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时期的汉族人民过着怎样的生活?

  请系统的描述。很讨厌什么汉族人的地位不如妓女之类的,难道当时的妓女不都是汉族人吗?说的妓女是怎样的妓女?妓女按姿色、才艺和出身也可以分出不同的等级不是吗?

  虽然忽必烈任用了很多汉人高官,但元朝也把汉族人分别称呼为汉人和南人,那么元朝对汉族人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要想解释这个问题,必须要先讨论两个流行的说法,那就是四等人制和九儒十丐。

  四等人制指的是忽必烈的元朝把下面的子民分为四等:

  第一等是蒙古人;

  第二等是中亚色目人,因为他们大多数信奉伊斯兰教,有时候也称回回。顺便说一句,「回回」这个词应该是和唐朝的回纥有关,但具体怎样产生的,已经不知道了,大多数时候,泛指信仰伊斯兰的人;

  第三等人是汉人,就是淮河以北的中国人;

  第四等人是南人,前面说过,淮河以南的南宋人。

  在真正的历史上,这个四等人的说法,你找遍明朝人写的《元史》和元朝的各种法律法规,也找不到一个出处。

  有名的《元典章》是专门描述元朝的各种规章制度的,用后人的话说,「此书于当年法令,分门胪载,采掇颇详」,但它里面也没写帝国的人要分成四等。

  那么,最早这个「四等人制」是谁说的呢?

  考察一番,发现是清朝的一个叫屠寄的学者,而且还是一个清末民初的人,死的时候是 1921 年了。他在他写的书《蒙兀儿史记》里,首先说了元朝的时候分为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四个等级,汉族人排在最后面,受尽了蒙古人和色目人的欺负。

  没凭没据的,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我想,这哥们应该是对当时民族处境感到忧虑。

  我们先来看一下十九世纪末对于中国,是一个什么时代,那是一个中国人在自己土地上可能连狗都不如的年代,任何一个外国人来了,都可以欺负你一下子,而且你还没脾气,因为大多数列强都和中国有一个把「领事裁判权」扩大到所有外国人的条约,也就是这个裁判权本来是只能赋予外交人员,他们犯了法,不受当地法律约束,可是因为清政府的无能,当时几乎所有国家,都给中国立下了一个规矩,就是俺们国家所有人,在你中国土地上杀了你中国人,你都不能管,只能俺们自己去抓凶手,审判凶手,当然,俺们要是忙,没功夫去抓的话,你们就乖乖等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屠寄这样写可以说是告诫大家,一旦亡了国,老惨了。所以,此人有煽动大家革命的嫌疑,也许就是这种心理,后来钱穆的《国史大纲》,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还有台湾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全都采用了屠寄的这个说法,这些史学大家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元朝把人分四等」就变成了一个史学界的共识,一直流传到今天,换句话说,一口大黑锅结结实实地扣在了忽必烈的脑袋上。

  判断这件事是否是真的,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看一下后来打跑了元朝的朱元璋这个大造反派是咋说的,《元史》《明太祖实录》以及朱大皇帝的造反口号、纲领,都没有提及这个「四等人制」。

  就这一条,我们基本就可以下一个结论了:

  所谓四等人制,在元朝是不存在的,至少在制度上是不存在的。

  除了这个四等人制,还有另一个关于元朝不靠谱的说法,今天我们都知道,知识分子有一个称号,叫臭老九。

  那它为啥叫老九,不叫臭老八,臭老七呢?

  你要是问出这个问题,那肯定有人告诉你,在元朝吧,按照职业把人分为十个等级,分别是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

  也就是读书人的地位比妓女还要低,只比乞丐高一点点,排在第九位,所以后来才说读书人是老九,如果读书把自己读得酸了吧唧,臭烘烘的,那自然就是臭老九了。

  很遗憾,这又是一盆泼在元朝人身上的脏水。最早提出「九儒十丐」这种说法的是宋末元初的谢枋得,此人号叠山。在他的《叠山集》里,他说读书人地位低下,排行老九这事儿,是「滑稽之雄」说过的。

  所谓滑稽,原意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酒器,也就是宴会的时候用的,后来引申为幽默有趣的人。这里的滑稽之雄就是小丑一类的演员,那么,谢枋得的意思就很清楚了,这事儿是戏子或者说演员调侃读书人的,俺老谢曾经在戏园子里听到了,觉得挺有意思,特纪录在俺的笔记里。

  后来以讹传讹,读书人是臭老九这件事,变成了元政府的另一个罪状,换句话说,另一口大黑锅又一次扣到了元朝统治者的脑袋上。一句话,谢枋得老先生记录小丑演员的一句玩笑话,祸害了读书人和元朝。

  实际上,元朝读书人的地位那是相当地高。儒生们有自己单独的户口,叫做「儒户」。南宋灭亡之前,北方的「儒户」一共是三千八百九十户。等到元朝彻底占领江南之后,蒙古人这群大老粗看见江南的汉人,觉得一个比一个有学问,全都是文化人,所以「儒户」数量暴增,一口气突破了十万户。

  你要是把元朝的儒户和其他人比一下,那这些家伙简直就是特权阶层:每户只要有一名子弟读书,就可以身份世袭。读书那孩子每天享受两餐供应,家里享受免税特权,除了缴纳基本地税之外,没有其他赋税,不需要承担任何差役。那些家产丰厚的「书香门第」,趁机一代代兼并土地,钻足了空子,所以哪怕元末天下大乱,各方饿殍遍野,江南有着「儒户」身份的文人们,依然是日日高歌,天天酒会。

  那为什么元朝的儒生还叫苦连天,写书大骂呢?

  原因只有一个,科举考试没有了,当不了官!

  那么,科举考试怎么没了呢?

  这还真不能怪蒙古的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人,人家当年是举行过科举考试的。当年窝阔台打掉了金国,统一中国北方的时候,他手下有一个金国投降过来的大臣,叫做耶律楚材的。此人叫楚材,也绝对是一个人才,无论是成吉思汗还是窝阔台,都很重视他,他是那时候蒙古帝国首席宰相,中书令。

  1238 年,耶律楚材给窝阔台上书,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7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