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

  在今天我们以研究元朝行省制度的眼光去探讨行省制度之萌芽初起,会上溯、联系到魏晋时期的“行台”制度,但是,真实的,与元朝行省制度相关联的则就在金国出现。

  蒙古军队的铁蹄在与金国相持、争斗了十年之后,终于覆灭、踏平了金国。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1蒙元灭金

  在承继金国在中国北方的的全部权利之后,对于金国的架构制度,即行省制度全面进行了仿制。

  在朝廷上,设置中书省,亦称之为都省。

  行中书省则属于朝廷中书省的派出机构。

  之所以如此的设置、安排,是蒙元朝廷惧怕其朝廷权利分散,本意是想把权利集中到朝堂之上。

  这样的设置,就等于力图证明这样一个情形;蒙元朝廷之下的任何一个行省,一旦有事,朝廷的中书省都可以派一二人去代表朝廷进行处置。

  行中书省本身做为朝廷的派出机构,更是属于朝廷的提线木偶,唯命是从。

  据《元史》明确记载,当时在元朝“立中书省一,行中书省十有一”。当然,这11个行省不可能全面覆盖元朝当时全部广袤的疆域,因为,当时围绕着元朝大都城的山东、山西、河北等地都由朝廷中书省直接管理,其它大部分疆域,则以分支的方式由行中书省统辖。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3元朝河南江北行省位置图

  从统治者最初的设计意义上来说,十一个行中书省的权利是弱化的,但是,令元朝统治者始料未及的是,这11个行中书省由于开始就具有两重性,也就导致了其职权范围的两重性。

  也就是说,中书省有的权利,行中书省都兼而有之,而重要的是,中书省没有的权利,行中书省依然有。

  那么,元朝的行省在其所统辖的地域之内,到底有多大的权力呢?“自人民、军旅、赋役、狱讼、缮修,政令之属,莫不总焉”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5元朝人们生活场景

  也就是说,行中书省掌握自己区域内的军事力量指挥权。

  而中书省根本就没有军事力量的指挥权。

  元顺帝至正五年,也就是公元1339年,在元朝的河南行省,就发生了一件令当时的官场震撼的一件事。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7元朝末代皇帝元顺帝

  这一事件的发生,与元朝行中书省制度有着必然的关联。

  事情的主角是一个小人物,河南行省掾史范孟瑞。

  这个范孟瑞最初在大都城御史台做一名小吏,可是,旋即又被调到家乡小地方做吏,年纪渐大,事业无从谈起,到了杞县老家,乡亲又经常来寻他帮忙办事,可是,范孟瑞的资历连正式吏员都不是,谁肯卖他的面子啊?所以,不免自取其辱。

  这厮也自负是一个读书人,醉酒之后,也不管不顾,就在官衙门前赋诗一首;

  “人皆谓我不办事,天下办事有几人?袖里屠龙斩蛟手,埋没青锋二十春。”这前两句,是对于世态炎凉的感叹,可这后面自诩为屠龙斩蛟,宝剑埋没,时人就自然笑他,没人会认为这样的货能掀起什么波浪。

  没过多久,范孟瑞的运气来了,他一个在大都御史台的相识朋友,人家调到河南行省做御史,听说了他的事,直接大笔一挥,把范孟瑞就调到了河南行中书省,做了一名掾史。

  这下子,范孟瑞总算正式转正,成为元朝的一位正式公务员。兴奋了几个月之后的范孟瑞等到了领薪水的时候,才被告知,没钱可领,只能先挂账。

  成为正式河南行中书省属吏之后的范孟瑞,目睹了行中书省官员们的所作所为,更是心有不忿。当时的行省大员,对于财政上的支出、划入乃至于截留是有着很大行使权力空间的。正所谓;“昔之有国家者,藏富之所,散于列州。而今也,藏富之所,聚与诸省”。

  也就是说,河南行中书省在代表元朝廷掌控州府,行使财政大权的同时,也会兼替地方分留大部分财政权力。

  河南行中书省将各路、州、县的财赋征集到河南行中书省治所之后,它自己就有权、甚至有倾向性地支配地方留用财赋。

  对于这些情况,范孟瑞虽然级别最低,但是知道的也最清楚。

  所以,他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起来,正所谓,大老爷整日酒池肉林,金帛无算,为啥还要剥夺可怜的小吏这一点点养命钱?

  范孟瑞心里暗暗发誓,你们,都得死!

