

  石弘死时只有二十一岁。

  石虎终于实现了当年立下的承诺,杀光了石勒一族,但他并没有急于称帝,而是暂称居摄赵天王,古话说,天下不可一日无君,但后赵却出现了皇帝空档期。

  石虎在空档期也没有闲着,他忙于搬家,将都城从襄国搬到邺城,随之而来就是在新都城大兴土木,修建了大量宫殿,雕梁画栋,金银装饰,奢靡之极。有了宫殿,总少不了美人,石虎下令从各地搜掠女子达一万多名,并挑选出众的数千人组成仪仗队,她们戴着紫纶头巾,穿熟锦制作的裤子,用金银镂带,用五彩织成靴子,手执羽仪,鸣奏军乐,跟随石虎游巡宴饮,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女子仪仗队。

  石虎的所作所为,将石勒时期的节俭之风彻底抛掉,历史一再证明,暴虐、荒淫和奢靡是经常捆绑在一起的联合词组。

  公元 337 年,一直在当皇帝问题上扭扭捏捏的石虎改称「大赵天王」,追赠父祖,然后立石邃为太子。

  谁曾想到,石虎下一个要杀的人就是太子石邃。

  这位石太子,从少年时代起就跟随父亲四处征战,石虎对他很喜欢,所以毫不犹豫便立他为太子。石虎逢人就讲,司马氏父子兄弟相残,才给了别人机会,我和石邃的父子情深,不可能像司马家族一样。

  只是石虎忘了一句俗语——「有其父必有其子」,谁曾想这个太子比他父亲还变态残暴,他宠幸美女时,经常突然变脸,将她们活活杀死,然后砍下头颅,洗净血污,放置在精美的盘子上,让亲近的人观赏,评选哪一个更漂亮。

  他还派人到外面找一些清纯秀美的尼姑,召进宫中奸淫后杀死,然后将她们的尸体切碎后,和牛羊肉加上调料一起煮熟,与手下一起分享。他还有一个癖好,便是半夜带着一批卫士突然闯进大臣的家中,强暴他们的妻妾,然后扬长离去。

  以上种种表现,用现代医学观点来看,石邃在精神上应该存在严重问题,和禽兽相差无几。

  作为大魔头的石虎,对自己儿子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并没有太在意,他将屠刀挥向石邃的原因,是因为石邃先将屠刀挥向了他。

  很多人说赵匡胤取国号为“宋”是由于曾任归德军节度使。但这不是主要原因。

  唐-晋-汉-周-宋(“宋”即“商朝”),国号“宋”显然是更多源于那一时期取国号的复古传统。

  要说赵匡胤为什么以宋为国号,就要说赵匡胤之前的朝代是怎么取国号的。

  以后唐、后晋为界,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刘邦以汉王身份建汉开始,一直到李存勖延续唐朝为止。这一段时期内,“国号”有两个依据,分别源于禅让逻辑和血缘逻辑。

