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历史人物

李世民:大!李渊:咋?李世民:忒们说了,大你死了,饿再做皇帝。李渊:不要听那帮胡说咧,你做不做皇帝和饿死不死一点关系都莫得。饿现在就退位,今天就退位,你现在就是皇帝,饿行李都收拾好了晌午就搬家。===========假装是陕西人的分割线===========李世民不蠢,李渊也不笨,他们都是经历了几十年政治斗争的老手,看得到下一步的发展。天下人看得明明白

  李世民:大!

  李渊:咋?

  李世民:忒们说了,大你死了,饿再做皇帝。

  李渊:不要听那帮胡说咧,你做不做皇帝和饿死不死一点关系都莫得。饿现在就退位,今天就退位,你现在就是皇帝,饿行李都收拾好了晌午就搬家。

  ===========假装是陕西人的分割线===========

  李世民不蠢,李渊也不笨,他们都是经历了几十年政治斗争的老手,看得到下一步的发展。天下人看得明明白白,李世民杀兄逼父的事情都已经做出来了,下一步怎么看都是弑君自立为帝。如果“李渊死了李世民再继位”,那么顺理成章的怀疑就是,李世民是否加速了这一过程?李唐王朝的皇帝,你李世民杀得,我就杀不得?

  李世民的野心可不仅仅是做个短命天子,他想做,而且有能力做开创盛世的一代明君,为此任何影响帝国稳定的隐患都要尽可能的消除。如果他一登基就沾染上了弑君的嫌疑,总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政权的交接一定要趁李渊还活蹦乱跳的时候完结,也算是李唐家族为玄武门之变善后的一步。这事还不能拖,李渊当时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如果在禅位之前中风,李世民那就真的说不清了。

  记得有一个段子,前几年很流行:

  王思聪他爹给他5个亿,他挣了20个亿,翻了4倍!我爹给我10块钱,我买了一副手套以及水和馒头,到工地搬砖挣了200,翻了20倍!事实证明我比王思聪要厉害的多!

  这里自然有戏谑,自嘲的成分在,也有不科学的地方。

  从十八路诸侯到一统华夏的帝王很难很难,但是从乞丐到一方霸主的竞争对手更多。

  最后这一个阶层的上升可能李世民史上最快最轻松,但是朱元璋人家是完成所有阶层的跨越。

  李世民如果不是天生贵胄,李渊之子,他的班子到底能不能组起来,或者说一直很稳,是一个疑问。朱元璋已经彻底证明了他可以。

  如果说李世民在题主的设定下不仅有自己的班子,依然还是李氏代言人,那么朱的确没有胜算,如果不是。我也不说朱元璋一定赢,但是作为底层人民,非二代,太能理解草根每跨上一个台阶的不易。这次我站朱元璋。

  安史之乱的根本症结,既不是玄宗的政治把戏的高明或拙劣,也不是安禄山个人品格的阴险或者磊落。

  造成安史之乱的,也恰恰是造就盛唐的那个东西:城傍。

  城傍,就是将被征服的草原部落打散部落统属,安置在边境附近草场的族群。

  他们同样是唐帝国的子民,甚至不是简单的羁縻。他们缴纳很少的物质赋税,但是负有承担军事征调的义务。

  他们在生产和生活方式上仍旧保持游牧色彩,但是在军事组织和部族内的人际关系上,则出于唐帝国的军事需求,而被严密的组织化了。

  唐帝国在军事上的能量,和它整个国家的经济能量、财政能量是不匹配的。我们把一个国家看成一个机体,经济能量可看作机体所能获取的食物总份额,财政能量可看作机体所能实际吃掉的份额,军事能量可看作机体能将所吃掉的东西转化成四肢力量的份额。

  唐前期国力、财力均不如前隋,但是他的军事征服却陡然特出,即便放在整个古代史上,也是难以复制的。这就好比一个人在食物匮乏的环境里长期徘徊在温饱,但是却四肢健壮,甚至能猎熊博虎,不奇怪吗?

