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城起源与兴衰(三) 春秋战国时期

商亡以后,殷都为墟。到了春秋战国时代,漳洹流域先后兴起了两个重要城市,一个是邺,一个是安阳。古邺城位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17.5公里三台村及其以东地,南距安阳市约20公里。分为南北两个城址:邺北城大部在今漳河之北,北临故漳河;邺南城北垣即北城南垣,两城相接,南城南门距今安阳县边界仅1.5公里。邺北城始建于春秋齐桓公时代。《管子·小匡》:“筑五鹿、中牟、邺,盖以社丘以卫诸夏也。”后地属晋。战国初年邺地

  商亡以后,殷都为墟。到了春秋战国时代,漳洹流域先后兴起了两个重要城市,一个是邺,一个是安阳。

  古邺城位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17.5公里三台村及其以东地,南距安阳市约20公里。分为南北两个城址:邺北城大部在今漳河之北,北临故漳河;邺南城北垣即北城南垣,两城相接,南城南门距今安阳县边界仅1.5公里。

  邺北城始建于春秋齐桓公时代。《管子·小匡》:“筑五鹿、中牟、邺,盖以社丘以卫诸夏也。”后地属晋。战国初年邺地属魏。魏文侯七年(前439年)开始曾一度定都于此。《史记·魏世家》载,翟璜曰:“君(文侯)内以邺为忧,臣进西门豹。”时邺已置县,以西门豹为邺令。《太平寰宇记》卷五十五相州载:“《史记》曰,魏文侯出征,西门豹守邺,即为魏都也。”当时魏国是中原一大强国,为与诸夏争霸,遂以邺城为其政治中心,经营东方。因此邺作为历史上的古都,应从战国初魏文侯时代讲起。

  西门豹在邺令期间,为发展邺地的经济和安定社会做了两件举世皆知的大事。一是破除“河伯娶妇”的祸害。另一件是发动民众引漳河水开12渠,灌溉邺地农田。漳河发源于黄土高原,含沙量很高,出山后形成山前冲积扇,地势较高,坡度也大,易于引水。冲积扇东部则地势平坦,漳河至此经常泛滥,造成土壤碱化。西门豹利用漳河水沙的特点,分多渠口引水灌溉,不仅补充了农作物的需水量,并且能够利用泥沙的有机质起到淤田加肥的作用,事成后使邺县一带成为膏腴之地,“亩收一锺”(《论衡·率性》)。一锺等于6石4斗,在当时是很高的产量,使邺县所在“河内”地区,成为魏国境内最富庶的地区。以后魏襄王时,史起为邺令,又在西门豹旧迹基础上改建后进行灌溉,民大受利。当时民歌曰:“邺有贤令兮为史公,决漳水兮灌邺旁,络古舄卤兮生稻粱。”(《吕氏春秋·乐成》)。左思《魏都赋》亦云:“西门溉其前,史起灌其后。”今安阳城北20公里处的丰乐镇村有西门大夫祠,原为东汉时为纪念西门豹治邺功绩所建的“豹神庙”,北宋时改为西门大夫祠。祠东1公里处有西门豹投巫处,祠西约5公里处有闸门沟,留有西门豹所修水渠闸门和渠道遗迹。这些遗迹都是后人的附会,决非战国时的旧迹。因漳河河道变迁很大,东汉以后引漳渠道历代都有改建。不过邺地农业发达,六朝时屡屡被选为都城,确是战国魏时所打下的基础。后人为了纪念他,杜撰出这些古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到了战国末年,赵孝成王六年(前260年),“魏与赵邺”(《史记·赵世家》),邺地于是入赵。

  漳洹冲积扇上,稍后于邺兴起的另一个城市就是安阳。故址一说在今市西北,一说在东南21.5公里处。确址不详。传统的说法均据《史记·秦本纪》昭王五十年(前257年)记载,秦将王龁攻拔魏宁新中,改名安阳,认为就是今天安阳出现的开始。近年有人指出,《史记·赵世家》、《廉颇列传》所载“廉颇攻魏之房陵、安阳”,才是今天的安阳,而王龁改宁新中的安阳,在今新乡、焦作之间。不论怎样,战国后期安阳这个城市已经出现是毫无疑问的。战国末年邺和安阳是河北平原南部的两个军事重镇,为赵、魏二国国界所在。邺属赵,安阳属魏。秦灭六国,邺属邯郸郡,安阳属河内郡。汉初废安阳入荡阴,可能与楚汉之际洹水一带战争破坏有关。高帝时置魏郡治邺。西汉末年魏郡辖境很大,领18县,有21万户,人口90万,是冀州范围内人口最多的一郡。两汉时期邺城为河北南部的政治中心。

  (本报综合)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61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