  国号的第一个依据是开国君主在前朝的封号,即“禅让逻辑”。

  除了我们所熟悉的魏王曹丕、晋王司马炎、宋王刘裕、唐王李渊等等以外,另一些让我们感到相当莫名其妙的国号,其实也都是来自开国君主在前朝的封号。

  比如,新朝皇帝王莽的国号“新”,来自于他最初的封爵“新都侯”。

  比如,前赵皇帝刘曜的国号“赵”,来自于他在匈奴汉国的封爵“中山王”。刘曜当然不能国号“中山”,中山国被赵国灭了,国号“赵”也说得过去。

  比如,武则天的国号是“周”,这来自于她父亲武士彟被追封的“周国公”。

  这一段时期的绝大多数国号都源自禅让逻辑。剩下那些国号往往源于血缘逻辑,比如刘秀建东汉、刘备建蜀汉、刘渊建匈奴汉(汉与匈奴约为兄弟)、李存勖建后唐等等。

  这一时期到后唐为止。

  后唐之后是后晋,第二个阶段是从后晋开始。

  从后晋取代后唐开始,以禅让为形式的法统传承宣布破产。

  辛巳辰时,帝举族与皇太后曹氏自燔于元武楼。 后唐末帝李从珂直接自焚。不仅自焚,还抱着传国玉玺一起死。秦始皇的传国玉玺就此失传。

  后唐末帝李从珂和石敬瑭直接撕破了脸。他的一番操作,让中国历史上维持了几千年的禅让传统几乎是彻底玩不下去了。

  无可奈何,石敬瑭宣布将李从珂废为庶人,就不承认这个皇帝了。之后封了后唐宗室奉唐之祀,力图接续后唐的法统。

  十二月乙酉朔,幸河阳,饯送大详衮、蕃部兵士归国,诏降末帝为庶人…癸未,封唐许王李从益为郇国公,奉唐之祀,服色旌旗一依旧制。把李从珂的合法性否认之后,法统是勉强自圆其说了,但国号的问题又解决不了了。

  如果李从珂乖乖禅让,那石敬瑭的国号毫无疑问是“赵”,而不会是“晋”。

  李从珂此前给石敬瑭的封号就是赵国公。走程序,也必然是先升赵王,最后变成赵国皇帝。

  三年五月,移授郓州节度使,进封赵国公,仍改扶天启运中正功臣。可现在李从珂自焚了,被石敬瑭废为庶人了,合法性被否认了。石敬瑭显然不能再拿李从珂封的“赵国公”来充门面。

  这也是汉朝以来第一次,中国历史上的正统王朝将面临法禅让逻辑和血缘逻辑双重失效的窘境。

  石敬瑭做了一个大跌眼镜的事情,当“儿皇帝”!

  石敬瑭让辽国的皇帝给他走了一个合法化程序,好家伙。

  十一年冬十月甲子,封敬瑭为晋王。十一月丁酉,册敬瑭为大晋皇帝。辽太宗耶律德光先封石敬瑭为晋王,一个月后再封他为大晋皇帝,如此草草走完了程序。

  所以,后晋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政权国号并不来自前朝的法统传承(无论是曹魏式的禅让法统还是蜀汉式的血缘法统),而是来自于外部势力的册封。

  “西魏-北周-隋-唐(后唐)”的禅让链条断了,再也没被接起来,血缘逻辑也与石敬瑭无关。

  因此,从后晋石敬瑭开始,一直到清朝皇太极,取国号都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那么,石敬瑭为什么让契丹给他册封的国号是“晋”呢?也是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石敬瑭的根据地本就是晋地,石敬瑭的封号“赵国公”的“赵”也属于“晋”。

  另一个原因则是,石敬瑭或许开创了一个我们下一节将重点介绍的“复归古代”的国号传统。即,由于历史上唐朝的上一个大一统王朝就是晋朝(这里抛去了国祚极短的隋朝,当然不会有皇帝再把国号定为“隋”),因此石敬瑭拿更加古老的“晋”来取代“唐”。

  后汉刘知远并不是直接继承后晋,而只是在辽国灭后晋之后填补了中原的权力真空而已。所以,后汉和后晋完全没有继承关系。

  又是一个法统传承的断裂,那么取国号的问题又来了。

  刘知远取国号为“汉”,一方面原因当然是因为他姓刘,国号“汉”属实正常。

  但这事没这么简单,从后晋-后汉开始,国号越来越“复归古代”的传统已经初现端倪。

  何谓国号“复归古代”的传统?

  通俗说,就是国号越来越复古,越来越古老。比如,你石敬瑭的国号是“晋”,那我刘知远就要选晋朝前面一个朝代为国号。

  晋朝前面是哪个朝代?

  是魏。但曹魏没有统一天下,再之前就是汉朝。

  加上刘知远的姓氏,采用“汉”这个国号压过“晋”顺理成章。

  诚然,这里的推断并没有以史籍记载为依据。但从后面发生的事来看,这一“复古”的取国号传统显然是存在的。

  让我们根据“复归古代”的路线往前追溯,刘知远以“汉”代“晋”,那“汉”前面是哪一朝?