  原因就在于:城傍。

  军事力量,简单讲:就是我能提供多少物资,然后这些物质能招募和训练多少高质量的战士。

  游牧民族进行军事征调的成本极低,士兵的军事训练成本极低,但是军事组织的效率低,协同作战的能力低。

  汉族进行军事征调的成本高,士兵军事训练的成本高,但是军事组织上更成熟,各部队协同作战的军事指挥能力更高(在成熟的汉族军队框架内)。

  城傍和唐帝国的边境军事体系一结合,一下子就取胡汉之长,避胡汉之短。用成熟的军事组织和军事指挥系统,来统御质优价廉的城邦兵,造就了汉民族政权的扩张奇景,这也是造就盛唐的最重要军事支柱。

  唐帝国因为在前期面临巨大的边境军事压力,放权给地方长官,征调外族士兵。因其族群的特殊性,难以用中央集权的严苛办法来层层监督。地方军事长官为了笼络这些城傍,玩玩结为义子,安禄山如此,仆固怀恩也是如此,郭子仪虽然不认义子,下属们却叫他爸爸。

  这其实是为了借用胡兵之力不得不做的妥协,唐帝国在前期边境军事管理上,始终未能实现精细化管理,原因也在于胡兵作为唐帝国的军事基本盘,装不进那么严苛的科层制体系里。

  君以此始,必以此终。

  安史之乱,安禄山不仅仅是作为三镇节度而反,他是作为三镇城傍的军事头目而反。被裹挟着进入河北地区的,何止是藉册上的十八万兵。

  可以看到,不仅仅是安史叛军,即便是郭子仪、仆固怀恩的朔方军,其作为一个整体,对唐帝国的忠诚度也要打个问号。安史之乱,暴露的问题就是:这些唐帝国倚重的优质兵源,从族群文化上和组织结构上,都不能被中央集权体制控制。也就注定要成为中央集权的肿瘤。

  从一个长时段的历史观察来讲,这个肿瘤是历经河北藩镇、唐末混战、五代更迭,最终将胡兵一半物理消解(战争损耗)、一半化学(长期胡汉杂居)消解,才最终祛除。

  为了一百年的璀璨,赔上了二百年的萧索。这两个时间段的分界,就是城傍的反噬:安史之乱。

  联系当代时政做些扩展:

  一,玄宗任用安禄山为三镇节度,不能全归咎于懒政。而更应归咎于唐王朝的财政制度的落后与唐王朝庞大的边防需求的矛盾。而安禄山的个人能力,则能在制度变革之外,暂时性的缓解这个矛盾。具体讲就是:安禄山成立了北方商贸公司,遍遣商胡到内地各省去经商,岁输珍货百万以养兵。这个制度之外的办法,解决了北方边疆的财政紧张。安禄山早年的牙行经历和他的个人商业头脑是当时的边帅中无可替代的。于此同时,朔方节度使张齐丘因为发放粮食失宜,被军士殴打,好似明代光景。 中央政府需要军队,又养不活军队,于是允许军队经商,然后导致军队失控,这是二十世纪都不能避免的事情。

  二,安史之乱之前,唐王朝的用人机制不是科举,而是军功爵制度。这个制度客观上导致了唐王朝军队数量的激增。而为了养活这个庞大的群体,玄宗开始用李林甫宇文融杨国忠杨慎矜杨钊这样的理财技术官僚来进行财政管理,简单来说就是在农业税之外搞花样,这个人思路是对的。按照这个思路开展下去,必然是技术官僚上台,扩张税源,同时抑制边疆军队膨胀,进行一定的军事收缩,从而实现收支平衡。不然,以唐王朝的军事扩张,会形成今日美国的局面:军队势力尾大不掉,罔顾美国实际的战略需要,在海外进行没有必要的战略扩张,导致军费激增,形成美债危机。

  三,城傍既是唐王朝军功爵制度下的历史变态,也是解决唐王朝财政与养兵矛盾的最大出路,有类于德国吸收土耳其移民来强行拉低其国内的人力成本,那就不得不承担这些激增的移民群体带来的社会冲击和族群冲突问题。

  附上:从唐到两宋,军事上衰微的根由是什么。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576406/answer/821724115?hb_wx_block=1

  代入一下,你和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年轻高贵的丈夫活得好好的,他又宠你爱你,你们什么都不缺,什么都可以不用管快活似神仙的时候,婆婆死了,靠山倒了

  原因是你婆婆害死了你丈夫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还一连仨,而且这三个哥哥都是你亲公公亲手杀的。

  你慌不慌?

