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的“爱恨情仇”

  原标题: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的“爱恨情仇”

  他,忽必烈可汗,是一个帝王,为征服宽广辽阔的疆域而自豪,却为对它们知之甚少而感到虚无。

  他,马可·波罗,是一个旅行家,足迹几乎踏遍了全球,却从未拥有过任何一座城市。

  帝王坐在皇宫的台阶上吹风,听旅行家描述那些旅途中走访过的城市,比听手下的战报更认真。

  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锯锉、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

  ——《城市与记忆 之三》

  从那里出发,向东方走三天,可以到达一个有六十个银色的圆屋顶的城市——迪奥米拉。

  迎着西北风走上八十公里,会到一个每年冬夏至和春秋分都有人要来交换记忆的城市——欧菲米亚。

  从那里出发,再走上六天七夜,是一座月光之下的白色城市——佐贝伊德,一座根据梦境建造出来的城市。梦里一个身披长发、赤身裸体的女子在夜色中奔跑,大家追赶却怎么也追不到她。做梦的人们在这里定居,期待梦境再现。

  人在旅行时会发现城市差异正在消失,每座城市与其他城市相像,它们彼此调换形态、秩序和距离,形态不定的尘埃入侵各个大陆。

  ——《城市与死者》

  听着听着,帝王发现旅行家经过的每座城市几乎都是一个模样,不过是同样元素的不同排列组合。

  帝王心想,“我光在这儿听你讲不行呀,不如这样,我给你讲述我想象中的城市,你帮我去找有没有这样的城市?”

  从那往后,帝王来描绘梦中的城市,由旅行家在旅行中去验证这些城市是否存在。

  一座坐落在半月形海湾的台阶上的城市,有像大教堂那么高的玻璃水池,能弹奏出竖琴之声的棕榈树,有大理石制的食品、饮料、台布、桌子的广场……

  一座像风筝一样轻盈的城市、花边一样通透的城市、蚊帐一样透明的城市……

  于是,旅行家又出发了,把他旅行中见到的每一座城市,都讲述给帝王听。可他见到的每一个城市,似乎与帝王想象中的都不一样。

  帝王疑惑,旅行家为何从未讲过威尼斯呢?

  “你以为我一直讲的都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吗?”旅行家说,“我描述的每一座城市都有威尼斯的影子。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住,就给抹掉了。我不愿全部讲述威尼斯,就是怕一下子失去她。或者,在我讲述其他城市的时候,我已经在一点点失去她。”

  ——《城市与贸易》

  帝王手中有一本画了帝国和临近王国所有城市的地图册,他想从旅行家口中知道所有关于这些城市的故事,那些曾存在过,还存在的,还未出现或建造的城市……

  对于地图上那些在噩梦和咒语中吓人的城市,又该如何避免卷入呢?

  免遭痛苦的办法有两种。要么接受地狱,成为它的一部分、直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要么保持警惕和学习,在地狱里寻找非地狱的人和物,学会辨别、让他们存在下去。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这个故事看成绰号叫忽必烈可汗和马可·波罗的两个叫花子之间的故事:两人翻腾一个垃圾袋,把生锈的废铁、废纸堆在一起,喝上几口低劣的葡萄酒,在几分醉意之中,把周围闪闪发光的东西看成宝物。

  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的“爱恨情仇”插图1

  以上这个故事,来自卡尔维诺的中篇小说《看不见的城市》。第一次知道这个人、这本书,是在《开卷八分钟》中听梁文道老师讲过。后来关注的读书UP主推荐书籍中,再次见到了它。于是,小图就把它买回来读。这是一本可能初读会觉得有点儿云里雾里的书,觉得读不懂。反复翻阅的时候,你会惊讶于作者的构思和布局,惊艳于其中闪烁的奇思妙想。

  看不见的城市

  豆瓣评分9.0。黄昏的御花园,暮年的蒙古大帝忽必烈凝神倾听来自威尼斯的青年旅者马可?波罗讲述他旅途中的城市。五十五座城市,十一个萦绕在每座城市上的主题,事关人类生存的所有命题。城市汲取着记忆,奴役着欲望,承载着梦境,凝聚着人们生活于其中的故事。

  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的“爱恨情仇”插图3

  作者:[意大利]伊塔洛·卡尔维诺

  译者:张密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的“爱恨情仇”插图5

  主编丨木月

  美术编辑 | 小柒

  文案编辑丨 戎马未央

  图片来源 | 中图网 网络

  声明:图书价格以网站实时价格为准

  *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找到属于你的那座城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7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