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统治密码(4):面对汉人世侯的第一次叛乱,忽必烈开始警惕了

  1260年忽必烈自己宣布称汗,在大蒙古国首都和林驻扎的忽必烈的弟弟阿里不哥不服,布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汗,哥俩就这样干了起来。

  忽必烈凭着汉地丰富的物资和人力资源,与阿里不哥打起了持久战,阿里不哥一年后就无力支撑了,可就在阿里不哥将败未败、将降未降这个关键时候,忽必烈统治的中原地区,却有一个汉人士侯开始找他麻烦了,公然发动了叛乱,忽必烈恼怒异常,只能分兵去剿灭他统治生涯中的第一场重大叛乱事变。

  事变的主角名叫李璮,他老爹名叫李全,也有人说他是李全的义子。李全靠着反金起家,是山东红袄军的起义领袖,后来又归附南宋,当蒙古南下灭金之时,李全又献青州城投降蒙古,被任命为山东淮南行省长官(又称益都行省),后来李全进攻南宋扬州,死于军阵,这样李璮就继承了他老爹的职位,成为山东一大军阀,到1262年李璮发动变乱时,他统治益都一带已有三十余年,拥有重兵,根深蒂固。

  李璮这个人首鼠两端,有大志而无大智。作为汉族世侯,他认为蒙古统治中原不会长久,而他还打着蒙古的名义,不断侵犯南宋,他想的是要成就自己的帝王大业。

  当时忽必烈统治的方针政策是汉法治汉地,他招纳和利用汉人世侯,在中原地区逐渐建立了蒙古贵族与汉族地主的联合统治。

  但李璮有自己的打算,他不甘心屈居于蒙古汗权之下,忽必烈即位后,他借口防备南宋,向忽必烈要金要银当作军费,而且他“朝觐不至,岁赋不输,私市军马,擅发会子”,这已经公然是一个独立的小王国了。

  李璮这么做,当然是在为发动叛乱作准备,而忽必烈一直忙于和阿里不哥的作战,对李璮的所作所为虽有所知晓,但也只是姑息而已,甚至主动送给李璮金银当作防范南宋的资用。

  当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争斗起来,内地防务空虚了,李璮觉得这是个机会,于1262年终于发动了判乱。

  李璮发动变乱是做了准备的。他不断扩大兵力,并重修了益都的城堑。

  他的岳父大人名叫王文统,在忽必烈朝廷中做到了中书平章政事这样的大官,王文统源源不断地把忽必烈的信息、情报传递给李璮。

  李璮还和其他汉人世侯进行了私下联系,甚至他把在京师中做人质的儿子李彦简也偷偷地接回了山东。(蒙古惯例,在外领兵大将要把自己的儿子送入京师,称为质子)

  李璮还和南宋接触,把涟、海诸城给了宋,以求取得南宋的支持。

  李璮做足了准备,以为稳操胜券了,于是在1262年2月起兵,不久就进入济南城中。

  要说李璮还真不是自大,他手握重兵,又拥有巨大的财富(山东产盐和铜),拥有向蒙古统治发起挑战所需的资源。

  但他空有大志,却无智谋。

  当忽必烈听说李璮反了以后,他问老幕僚姚枢:“这事儿你怎么看啊?”姚枢说:“李璮倘若直捣燕京,控扼居庸,那是上策;与宋连和,固守扰边,是中策;出兵济南,等待世侯响应,是下策。”忽必烈又问,那这个叛贼会怎么行动呢?姚枢想都不想就说,李璮必出下策,他只能等着被俘。

  李璮进入济南城后,果如姚枢所料,再无行动。他一方面寄希望于别的世家大族响应自己,另一方面期望南宋的支持。

  但这两把算盘他都打错了。

  那些世家大族,如史天泽、严忠范等人,他们投靠蒙古已久,相互间早已结成了俱荣俱损的利益关系;而且忽必烈行汉法治汉地,也颇得中原人心。他们已在新政权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又怎么肯轻易跟着李璮叛乱?

  而南宋窝囊得更是不值一提,他们也想趁此机会收复一些北方的失地,但和蒙古军一接触就抱头鼠窜,节节南退,自顾不暇了。

  李璮在济南城中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结果既没等来其他世家大族的响应,更没有见到南宋的一兵一卒,他等来的,是忽必烈的军队围城,而且正是史天泽带的军队。

  困守济南的李璮所部五六万人,完全陷入了坐以待毙的孤军境地。

  李璮日夜拒守近四个月,城中粮草难以为继,最后到了“人将相食”的地步。

  至七月,人心涣散,李璮自知大势已去。“分付众人出,各讨路去’。自己手刃爱妾,乘舟入大明湖投水。因水浅不死,被攻入城内的大军擒获,史天泽等人之前与李璮多有联系,担心他再说出点什么,立刻就把他杀于军前。

  李璮的死法也挺痛苦,士兵们把他放入一个麻袋,然后乱马踩踏至死。据说这是处死蒙古贵族的方法。

  李璮若真能由济南而驱兵直捣燕京,虽不敢说真能推翻忽必烈的统治,但以当时的形势来分析,起码不至于短短三四个月就一命呜呼。

  但李璮的判乱,确实刺激了忽必烈,可以说这是忽必烈统治中的一个转折点,它大大增加了忽必烈对汉人的猜疑。

  特别是忽必烈最为重用的汉人代表王文统,竟帮助李璮谋反,这让忽必烈难以接受,当即予以诛杀。

  忽必烈对仅仅依赖汉人助手治理中国的方针政策产生了怀疑,他做了两个举动:

  一是削夺汉人世侯的权力,汉人世侯的子、弟不得从政,已任官职一律罢免,后来还取消了世侯的世袭制。这些举措自然让汉人世侯很惴惴不安,他们不可能再步李璮后尘去谋反,只能想方设法消除忽必烈对自己的疑虑。就连当时声望最高的史天泽,也带头主动请求削权。

  二是忽必烈开始寻求汉人助手以外的人士的帮助。忽必烈的朝廷中当时充斥了各色人物,除蒙古贵族外,还有西亚的色目人,甚至有欧洲人,汉人势力逐渐下降,色目人开始把持朝政,回回、畏兀儿官僚势力几度得势,这也造就了阿合马等一批色目权臣的出现。

  李璮叛乱带给包必烈统治思路的这种重大转变,能让他的统治顺利进行吗?咱们下次接着聊。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7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