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

  新疆在元初就已归附。公元1271年,忽必烈建立元朝后,新疆地区便进一步直接纳入元朝统一的行政管辖范围。但是,忽必烈加强汉铸和在新疆发展农业的政竿,却引起西北地区蒙古游牧贵族的不满。他们以“本朝旧俗与汉法异”,勿,寒行地方武笨割据。不过海都非法割据的只是新疆北部部分地区。

  新疆的阿力麻里(伊犁)、别哭八里(乌鲁木齐东北)、高昌、曲先(库车)、哈密力(哈密一)喀什噶尔、和田、尔羌、阁哪(车尔成州)、罗不城等地,仍然处于元朝直接控制之下。元朝为了保卫新疆地区,元朝遣阿塔海戍曲先,汉都鲁迷失帅甘州新附军往斡端,加强了新疆的军事行政设施。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1

  新疆地区

  元朝忽必烈统治时期,曾在新疆屯戍军队,设立屯田。如至元十四‘年’(公元1277年)忽必烈即令阿只吉建牙别失八里,兼辖天山南路畏兀儿哈刺灭者及哈密力等处屯戌军事,给钞令购牛及农具籽种,…与其分地贫民耕种。至元十九年(128.2 )哈密力城主的斤帖林(维吾尔人)亦以己资兴办屯田。

  至元十九年,( 1282年)命怀远大将军李进屯田别失八里。至元北十三年十月,“遣侍卫新附兵千人屯田别失八里”。”十一月“遣蒙古千户曲宙等,总新附军四百人,屯田别失八里”。至元三十四针万屯田,同年十一月,以别失八里汉军,及新附军五百人屯合途、玉速曲之地。

  至元二十五年,命积田和喀什噶尔的工匠一千零五十户屯田,七月,命斡端三百一十本屯田。至元三十年(1293年)七月,以乞儿吉思。(柯尔克孜)户七百,屯由合思,合(咯什噶尔)之地。当新疆哈密民饥,种不入土,元朝即命爱牙赤以屯亩余粮贩济。说明元朝在新疆屯田的效果是好的。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3

  为了解决农具问题,元朝于一二八二年在别失八里设立冶场,铸造农器。不但有助于新疆农业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新疆手工业的发展。新疆塔里木盆地居民,多从事手工业。和田有采玉工场,有专业的采玉工人。别失八里有“织造御用领袖纳失失等段”的手工业局,此外还有染织局。纳失失是一种在丝织物中加金线的工艺,元朝称之为金锦,是驰誉国内外的丝织品。从乌鲁木齐盐湖元墓中发现的一些金锦,有“片金”和“粼金”两种,工艺水平都很高。

  一二八O年元朝在新疆设立相当于现在银行那样的机构交钞提举司。一二八三年,又设立交钞库。一二八四年,曾“以钞万锌为市于别失八里”,说明处在东西商路上的新疆地区,商业也比较繁荣。从内地运往新疆的商品,除了丝、茶以外,还有瓷器.新疆运到内地的商品,主要有棉织品、香料、药材和各种精细的玉制品。

  在交通方面,元朝在从内地通往新疆的旅途上设立了不少释站。如至元十一年(公元1274年)正月,在于闻和叶尔羌设水骚十三,在沙州北设陆骚二。至元十八年(一二八一年)九月,自太和岭(今山西雁门以北)至别失八里,置新释三十。至元二十年(公元一二八三年)又增设畏兀儿四处释站,至元二十二年又置畏兀儿释六所,至元二十三年正月,在罗不怯台、廓,斡端等地设立释站。这些释站的设立,加弧了新疆和中原内地的联系,促进了中原内地与新疆地区经济文化的交流。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5

  由于南疆一直在元朝势力控制之下,所以南疆无论是朝政或经济文化方面的发展,比起海都、都哇所割据的阿尔泰地区以及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等地来说,有显著的不同。单是根据《马可波罗行纪》的记载,可失合儿(喀什噶尔)境丙有称以墙垣之城村不少,居民为工匠商贾,有甚美之园林,有葡萄园,有大产业,生产棉花甚饶,有不少商人由此地出发,经行世界贸易商货。

  鸭儿看(叶尔羌)居民百物富饶。忽炭(和田)境内亦有环以墙垣之城村不少,百物丰饶,产棉甚富,居民植有葡萄园及林园。培因州、车尔成州有环以墙垣之城村不少。而在海都,都哇武装割据的地区,根据《元史》以及《马可波罗行纪》的记载,则是居民大量流亡,到处不见人烟,与南疆元朝所统辖的地区形成鲜明的对比。