  是秦。但古代王朝往往并不承认秦朝的合法性,秦始皇一直以来也被视为负面形象。汉朝的法理建构也越过秦朝去直接继承了周朝。况且,秦朝还是二世而亡的短命王朝。

  再前面,就是周朝。

  所以,郭威的国号是“周”。

  当我们理解了刘知远用“汉”取代“晋”之后,我们当然也能理解郭威用“周”取代“汉”。

  这里面都是“复归古代”的国号逻辑。

  所以,以此类推就行了。

  周朝前面是哪朝?

  商朝。

  “宋”就是“商”呀!

  商朝之后,“商”字不再作为封爵位号存在,取而代之的就是“宋”。周公旦将商纣王的哥哥微子启封在宋国,以天子礼乐奉商朝宗祀。

  所以,在理解了刘知远以“汉”代“晋”、郭威以“周”代“汉”之后,我们已经可以顺理成章推出,赵匡胤必然会以“商”(即“宋”)代“周”。

  从“唐”,到“晋”,到“汉”,到“周”,再到“商”。“复归古代”的国号逻辑正在慢慢走向自己的终点。

  还剩下的最后一个国号是“夏”。

  宋之后下一个建立的王朝还真就是“夏”!

  很多人将西夏开国皇帝元昊定国号为“夏”,归因于地处夏州。

  当然,这样理解绝对有道理。但也正如我们一路梳理过来的,“宋”之后的下一个国号,也必然是“夏”。即使元昊建立的是一个占据中原的王朝,国号也大概率是“夏”。

  说到这里,就已经解释清楚了赵匡胤定国号为宋的内在逻辑。即,主要原因不是宋州节度使,而是“复归古代”的国号趋势。而在宋朝和西夏之后,国号已经用到了最早的商朝和夏朝,无法再往前追溯。因此,这之后新建立的金、元、明、清已不再以前朝国号作为国号,中国历史上的国号逻辑也就进入了第三个阶段。

  东南一带的人不愿意向西北乃至北方一带输血的缘故呗,南宋初年,西路宋军曾一度收复了兰州,随即朝廷下旨宋军班师,收复的兰州等地转眼间又归金朝所有,在宋代那样的技术条件下,由东南向川蜀运输粮食已属不易,哪里还谈得上西北?

  靖康之前,北宋定都汴京,以汴京为中心,将收集(或者搜刮?)到手的天下粮赋重新分配,自唐以后就已经衰败残破的关中地区才分了一点残羹冷炙,靖康之后,汴京沦陷,西北地区再也没有办法通过汴京分配得到那一点残羹冷炙了。从某种意义来讲,西夏的诞生更像是关中地区和河套地区彼此心照不宣共同谋划的结果——如果没有西夏的出现,并屡败宋军(宋军是故意被葬送掉的),形成严重的边患,汴京方面无论如何是不愿意将资源投放到关中地区的。理由很简单,北宋立国就是以汴京为中心,以这个位于全国水系中央的枢纽来集中财富,控制国家,并压制其余的大都市,所以太原这座城市被夷为平地,而燕京则干脆让它留在契丹人手中,而不去将它收复,以免它成为第二个太原。

  看着北宋和西夏的交战史,感觉双方像是在打默契战,今天你占我一个寨子,杀伤若干人,明天我就把它夺回来,杀伤你若干人,战线不断地推过来一点点,又慢慢地被推回原地,但真要是打出可以灭了对方程度的那一仗,就永远看不到,往往是五路伐夏,最终崩盘,然后又回到起点的熟悉的套路。于是关中地区就可以凭借着西夏,以西夏为本钱(或者说是养寇自重)同汴京讨价还价,要求投放更多的资源到本地区。这种默契战培养出来的大宋西军镇压农民起义还勉强凑合,但是遇到处于上升阶段的完颜女真,就彻彻底底漏了馅。

  总而言之,靖康之变更像是河北地区和东南地区共谋的产物。汴京和关中地区勾结在一起,以西夏为名义来吸东南地区的血(这让汴京有了向东南地区堂而皇之搜刮的理由),让东南地区苦不堪言,爆发出声势浩大的方腊起义,而河北,则在汴京(三易回河)和契丹的两相压迫之下,在金军的入侵下,个个不战而逃,争当带路党。等到南宋建立以后,宋金对峙,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导致了靖康之变的河北地区和东南地区的进一步对立。