  慌啊!

  你怕不怕?

  怕啊!

  然后就这么胆战心惊地生怕你公公突然想起来的时候要你和你丈夫的命,为他亲手杀的三个儿子报仇!

  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三个也是杀,都杀了三个了,还怕再杀一个有什么心理障碍吗?

  就这么过了五年,突然你公公就要你出家了要你为你婆婆祈福去了。

  你敢不听吗?

  还有把柄在他手里,小命还被他攥着呢!

  结果你去寺院没多久,你公公就给你老公新娶了个媳妇儿,你什么感受?

  md!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啊!你要休了我,把我老公给其他女人,把我扫地出门啊?!

  我招你惹你了!?

  然后你公公表示,自己孤单寂寞要人陪,你来给我做小妾吧。

  什么感受?

  是荣幸?还是tui!

  由妻贬妾,从儿媳妇变成媳妇,乱.伦.扒.灰!

  面对的人从玉树临风的小鲜肉变成啃都嫌臭的老腊肉。

  大三十多岁的老畜生,还要和一堆原本想喊妈的女人争宠,你不觉着尴尬恶心吗?!

  可是不干?

  呵,你小命不要了?

  人连亲儿子都敢杀,对你这么个处心积虑要得到的人还会仁慈吗?你又不是亲生的。

  所以不乐意就是死路一条啊!

  所以只好老老实实地接受这样的安排了。

  至于之后……逢场作戏谁还不会。

  都接受这一切了,不去争宠干嘛,还矫情干嘛?等着坐冷板凳吗?!

  本来自己身份就尴尬,再失宠了,那自己挣扎着活着进宫来当这个贵妃还有什么意义?

  再之后……哎,逃过这一日,难逃那一日啊。

  还是难逃死劫啊!

  所以,你觉得是什么感情?

  先是毁了你的一切,再施舍你一点原本你就可以拥有的东西,最后又杀了你的人。

  请问,你和他什么感情?

  你看到的历史,都是加工出来的历史。所以安史叛军都是吃人的魔鬼。

  但实际上史官们拿着放大镜,也找不出安史军队有过屠城的记录,相反,人家军纪不错。倒是唐军,平叛过程中纵兵抢劫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张巡同志为了守城居然吃起了老百姓,当时就有人骂他大脑坏了,不知道转移?还好大唐皇帝给他正了名,把他抬上大忠臣的神位。

  灵宝之战,崔乾祐的先锋面对庞大的陇右河西关中军队几乎崩溃,于是身先士卒发表讲话,这才稳定了士气,历史当然永远不可能记录他讲了什么,不过我猜,大概如下:

  将士们!我们都是范阳的战士,我们范阳镇,出生入死,为帝国戍边,很多人都失去了父亲、兄长、兄弟,大家为守护文明不被玷污抛头颅洒热血。但是你们看看对面的大唐朝廷,宠信奸佞,重用宦官,为了一个女人花掉的钱,比花在我们几万将士身上的还要多。看看这个朝廷的各级官员们,把老百姓搞得流离失所、一贫如洗。我们的事业,就是终结他,建立一个新世界。大家一定要咬定青山不放松,再坚持一下,安大帅的援军就快到了,打赢了,大家全部官升一级,去长安吃香喝辣翻身做主巴拉巴拉。

  严格说起来,历史上所有的大“反派”都是这个追求,因为成功的“反派”刘邦朱元璋也就是这个追求。于是乎这些叛军能打的很。那当然有得打。

  因为盛唐时期的唐朝是这样的:

  唐代历史人物插图1而安史之乱时的唐朝是这样的:

  唐代历史人物插图3之后是这样的:

  唐代历史人物插图5再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唐代历史人物插图7所谓“平时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描述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中晚唐时期,随着唐朝的国力衰微,唐朝的军事压力不仅来自于藩镇,同时也来自于边疆。在安史之乱中,回鹘迅速兴起,成为北方草原上的大国,吐蕃亦逐渐控制了河西走廊,吞并了安西、北庭、陇右、河西、朔方等都护府的全部或部分土地,南诏则威胁今天的广西、贵州、四川等地方。

