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谈元朝行省制的特点和优势,以严密的制度来消除地方割据的隐患

  原标题:浅谈元朝行省制的特点和优势,以严密的制度来消除地方割据的隐患

  但笔者在教学中发现,学生对这一结论感到难以理解:

  从制度层面而言,行省制又是如何以科学设置来规避风险的呢?

  本文拟从经济、军事、人事任免、山川和地理环境四个方面回答上述问题,以求教于方家。

  财赋先由路及直隶州(府)征收,再送往行省集中,因而诸省变成天下藏富之所。

  但行省并不能完全支配这些财赋,其中大部分需解运京师上供朝廷,剩下的才留作各省日常之用。

  那么两部分的比重是多少呢?

  另外,行省对地方留用财赋虽有支配权,但也受到很大的限制。

  大德三年(1299年)明确规定,行省只具有支用中统钞1000锭以下的权力,超过该数额,必须咨请中书省批准,若违反此规定,就会受到责罚。

  元仁宗时,岭北行省官员忻都擅自支钱犒军,即被免官。

  至于剩下的三成供全国11个行省分配,蛋糕如此之小,表明了各省留用的资金很有限。

  经济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基础,这种釜底抽薪的办法从经济上弱化了地方叛乱的可能性。

  二:行省虽掌管军队,但受多方制约

  元廷对各行省境内军队的管理有一整套严密的规章制度。

  首先,提调军马的官员由朝廷任命。行省正官有左丞相、平章政事、右丞、左丞、参知政事等六七名长、贰官组成。

  朝廷从中确定领军人选,并赐予金虎符作为凭证,确认其提调军马的资格,其他长、贰官不得介入。

  这说明军权来自于朝廷,既可以给予也可以收回。

  掌握在皇帝及枢密院手中,各个行省只能奉“敕”“命”而行。

  同时,军队中的将官犯罪,行省也不能擅自处罚,需咨请枢密院议拟。

  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请示、审批制度,行省官自行决断的权力大大缩小,只能事事遵照朝廷的命令行事。

  最后,各行省驻军的驳杂化。

  另外,朝廷还根据政治、军事形势的需要,把镇戍部队在各行省之间调出调入。

  至元十五年(1278年),元廷下令分扬州行省兵,命铁木儿不花领兵一万赴江西行省,以备战守。

  大德元年(1297年),又命湖广行省遣军代戍属于云南行省的八番、顺元等处。

  行省统辖戍军,是元代地方诸官府中唯一握有较大军权的机构,天然具有地方割据的可能性。

  但元廷通过这些强有力的措施,确保了地方不会形成独立的军事势力,只能禀命和效忠于朝廷。

  行省中二品以上官“选自特旨”,由皇帝亲自选拔。

  其他品秩的官吏由中书省和吏部负责,正三品至正七品,由中书省“自除”,从七品至从九品的官吏由吏部“拟注”,中书省参知政事等审核,每月举行一次。

  即使是未入流品的吏员,其选格一律由中书省吏部确定,每月由吏部“铨注”一次。

  平宋后,针对云南、福建、四川等偏远地区赴京需“涉荒万里”的情况,元廷规定每隔三年由中书省委派使者会同行省官及行台监察御史,迁调所在官吏。

  四:犬牙交错的区划方式,消解山川之险

  所谓山川形便,是指以天然山川作为行政区划的边界,使行政区划与自然地理区划相一致。

  元以前的地方行政区划以此为主,这种做法简便易行,但若用一些易守难攻的高山大川划界,就容易造成地方割据。

  如刘备占据四川,北有秦岭屏障,东有巫山之险,内有富饶的四川盆地。

  元朝行省的划界原则以犬牙交错为主导,打破自然的山川之险,使地理环境与行政区域交织在一起。

  此举就是想消除行省赖以自重的自然地理之险。

  通过观察《元朝行省图》,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出这种划分的脉络:

  陕西行省越过秦岭而有汉中盆地,湖广行省以湖南、湖北为主体而又越过南岭有广西,江西行省也同样跨过南岭而有广东,河南江北行省则合淮水南北为一,江浙行省乃从江南平原逶迤直到福建山地,四川行省虽稍成四塞之国,但其北面屏障秦岭业已撤去。

  这样的地理划分难以养成长期割据的气候。

  五:总结

  因此行省权力大而不专,这决定了它只能为朝廷集权服务。

  而行省行政区划中采取犬牙交错的划分原则,又从客观上瓦解了地方割据的地理条件。

  备注:本文为转载文章,原作者江苏海门市证大中学徐彬。

  推荐阅读: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元朝为啥要挑动黄河?又逼急了谁?

  元史:钓鱼城守将王立向元朝献城投降,为何22年后被元成宗赐死?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7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