  说到底,两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高度发达,以至于中国古代经济中心最终确立在东南,是这一切发生的根本原因,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的,尽管可以用养寇自重,以战养战,制造出西夏的方法来阻挡住一时,却阻挡不住一世,阻挡不住那一天的到来,就是靖康之变的发生。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17

  公元936年,五代十国时期的后唐大将石敬瑭在太原起兵造反,为了获得契丹支持,割让了幽云十六州,甘做“儿皇帝”。从而站稳脚跟,建立后晋,定都汴梁。

  燕云十六州被石敬瑭割让以后,中原王朝失去了与北方游牧民族之间的天然和人工防线,至此是彻底暴露在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之下。

  在古代燕云十六州对于中原有多重要呢?

  它对中原的战略意义,相当于长江天险对于南京的作用。大家想一下南京面对北方威胁,如果失去了长江天险,就等于开局输了一半,而中原面对北方游牧民族,失去了燕云十六州这个屏障,亦是如此。

  公元959年,后周世宗柴荣率军北伐,一路上是势如破竹,一接连收复瀛、莫、宁三州,以及益津关、瓦桥关、淤口关三关,连下数城,到了关键的幽州(北京)之地,本想乘胜追击一举拿下,但因病重而不了了之,只能班师回朝,不久柴荣英年早逝,这可以说是中原王朝在军事上距离收回燕云十六州最近的一次。

  当然除却这次军事行动以外,鲜为人知的是,其实在北宋末年,北宋就曾收回了燕云十六州的一部分,距离彻底收回燕云十六州只有一步之遥,当然这段历史是相当屈辱的。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19

  因为宋徽宗赵佶是与虎谋皮的与金国签订了海上之盟,其中条件之一就是收回燕云十六州,但是没成想,与金国合作之下暴露了宋军战斗力低下的情况,结果是北宋虽然在灭辽以后收回了燕云十六州的一部分,但是不久金国翻脸不认人,直接南下,一举灭掉了北宋,是为靖康之耻。

  可以说两宋319年,对燕云十六州是日思夜想,却是可望不可即,想要收回却是束手无策。

  三百多年以后,在元末乱世之中,一个名叫朱元璋的男子崛起,先是统一了江南,再在1367年派徐达、常遇春率领25万大军北伐,历时一年,不只是收复了中原,并且攻克大都(北京),元朝全国性政权统治结束,燕云十六州自然也是被收回。

  那么为何两宋319年束手无策的燕云十六州,到了元末,朱元璋只用一年就将其收复了呢,今天宋安之来具体说说。

  一、局势不同,唐朝留下的弊端和北宋重文轻武下,自然难以收回燕云十六州

  北宋之所以收复不了燕云十六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唐朝留下的烂摊子,北宋收拾不了,反而走上另一条畸形道路。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21

  众所周知唐朝自安史之乱以后,藩镇林立,中央朝廷式微,直到最后灭亡的一刻,唐朝也没有解决藩镇问题,反而亡于藩镇朱温之手。

  可以说唐亡以后,五代十国乱世就是放大版的藩镇割据局面,各路藩镇建国,并且是相互攻击,武将谋反篡位是比比皆是,是一个重武贱文的时代。

  而儿皇帝石敬瑭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割了燕云十六州,可以说在这个乱世,留下的问题太多了。

  虽然北宋最终结束了五代十国乱世,但是距离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已经四十多年了,契丹在此经营日久,根深蒂固,根本不是那么好收复的。

  可以说燕云十六州就是唐亡以后,放大版藩镇割据的五代十国乱世留下的一个弊端,北宋在开国之初并没有将这个问题解决。

  一般来说,开国过程中,还有开国初期,是王朝军队战斗力最强大的时候。

  但是北宋因为五代十国的过度重武贱文,加之宋太祖赵匡胤就是武将造反篡得后周江山,所以开始实施重文轻武政策,等于是自废武功。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23