  当时元朝的行省制度规定,行省主要官员的任免,完全由中书省与吏部任命落实,行中书省对此没什么知情权。

  在元朝,地方官想上位、晋升、调动都要“受命于朝而后仕”,行中书省对于官员的任职和铨调没有参与权和知情权。

  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军事权力。河南行中书省同其它行省一样,拥有较大的军权。虽然元朝廷对此做过规定,禁止擅自调动军队。可是,同时又规定,可以通过授受牌符的形式、手续,调动当地驻军和视察军队。

  把这些情况想了一遍之后的范孟瑞笑了,对于下一步怎么办?他已经胸有成竹。

  俗话说,秦桧尚且有三个朋友,范孟瑞很快就找来了自己的四位朋友,而且还都是正宗的蒙古人,为首的叫做霍八失。

  胸有成竹的范孟瑞对这四个人面授机宜;

  时间定在冬至这天的夜里,因为这一天,河南行中书省的大员们就会昏天黑地的酗酒狂饮,这时候,霍八失就领着其他三人,以大都来的钦差的名义和派头到行中书省办公处坐好,然后,范孟瑞亲自出面,把河南行中书省的主要长官们都找来拜见“钦差大人”,当然,随即就下手除掉,不留活口。

  公元1339年,即元朝至正五年冬至的夜晚,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

  假钦差们官气十足的坐在行中书省的大堂内,范孟瑞则装呼呼急三火四的跑出去找河南行中书省的大员们。

  兵法云,凡事预则立,果然,尽如范孟瑞所料,这些人耳中听闻钦差二字,赶紧撂下一切,屁颠屁颠的就往办公室跑。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9元朝官员像

  情节在往下叙述,都想得出来,拜见钦差的头还没等抬起来,挥舞着的铁骨朵瞬间就砸将下来,这些人,有河南行省平章月鲁不花(从一品),河南行省左丞劫烈(正二品),河南行省总管撒思麻(正三品),河南行省万户万者不花(正三品),都事拜住(从七品)。

  这些人,都是元朝执掌一方的大员,气焰弥天,权势极大。

  当时的河南行中书省,辖区不仅仅是河南全省,还包括江苏,安徽北部、湖北北部、山东西南部也都属于它的辖区。这些元朝廷的大员,即使经历一场战争,也未必能伤得了他们一根毫毛,可是,在一个小小掾史的策划之下,全部命丧于铁骨朵之下。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11流行于宋、金、元时期的铁骨朵

  这一场行动,使得河南行中书省的高官,几乎被这五人扫荡殆尽。

  搞掉了整个元朝行中书省的首脑们之后,范孟瑞第二天起来,发现天气晴朗,并没有什么凶兆发生。于是,霍八失的“钦差”身份不能闲置,公堂之上,“钦差”竟然任命范孟瑞为河南都元帅。

  这一任命,端的冒失,以范孟瑞的资历,一下子成为大军区司令级别的官员,就有些问题出现了。

  可是,人们相信钦差,不服的只是觉得范孟瑞不配当这样的高官。

  倒行逆施的范孟瑞到是不在乎这个,他开始威风十足的巡视辖区,对于不服自己的官员,他的办法干脆,直接杀掉。几乎在同时,范孟瑞找到了兵符,调集辖区内的军队,封闭河南行省与外界的主要通道,接着,就回到家中,祭祖上坟,自己做了河南都元帅的事情得和祖宗们念叨念叨,所谓“家祭无忘告乃翁”吗。

  范孟瑞这样的高调折腾,在河南行省之内,竟然也是没有明确的质疑之声出现。

  这更直观的说明,元朝行省制度的僵化性与落后性。对此,钱穆先生说过;“行省是一个极不合理的制度,地方绝无权,权只在中央 ,这种行省设施,实际上并不是为了行政方便,而是为了军事控制。”

  虽然古代信息传递渠道极慢,可是,范孟瑞公然调集军队,封锁境内主要路口,甚至影响到黄河漕运了,元朝廷也听到了些消息,但是,臃肿的官僚体制,行省制度的不合理,造成了朝廷与行省之间的难以默契与应急事务处置上的不着边际。

  这整个的情势实际上已经属于中原地区基本沦陷的地步了,可是,做为元大都方面,依然是处置方案迟迟不能出台。

  而身在河南的一个叫冯二舍的人,平素因为与范孟瑞同僚关系,也因为对于范孟瑞的突然发迹垂涎三尺,所以,经常围在范孟瑞身边拍马屁,“都元帅”范孟瑞就甩手给了这个冯二舍一个河南省宣使的差事,这一下,不由得冯某不动心,感激之余,他竟然要求要求见钦差,表示感激之情。

  喝的醉醺醺的“河南都元帅”就嘟囔着告诉他,那有什么钦差?我就是钦差!

  冯二舍的心里瞬间就是一声炸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真相大白的冯二舍出去就找到当地驻军,出动几十个人,杀回都元帅府,找到了被杀掉的河南行中书省大员的尸体,冯二舍也够狠,直接就杀掉了他的老朋友、“河南都元帅”范孟瑞以及四个假钦差。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13元朝军队

  这件事情本身反映出元朝行政效率的眼中壅塞,另外,各级官员的腐败、颟顸也已经使得这个王朝步履蹒跚。

  从元至正五年范孟瑞案看元朝行省制度的弊端插图15元朝的皇帝与大都

  而通过这个事件,更反映出,由于元朝疆域过大,所施行的行省制度虽然能够管理十个地区,但是,蒙元朝廷的中央集权就显得微弱,朝廷方面无法直接了解各个行省的主要状况,行省方面对于来自大都方面的皇命更是不敢过问,这就导致了上下不通,范孟瑞一案的发生以及经过和结果,更直接衬托出这一不争的事实。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7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