  对于唐朝来说,就算平定了藩镇,中间带来的军力损失,也难保吐蕃、回鹘不会趁虚而入。何况,中央也不一定有能力平定藩镇。

  这样一来,只要藩镇能听话,维持一个表面上的君臣关系,这个秩序也就还能持续下去。否则,真等到中央和地方兵戎相见的时候,第一个打进长安的,恐怕就不是河北,而是吐蕃和回鹘了。(事实上,吐蕃也真的打进过长安)

  现在的许多人获得大多是碎片化的知识,也没有多大耐心去认真研究,基本上就是了解点只言片语或者道听途说。

  都在讲灭佛是因为佛教占据了大量的“生产资料”,但是为何会这样?造成这问题的根源在那里?没几个人认真研究过。

  要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我国起源于南北朝,兴盛于唐宋的“度牒”制度。

  度牒相当于古代颁发给出家人的一种“身份证明”,那么它的作用是什么?可以免除徭役、地税等一切苛捐杂税,因为其中有巨大的利益所以官府也出售度牒,所收费用充入军队和行政等开支。度牒的收入,成为唐宋时期官府收入的一大来源。

  如《资治通鉴》中记载唐中宗景龙二年(708年):“虽屠沽臧获,用钱三十万,则别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书,时人谓之斜封官;钱三万则度为僧尼。

  当时的人不光买官,也买僧人的身份,由此可见僧人的身份也是不弱于官员的“香馍馍”(因为可以免税),三十万买官,三万买一个僧人当。天宝十四年(755年),安禄山叛乱,军费大增,政府财产政支绌,于是,派人到太原去纳钱度僧尼道士,十天左右得钱百万缗。肃宗至德元年(756年)因“彭原郡以军兴用度不足”也“权卖官爵及度僧尼”。(《旧唐书·肃宗本记》卷十)而且,当时度牒价格在百缗左右。(《佛祖统纪·卷四十》)

  安史之乱平定后,出现了藩镇割据的局面,地方军阀势力通过大量发放度牒的方式来搜刮钱财,谋取暴利。如徐州节度使王智兴在泗州设置戒坛度人出家,用大减价的方式出卖大批度牒。人们成群结队地渡过淮河,只要每人交两缗钱,就发给度牒,根本不用举行传戒仪式。

  好玩的是,宋朝的时候当年苏东坡要修整西湖,向朝廷请求拨款,居然要度牒。

  元佑五年(1090),正在杭州任知州的苏轼向中央呈送了一份状奏。在奏疏中,苏轼恳请:“伏望皇帝陛下、太皇太后陛下少赐详览,察臣所论西湖五不可废之状……别赐臣度牒五十道……更拨五十道价钱与臣,通成一百道。使臣得尽力毕志,半年之间,目见西湖复唐之旧”。

  也就是说大名鼎鼎的苏堤也有度牒的功劳。。。。

  据史书记载,岳飞率军北上抗金的时候,皇帝赵构下令拨付二百张度牒给岳飞。

  抗金也要靠“度牒”。。。。。

  度牒的巨大威力不光如此,古代对百姓的流动是有严格限制的,但是度牒就如同一个免查通行证,拿着它就可以到处通行无阻,如《水浒传》中武松杀了那么多人,仅凭一个度牒换了个身份就可以瞒天过海顺利抵达青州。

  鲁智深也是如此,打死了人,赵员外给了他个度牒让他到五台山出家为僧才躲过追捕。

  杀人犯依靠度牒可以避祸,有钱有势的可以依靠度牒免除苛捐杂税。所以度牒在古代可算是“硬通货”。而朝廷官方买卖度牒推波助澜,造成依靠度牒漏洞避税的人越来越多。僧人的身份也龙蛇混杂。可以这样说,度牒的好处如此之多,造成了度牒的需求越来越大,进一步官方下场亲自买卖造成度牒经济的兴起,买度牒的百分之八九十,不是为了出家当和尚,而是为了减免赋税和出行方便。

  根据记载:如宋神宗元丰年间出售度牒时每道价格为一百三十贯钱,而到了宋徽宗的时候就涨到了每道两百二十贯,南宋初年宋高宗在位时,度牒已增值到五百贯钱了。

  那么用脚指头想一想也明白,一个出家人的身份(度牒)凭什么值那么多钱?凭什么能卖钱?真的是只是可以“出家”么?中国人还没那么“虔诚”呢。。。不正是因为度牒有其价值(免税)么?其实你看《水浒传》里就很明白了,鲁智深打死人依靠度牒避祸,这个度牒哪里来的?五台山的赵员外给他的,赵员外是出家人么?他的度牒哪里来的?难道是依靠僧人的身份获得的?