  宋太祖赵匡胤在位时期还好说,虽然实施了重文轻武政策,但是毕竟武将出身,懂得带兵的难处,所以还是给予武将一定便宜行事的权力。但到了宋太宗赵光义在位时期,这位文臣出身的皇帝,害怕武将夺权,是多方面限制武将权力,军队的战斗力自然是大幅度下降,而军队战斗力下降,自然打不过契丹这个劲敌,历经两次北伐,也是惨败而归。

  开国初期军队战斗力最强的时候,都收不回燕云十六州,更不用说以后了。而北宋灭亡以后,在南方偏安一隅的南宋,更不用想燕云十六州了,是遥不可及。

  二、朱元璋本身雄才大略,局势对他也很有利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那么何为时势造英雄呢?

  那便是聪明的人,在特定历史条件下顺势而为,做出一番大事业。

  像唐高祖李渊从617年起兵,仅仅一年,到了618年,便是建立唐朝。

  而明太祖朱元璋从25岁起兵,到统一天下,足足用了15年。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25

  以时间来看,很明显李渊的一年起兵时间可以说在大一统王朝中应该是最快的,但是可以以此认为他比明太祖朱元璋、汉高祖刘邦、元世祖忽必烈等开国皇帝强吗?

  肯定是不能的。

  所以说这就是时势造英雄,并不是李渊有多么强,所以只用了一年时间,而是因为当时的局势适合李渊,所以李渊起兵仅仅一年,便是建立唐朝。

  而以燕云十六州的问题来说,北宋和明朝之所以差距这么大跟时势也有着很大关系。

  像前文交代的情况来看,很明显北宋所处的时代,局势对它根本不利。而明太祖朱元璋所处的时代,局势对他是非常有利的。

  像北宋先天不足,战马方面是一个大难题,所以王安石变法之中,就有保马法这个政策,想以此增加战马数量。而因为元朝在全国各地养马,不局限于一地的原因,所以朱元璋虽然在江南崛起,但战马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还有对手方面,北宋的对手契丹(辽国)是相当强大的,在五代十国多次干涉中原王朝之间的混战,自己又可以超然物外慢慢在北方发展;也就是后周世宗和北宋建立的前几年,遇到了有着睡王之称的辽穆宗在位,这位皇帝暴虐残忍,在位后期又经常酗酒荒政,所以周世宗北伐才可以一路势如破竹,而除此以外,正常情况下的契丹(辽国),北宋很难占到便宜的。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27

  而明太祖朱元璋的对手元朝,虽然军队战斗力强大,但是关键是内斗为先,朱元璋在江南崛起,并且统一江南的时候,他们在内斗;朱元璋派军北伐的时候,他们还在内斗,直到大都被攻克以后,内部的内斗才得以控制,不再那么激烈,可以说朱元璋的敌人虽然强大,但是内斗为先,这样的局势,对他的帮助太大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明太祖朱元璋是个雄才大略的人,个人认为他比宋太祖赵匡胤还要稍胜一筹;虽然他靠着元朝内斗的时机崛起,但本身也是足够强大的,不然怎么会在元末各路起义大军中脱颖而出,并且最终亡元呢?

  像1367年的北伐,朱元璋的安排就很到位,派的是徐达、常遇春这样的猛将,并且制定了北伐的战略行动,先取山东、河南,再取河北,进而攻克大都(北京),最后再下山西,直奔西北,以这样的高明战略手段,实现了古代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成功北伐,燕云十六州自然也是跟着收复回来。

  可以说时势对朱元璋有利,他本身也是雄才大略,所以自然是一年便是收回燕云十六州。

  再反观北宋,时势对其不利,虽然宋太祖赵匡胤雄才大略,但是后继者宋太宗并非雄才大略之人,只顾着对内巩固统治,拼命重文轻武,等于是自废武功,所以自然的收不回燕云十六州,而错过了开国初期的最好时机以后,燕云十六州自然成为两宋挥之不去的痛。

  燕云十六州两宋319年束手无策,为何朱元璋北伐一年就收复了?插图29

  谢谢观看宋安之独家原创文章,专注于明清史及其中国大历史,喜欢以不一样的角度来说说那些一成不变的历史,觉得可以的朋友记得点赞关注哈。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61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