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蒙古帝国最后的大汗,妻子做了敌人小妾,儿孙尽被斩尽杀绝

  原标题:蒙古帝国最后的大汗,妻子做了敌人小妾,儿孙尽被斩尽杀绝

  蒙古帝国最后的大汗:

  神中之神↑全智↑成吉思↑隆盛汗,

  林丹↑呼图克图↑圣武↑成吉思↑大明↑薛禅↑战无不胜↑无比伟大↑恰克剌瓦尔迪↑太宗↑上天之天↑宇宙之玉皇↑转金轮法王,

  然而在他人眼中:穷饿之虏(《明神宗实录》)、“疲甚、饿甚、穷甚”(《崇祯长编》)。

  这位蒙古大汗真名:孛儿只斤·林丹巴图尔;通称:林丹汗,在明末历史上也算得上一个风云人物。

  他混到了什么地步呢?为了大明朝廷许诺的每年4000两白银的赏银,便答应和明朝结盟去对抗后金,协防广宁城。

  然后,此人自称“四十万蒙古之主巴图鲁青吉思汗”,给后金国大汗,“水滨三万女真之主”努尔哈赤去信,说广宁是自己从明朝那里“征收税赋”之处,不许后金进犯,否则便要带着自己麾下那“四十万铁骑”,吹口气的功夫,就把踏小小的后金国踏平了。

  结果被努尔哈赤回信狠狠打脸:「我听说明军攻克元朝大都城时,活捉了蒙古部众四十万人,逃走的只有六万人。而且如今这六万户蒙古人中,鄂尔多斯部、土默特部、阿索特永谢布的右翼三万户,和你毫无关系,左翼三万户难道就都听你号令么?你连三万人马都没有,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大吹法螺!」

  后金国大汗:努尔哈赤

【我闻,大都城被攻克时,四十万蒙古尽为明人所掳,逃出者仅六万人。且此六万蒙古亦不尽属于尔也矣!属鄂尔多斯者一万,属十二土默特者一万,属阿索特永谢布者一万。此右翼三万之众,与尔无涉,乃自由驻牧之众也!其左翼三万之众又岂尽属于尔耶?三万之众尚且不足,仍引昔日之陈词,自诩四十万,而轻我人少,仅三万人。天地岂不知乎?】《满文老档》

然而,明朝广宁巡抚王化贞,却病急乱投医到当真信了林丹汗的吹牛,可能是真信他能有四十万大军来救援,还另外给他许诺了白银一万两的奖励。结果等到广宁之战开打后,林丹汗就带了1万蒙古军姗姗来迟,用他的话说,另外2万蒙古军因为大雪封路来不了了。此时王化贞已经仓皇出逃,广宁失守。于是,林丹汗就自称去帮助明军防守山海关,移兵西进,勒索了大笔白银才满载而归。

  这位林丹汗一心要做名副其实的蒙古大汗,想重新统一蒙古各部,然而在蒙古人已经普遍信奉黄教(格鲁派)的情况下,他却改宗红教(萨迦派),搞得四处受敌。他的兵马打到哪里,哪里的蒙古部族就纷纷去投靠了盛京的后金政权。

  最后,在和后金战争中屡战屡败的林丹汗,在马匹不过四万,部众不过五万的窘境中,被后金大汗皇太极会同各降伏蒙古部族,啸聚了十万大军出兵征讨。

  后金大汗(后为清太宗皇帝):皇太极

丢下大批部众,亡命西窜一口气跑到青海的林丹汗,染上了天花病疫而死。

  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635年,他的儿子额哲率领的残部,被多尔衮率1万后金军包围,不得不屈膝投降。

  从公元1206年铁木真称成吉思汗起,蒙古汗国经历了四百多年风云,前后三十五任大汗的统治,几经分离、衰落、中兴、瓦解,疆域最大时一度达到3300万平方公里,至此彻底灭亡。