  而佛教不过是当了替罪羊罢了,假若中国人不信佛,信的其他教,有这个“制度”一样会造成这种后果。

  当然要进一步深入就要讲到寺院经济了,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只要有利可图背后钻空子的人是很多的,依托“寺院”“僧人”这个名头避税,那是基本操作,毕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个挂的名头可以是佛教,可以是道教,可以是基督教,可以是伊斯兰教,甚至什么乱七八糟的教都可以,只要有这个制度,有这个漏洞,就避免不了“人性不过如此”。

  从上到下大家都在捞好处,军费不够也要依靠度牒来凑,赈灾也要卖度牒,钱粮不够的时候也需要,最后糜烂的要追究责任的时候,总要有个出来背锅,当然不能是这些制定这个政策的,也不能是这些卖度牒的,看来看去只能让佛教背这个锅了。

  所以“灭佛”是因为佛教占据大量的生产资料,其实用最简单的逻辑想一想,我们国家从来不是政教合一的国家,也不是全民信教的国家,佛教也不是国家的唯一宗教,所以哪怕佛教再兴盛,真正信佛的人也不会特别多,其中信佛又真正的出家人比例更是少。

  用最简单的逻辑想一想也知道那么多僧人,那么多寺产哪里来的。。。到底是谁的。。

  其实这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说一点都不复杂,从古至今“逃税”都是永恒的“话题”,各种手段合法的非法的。唐宋时依靠“佛教”这个招牌,和如今把公司注册地改到海外那些低税率国家什么“开曼群岛”,不都是一样的路数么?

  买度牒获得僧人身份,地主把土地“捐”给寺庙(很像现在富豪把财富捐给某个基金会的做法),这些花钱买僧人身份的,土地“捐”给寺院的,中间有多少是真信佛的?恐怕信佛是假,逃税是真哦。

  其实历史上许多时期出家是需要严格考试的,不是随便谁都有资格出家,但是某些时期财政困难,所以国家把度牒当成一个“生财之道”,而民间也把这个当成避税方法,长此以往就会演变成庞大的寺院经济影响财政,直到清朝推行摊丁入亩,度牒的巨大作用渐渐消亡,这才从根本上取消了度牒制度。

  比如当年玄奘法师出家的时候隋大业八年(612年),要考试才能当僧人,当年全国也就14个名额,玄奘法师当年才13岁,连考试资格都没有,后来还是因一句“远绍如来,近光遗法”被当时主持考试的“郑善果”破格录取。

  也就是说不是没有办法,只要能堵住这些漏洞根本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但可惜度牒财政就像鸦片一样,忍不住想吸,吸的时候很爽,后面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只能是佛教背锅了。

  回到问题,也就是说根源不在于什么教,你就是把佛教全灭了,改信道教,或者基督教,其他什么教都行,说白了就是依托“佛教”这个名号,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利益共同体,卖度牒不就是把后面需要缴的税提前给预支了么?只要这个“制度”不变,即便你“灭佛”再多次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所以对这个制度来说,是不是佛教不重要,信不信佛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捞到了好处,至于以后,那管他洪水滔天呢。

  唐代历史人物插图9进一步讲一讲:电影《武状元苏乞儿》最后有一段对话:

  唐代历史人物插图11皇帝:你丐帮弟子几千万,你一天不解散,叫朕怎么安心?

  苏灿:丐帮有多少弟子不是由我决定的,而是你决定的。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使得国泰民安,鬼才愿意当乞丐呢!

