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逐步对明朝造成极大威胁,清朝将蒙古收入囊中并实控新疆

  说起清朝和蒙古,人们往往想到的除了满蒙联姻就是百年清准战争。不过清朝可不仅仅是只灭了准噶尔,在灭准噶尔之前就已经将漠南、漠北蒙古诸部纳入自己的版图了,达延汗身后留下的六万户被清廷全部吞了下去,另外还搞定青海和硕特蒙古,就是说清廷自努尔哈赤到清高宗100多年以来把鞑靼和瓦剌传承下来的诸部都给吞并了,不过话说这样的成就要是放到汉、唐也确实没啥了不起,但是要是和前朝比起来,那这成就是大了。

  河套被鄂尔多斯部所占据,宣、大边外至蓟镇一线被土默特部、喀喇沁部、内喀尔喀五部所占据,再往东北还有察哈尔部、成吉思汗诸弟部落科尔沁等,这几部常年掠夺明境,给强悍的大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别的先不说,光是以土默特部为首的右翼蒙古就给明廷的山西、陕西境内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所谓“无岁不入寇,前后杀略吏民剽人畜以亿万计”。

  嘉靖十九年(1540年)八月,俺答率部破灵武关,“入岢岚、兴县、交城、汾州、文水、清源诸处,杀掠人畜万计”。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俺答纠集右翼蒙古诸部又来搞事,这回明廷损失更严重,山、陕一带“凡掠十卫、三十八州县,杀戮男女二十余万,牛马羊豕二百余万,衣襆金钱称是。焚公私庐舍八万区,蹂田禾数十万顷”。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俺答更是率右翼蒙古诸部直逼北京城下,扬言“予我市,通我贡即解围,不者岁一虔而郭”。嘉靖帝的反应是“时天子坐西斋宫,望烽火四起,忧之,无所出”。此是为“庚戌之变”,明廷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重开马市,堪称是有明一代继土木堡之变后的奇耻大辱和城下之盟。“时边备久疏,文武无一人可恃为长城,故上不得已曲从马市之议”,“彼以兵胁而求我,以计穷而应,城下之盟岂不辱哉”。

  蒙古逐步对明朝造成极大威胁,清朝将蒙古收入囊中并实控新疆插图1

  当然,也可以拿隆庆和议之后,右翼蒙古向明朝屈服了这样的话说事,可是,人家蒙古人可是认为是大明屈服了。

  那么以俺答为首的右翼蒙古究竟实力几何呢?这方面是没有具体数据的,只能推测。清廷在征服右翼蒙古以后,对右翼蒙古的壮丁进行比丁,编设佐领,共计喀喇沁蒙古壮丁16932丁+土默特壮丁3370丁,而鄂尔多斯部被编为17个佐领,以一个佐领150丁计算,共2550丁。所以,以崇祯八年(1635年)的数据看三部加起来的壮丁为22852人。

  当然,清廷这个数据是在右翼蒙古与左翼察哈尔部林丹汗决战遭受重大损失七年后统计的数据,假设这三部在与察哈尔部的战斗中损失了约80%的丁壮,那么原来的丁壮是应该是11多万丁,以一丁对应一户五口计算,那么整个右翼蒙古规模应该为55万人。事实上这个数据还是高估的,根据《中国人口史》估计,明朝万历年间生活在全蒙古地区人口大约为50万人(也有纰漏,因为明朝和外蒙古接触很少,其文引用的奏折应该是内蒙古人口)。

  而当时的准噶尔汗国有多少人口,这个在清代倒是有详细的数据,“准部有宰桑六十二、新旧鄂拓二十四、昂吉二十一、集赛九。共计二十余万户,六十余万口”。

  强悍如明朝连在隔壁只有上限55万人的北元余孽的右翼蒙古都搞不定,而清朝却消灭了远在新疆,人口60万的北元余孽准噶尔汗国,并且吞并了新疆长期屯田驻兵,就说这工程难不难?至少难度还是有一些的吧!

  蒙古逐步对明朝造成极大威胁,清朝将蒙古收入囊中并实控新疆插图3

  阿勒坦

  当然,以俺答汗为首的右翼蒙古可能过于强大,强悍的明朝吃不下,情有可原。但面对占据南疆一隅的吐鲁番汗国连哈密都能丢,这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哦。所谓“先朝不惜弃大宁、交趾,何有于哈密?”最后,“闭嘉峪关,置哈密不问”,“自此遂不言兴复哈密云”。

  记载东察合台汗国后王事迹的《拉失德史》里把满速尔速檀(苏丹)对明战争夺取哈密做为其功绩之一记录了下来,“在这二十年中,满速儿汗几度对契丹进行圣战,都凯旋而归”。连哈密都保不住,更不要说攻略新疆了。

  所以,尽管清朝在后期丧权辱国,但也不能因此去贬低清朝在前中期的武功。说句实话,大一统王朝能占据新疆也只有汉、唐两个,就连元朝,当地也还是归察合台汗国,但论统治时间之长,统治深度之大,汉、唐确实不如清朝,所以清朝消灭准噶尔汗国真没什么好贬低的。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5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