  初代蒙古大汗铁木真曾有名言:【人生至乐,莫过于战胜敌人,追杀敌人,夺其骏马乃至所有一切,将敌人的妻子女儿尽纳于帐中,见她们终日以泪洗面。】

  得到各蒙古部族推举,自称继承了“蒙古大汗”名号的皇太极,同样也是身体力行了这句话:

  林丹汗的正妻娜木钟,被皇太极纳为妃妾,从蒙古汗国的“囊囊太后”,变成清国的“麟趾宫贵妃”,此后还为皇太极生下一子一女。

林丹汗的侧室斯琴图福晋,投降后,改嫁给他的旧部属“寨桑祁他特车尔贝”为妻。
林丹汗的侧室苏泰,他继承人额哲的生母,改嫁给皇太极的堂弟济尔哈朗,从蒙古汗国的“苏泰太后”,变成了清国的“郑亲王继福晋”。
林丹汗的侧室芭德玛瑙,窦土门福晋,早在此前一年就离开了他,率领部众投降后金,变成了皇太极的“衍庆宫淑妃”。
林丹汗的侧室俄尔哲图,投降后,改嫁给皇太极的兄长阿巴泰,为其小妾。
林丹汗的侧室苔丝娜,投降后,改嫁给皇太极的长子豪格,为其小妾。
林丹汗的妹妹泰松公主,投降后,改嫁给皇太极的兄长代善,为其小妾。
林丹汗还有一个侧室乌云娜,乱军之中,被漠北某部落掳去,从此不知所踪。

林丹汗的儿子额哲,投降后被封为清国的察哈尔亲王,六年后郁郁而终。

  林丹汗的次子阿布奈,也是他的遗腹子,在母亲被皇太极掳进后宫的同年出生,16岁时正式继承察哈尔亲王之位,34岁时被清朝康熙帝以“久不朝觐”之罪,削其爵位,囚于盛京。

  六年以后,阿布奈的两个儿子布尔尼和罗布藏,乘着“三藩之乱”率领察哈尔部起兵反清,意欲救回父亲,兵败后,父子三人皆被满清处死。

  清军统帅图海在出兵时为鼓舞士气,还专门宣布:「察哈尔部是蒙古旧汗庭所在,数百年来,所积蓄珠玉货宝不可胜计,众将士如能获取之, 可富贵终身也!」察哈尔部民的遭遇,可想而知。

  林丹汗的子孙,以及蒙古汗国的正统汗庭,至此被斩尽杀绝。满清帝国倡导的“满蒙一家”,从此也彻底高枕无忧了。

  再回看林丹汗生前那些炫目的称号,把“成吉思”(铁木真)“太宗”(窝阔台)“薛禅”(忽必烈)“呼图克图”(达延汗)这些英雄祖先的名号天天挂在嘴边,又是什么神中之神,什么上天之天,什么战无不胜,什么无比伟大,什么宇宙之玉皇,什么转金轮法王,各色形容词不要钱地往自己脸上去贴金,像不像欧洲那些国王和老牌贵族的做派?

  然而这些名号,能改变他兵败落魄,国灭身死,妻儿尽为人臣虏,子孙被斩尽杀绝的结局么?

  正因为历史长河中长达三千余年,中华文明皆是当时人类最高度发达的文明,物产丰盛,衣饰精美,文华风物,地灵人杰,延绵千载,灿烂辉煌。遥忆汉唐声雄万邦之盛世,那时的日耳曼蛮子和维京海盗,还在如同野人一般茹毛饮血!

  近几百年来,欧洲人乘着近代化和工业化的大潮,才算是真正阔起了来,也因此拼凑了一堆的“贵族礼仪”、“绅士风度”、家徽纹章,更将他们蛮荒时期的那些荒村野语,一一美化,通过现代化传媒在世界各地去文化输出,竟然也哄得不少人信以为真,肃然起敬。

  殊不知这些早都是中华文明几千年前就摈弃不要的糟粕,也只有林丹汗这种蛮夷部族的大傻子,会捡回来自娱自乐。较真来说,在我煌煌中华的诸子典籍,诗词文章,礼戴冠裳面前,不过是沐猴而冠,自取其辱罢了。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9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