  古代的税收制度(丁税),和赋予佛教的免税政策,必然决定了通过“出家”买“度牒”逃税成了一种必然,也赋予了度牒巨大的价值,造成后来国家层面的卖度牒。苛政猛于虎,为了避税出家了算什么,古代还有狠人为了逃税自己把自己弄残疾的。而到了清朝雍正时期实施的“摊丁入亩”政策(无地、少地农民税负减少),使僧人的免役特权在无形中被取消,出家除了信仰上的原因,再无经济上的好处,自然而然的度牒制度就“名存实亡”,这个时候人当然没有必要再出钱买度牒而遁入空门躲避差役了。所以到了乾隆三十九年,度牒制度也被废除了。清朝人俞正燮说:“至乾隆初年,度牒之制遂废。盖以丁归地,则不须报牒免役也。”(古人对这个问题也看的很清楚了,说白了买度牒不是为了出家信佛,就是为了免疫,以至于形成了一个产业)。所以这个事说来说去,就是个涉及复杂的税收、经济、制度问题,不能简单的归因为佛教的原因(只是背锅而已),实际上度牒也就名义上和佛教有关,实际上就是一个避税的凭证而而已,当真以为这些买度牒的是为了出家当和尚么?

  而在国家层面,收税难(收税与逃税永恒的话题),略等于是我干脆我一次性通过卖度牒的形式把后面该收税的税收了(至少能收部分上来),只有以后有什么影响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说了半天越发觉得味道不对,怎么越发感觉好像美债就是另一种版本的度牒呢。。。。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那么什么时候结束,怎么结束,就不在是哪一个人可以随便说了算的了。

  造反更是如此。

  这里不想阐述历史,比如安史之乱发生的必然性,或者是天宝年间大唐的隐患等等。

  上面很多答案都说的比较清楚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讲的都挺好。

  这里说一个东西:

  人性。

  你问安史之乱为啥打了八年?安禄山死的很早啊。

  那么你想过没有。

  安禄山死了,跟着他一起造反的人,还有别的出路了么?

  停止造反,投降?

  敢么?

  死罪都犯下了,谁敢相信朝廷会赦免你?朝廷就算真的这么做,你敢信么?

  你就不怕这边刚一投降,那边就直接把你捆了,扔进坑里活埋?你不担心???

  (嗯,关于这点,楚霸王直呼内行,白起表示我也会……)

  你信不信,别说安禄山死了,就算他没死,如果已经打到了长安了,然后安禄山忽然说,不打了,咱们投降,等朝廷赦免……

  假设啊!

  假设安禄山真的敢这么玩,那么他会死的更早!手下那些杀红眼,跟着他已经犯下大罪的兵将,就能直接把他剁了,你信不信?

  ·

  谁敢投降?

  死罪已犯啊。

  那就接着干呗!

  反正,这个大唐,看起来弱爆了啊……

  有句话叫破罐子破摔,你懂么?

  何况,再叛军的眼里,跟自己比一比,好像大唐才是那个破罐子,两边碰一下,好像对方更比较容易碎啊!

  ·

  而且

  安禄山死了,史思明没死啊。

  后来史朝义又干掉了史思明,继续乱。

  为啥?

  欲望和野心呗。

  当欲望也野心被彻底放出牢笼之后,想再把它关回去,就基本不要指望。

  只有外部压力的打压和摧毁,才有可能做到。

  当你看到原本高高在上的大唐中央政府,原来是个纸老虎,煌煌大唐,看似烈火烹油,原来轻轻一推就稀里哗啦。

  原本的顾虑,恐惧,都不存在了。

  你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看着身后兵强马壮。

  原来那些让你敬畏的,不再敬畏了。原来那些压制你的,原来都仓皇如鼠……

  再看一眼那个宝座。

  你也会忍不住想: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

  相信我,天宝年之后,后来的一百多年,八九成的藩镇的军头差不多都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是安重荣比较耿直,把这句话大家都明白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然后就变成了千古流传的野心家。

  而闷声大发财懂得韬光养晦的赵匡胤,最后黄袍加身了。

  但赵大,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

  大唐的藩镇之祸,其实兵祸还是其次。

  最大的遗患是,戳穿了自汉初开始建立起来的帝王的天人感应的那一套。

  原来皇帝不是什么天子,皇帝也会在我的刀子面前落荒而逃——只要我这边的刀子够多,比皇帝多!

  皇权不是来自于神圣的让人敬畏的上天,而是……来自于手里的刀子。

  手握兵权的节度使们纷纷表示:学废了学废了!!

  这就是天宝之乱,给大唐后来所有的藩镇节度使,点开了技能树。

  天子,兵强马壮着当为之。

  ·

  当然了,一千多年后,一个伟人很清楚的指出了这个事情的本质。

  枪杆子底下出……

  懂了吧。

  ·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61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