  元朝平定海都,都叛乱之后,新疆与中原内地的联系更加密切,经济文化交流更为频繁,中原的雕版印刷术很快地传到新疆地区,新疆的子闻也“能尊孔子之教,而变其俗”。同时新疆的棉花种植以及种瓜酿酒技术也都传入内地,特别是新疆维吾尔族的文人学者进入中原,其中如参加修《金史》的沙刺班,参加修《辽史》的廉惠山海牙,元曲著名作家贯云石,《农桑衣食撮要》的作家鲁明善等,他们为祖国科学文化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7

  西藏地区

  西藏在元代也和漠北、新疆一样作为一个行政区域,由元朝中央直接管理,元世祖忽必烈曾、将西藏“作为一省委付于八思巴”。必要时可以在西藏地方设立分院。宣政院负责任命西藏的高级僧俗官吏,其“位居第二者,必以僧为之,出帝师所辟举”。

  而帝师的称号则由元朝皇帝直接封授。从忽必烈封萨斯迎派的宗教领袖八思巴为帝师起,以后历代的帝师都由元朝皇帝任命,作为中央的一员命官,执行朝廷的命令,管理西藏事务。帝师以下,“亦必僧俗并用,军民通摄”,西藏政教合一的制度,即滥筋于此。

  管理西藏宗教民族事务的宣政院,本名总制院,因唐时吐蕃曾朝见于宣政殿,故名宣政院。同时西藏也沿袭唐代的名称称为吐蕃。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9

  吐蕃最强盛时,除了本土西藏之外,还控制了青海和西康地区。青海和西康地区元时称为“朵甘”或“朵甘思”,前后藏则称为乌思藏。至元二十九年九月元朝在西藏设“乌思藏纳里速古鲁孙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纳里速古鲁孙即“阿里三部”的意思。

  同时又把前后藏划分为十三个万户,并在西藏修释站,驻军队,清理户籍,征收赋税。使西藏结束了唐末以来的西藏地方“种族分散,大者数千家,小者百十家”,无复统一的局面,而重新归于一统。西藏劳动人民,亦“见彼土兵难,民不堪命”,希望元朝统一以后,得到“安辑”。

  西藏归入元朝版图以后,和中原内地关系更密切了,来往交通也比以前发展了。从内地通往西藏的路上,沿途设有释站,持有骚卷园符的僧俗官吏,往返于这条骡道的络绎不绝。如大德九年至十年正月,西蕃节续差来西僧多至八百五十余人,计乘铺马一千五百四十七匹。泰定二年仅奉元一路,往返者旬、十五次,用马至八百四十五匹,较之诸王卜、行省,之使,十多六七。有的动以赴上拜见为辞,遣使驰释不下百余匹(匹),其间装驮己物,以营私利。每马所负或二百斤。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11

  从中原出使西藏的使者,自京;临挑府,附带碧甸子、铜器、杭棵、靴履,装驮铺以营私利。元朝在乌思藏的宣慰司官员也有带“金子、毛子、哈丹、缎匹等物回来者”。此外,也有专门到西藏做生意卖买的商旅贾人。元朝在碉门,黎州等处设有榷场,与藏族人民贸易。其中碉门所出售的茶叶,就是藏族人民所迫切需要的。西藏的精细错德,也在元朝运销到内地。以茶马为主,包括内地的布丝罗绢和藏族的土产,畜产交换,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和密切的程度。

  结语

  在西藏保存有不少的元代遗物和遗迹。在日喀则德钦颇章宫,保存了祖国统一进程中一幅动人的《八思巴见忽必烈图》的壁画。日喀则东南夏鲁寺中现在建筑的木架结构以及斗拱铺作的做法完全是元代典型的作风。

  在离日喀则西南。多公里的八思巴故乡萨迹,有南北两寺。南寺藏有藏文关于天文、历算、医药、文学、历史等书籍和一些有名的嗽嘛传记,基本上是元明时代的手抄本和手稿多北寺藏有梵、汉、藏文的佛经,其中有一批汉文经卷是公元一二五六年在燕京印刷的。

  元代时期的统一和新疆、西藏地区的发展插图13

  同时,藏族的建筑艺术,也传入内地,在元朝的上都、大都就有西藏式的寺院佛塔。西藏(土蕃)萨斯逝人八思巴所制定的蒙古新字,即所谓八思巴字,还作为元朝官方文书的通用文字在国内外通行。帝师所藏关于河源志的梵字图书,也被译作汉文,成为编写《元史·河源附录》的重要参考资料。这都说明藏族文化的发达和中原内地的密切联系。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9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