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对撞史——从明对东北经略看明清历史发展脉络

  从公元1600年开始,大明万历年间,大明王朝的东北边患满洲逐步崛起,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以王朝更替为目的的历史活剧上演了,新兴勃发的满洲与老态龙钟的大明肉搏对撞。

  明清对撞史——从明对东北经略看明清历史发展脉络插图1

  作为最后一次王朝更替,最后一次大规模王朝间战争,思考期间存在的规律性的问题,思考当时世界发展的趋势,思考这段历史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而弄清楚以下六个问题是弄清为何封建中国边患无穷,内乱不止,为何中国历史没有发展为自发的的资本主义时代至关重要:

  问题之一:是汉满民族间竞争,还是经济问题?

  问题之二:是父祖家仇国恨,还是逐鹿中原?

  问题之三:是边患无穷无解,还是大明党争?

  问题之四:是满洲铁骑难克,还是明军腐败?

  问题之五:是满洲贵族独斗,还是东北地主阶层联盟?

  问题之六:是最后的封建盛世,还是末路残局难治?

  试解问题一,是满汉民族竞争,还是经济问题?所有上层建筑的改变都有经济基础背后发挥着作用,就封建时代的皇权和全国权力变更而言要改变之,就要增强军事、政治实力,更要由蓬勃发展的封建经济来支撑。

  明亡清兴期间,满洲八旗所在地区女真族已经由游牧转向定居农业,农业发展水平不断提升,经济实力也不断跃升,加之以努尔哈赤为首的满洲八旗贵族对政治统治的加强,对文字文化的振兴,全民族整体实力业已崛起,由封建农奴制开始向封建地主阶级统治转变,汉族玩了上千年的封建制度,于新兴的满洲而言是新鲜而有价值的制度,他们也不断汲取中原汉族王朝的封建政治和文化养分,丰富和强大自己的军事政治统治技术。这是蓬勃发展的东北经济处于上升阶段的集中体现,是中国封建经济发展的必然权势。而明政权遏制东北,经略东北的战略无疑是阻碍了这个过程,导致了满洲政权集聚力量最终要与明朝中原逐鹿!

  试解问题二:是父祖家仇国恨,还是逐鹿中原?

  后金反明檄文

  大金国主臣 努尔哈赤诏告于皇天后土曰:

  我之祖父,未尝损明边一草寸土,明无端起衅边陲,害我祖父,此恨一也;明虽起衅,我尚修好,设碑立誓,凡满汉人等,无越疆土,敢有越者,见即诛之,见而顾纵,殃及纵者,讵明复渝誓言,逞兵越界,卫助叶赫,此恨二也;明人于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岁窃逾疆场,肆其攘夺,我遵誓行诛,明负前盟,责我擅杀,拘我广宁使臣纲古里方吉纳,胁取十人,杀之边境,此恨三也;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此恨四也;柴河三岔抚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众,耕田艺谷,明不容留获,遣兵驱逐,此恨五也;边外叶赫,获罪于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遗书诟言,肆行凌辱,此恨六也;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既授我哈达之人矣,明又挡之,胁我还其国,己以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掠,夫列国之相征伐也,顺天心者胜而存,逆天意者败而亡,岂能使死于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还乎?天建大国之君,即为天下共主,何独构怨于我国也?今助天谴之叶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为剖断,此恨七也!

  欺凌实甚,情所难堪,因此七恨之故,是以征之。

  ——选自《清太祖高皇帝实录》

  七大恨解释:(1)明朝无故杀害努尔哈赤父、祖;(2)明朝偏袒叶赫、 哈达,欺压建州;(3)明朝违反双方划定的范围,强令努尔哈赤抵偿所杀越境人命;(4)明朝派兵保卫叶赫,抗拒建州;(5)叶赫由于得明朝的支持,背弃盟誓,将其“老女”转嫁蒙古;(6)明当局逼迫努尔哈赤退出已垦种之柴河、三岔、抚安之地,不许收获庄稼;(7)明朝辽东当局派遣守备尚伯芝赴建州, 作威作福。

  以上后金用七大恨祭天,其一理由就是明朝妄杀其父、祖,这是明辽东总兵李成良在镇压后金过程中犯的一个错误,应属于无心只过,但是在努尔哈赤心中埋下仇恨的种子。加之明朝经略东北所采取的扶植叶赫、哈达压榨建州的政策,造成建州不得不反。

  而其真正原因恐怕是建州力量积蓄达到了临界点,需求与大明王朝进行权力争斗,要开始逐鹿中原了。但七大恨还是透露出明朝限制建州为代表的东北女真族发展的怨恨,从中不难看出中原王朝仅仅靠限制经略与边疆民族之间关系的不足。

  试解问题三:是边患无穷无解,还是大明党争?

  东林党争概指明末东林党(及其骨血——复社)与宦党、浙党、齐党、楚党、昆党、宣党之争。明万历时起,朝政日趋腐败,党派林立,党争迭起。在这些党派中,最先以浙党势力较大,浙党首领沈一贯、方从哲都先后出任内阁首辅,在朝当政。后经“梃击”、“红丸、“移宫”三案之后,光宗朱常洛即位,东林党因拥立有功而势力大盛。浙党落败,转而投效阉宦首脑魏忠贤。“言事者益裁量执政,执政日与枝柱,水火薄射,讫于明亡。”东林党是明末以江南士人为主的政治集团。在东林党之外,还有浙党、齐党、楚党、昆党、宣党等,东林党争几乎是东林党与全国朋党集团之争。东林党得势时期为明末崇祯帝时期,崇祯帝即位后大肆追捕阉党并任用东林党人。美国学者贺凯对于东林党的评价是“他们是一支重整道德的十字军,但不是一个改革政治的士大夫团体。”但是也有人认为东林党是江南各大财阀在朝堂的代理人。

  党争的恶劣政治影响也渗透到东北边患治理中,一切战略部署都打上了党争的烙印,边患是否被彻底解决不是唯一的考量,其中还参杂着朝堂党争的算计,这样某种程度上在东林党和宦浙等党争中,东北边患的解决与否并不打紧,重要的是在边患治理上自己党派是否得到政治利益亦或其他党派是否被打击。明辽东经略的两位大将,熊廷弼和袁崇焕的启用和废除都有党争得影子,军国存亡大事是这样,其他事情更不用说了。

  东林党人名联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多么希望这声声入耳和事事关心是关心民间疾苦和国家民族命运,而不仅仅是关注一党一派的得失。

  试解问题四:是满洲铁骑难克,还是明军腐败?

  满洲八旗制度,平时为民耕牧,战时带兵打仗,满洲铁骑是新兴的满洲政治经济集团的强劲军事力量,其组织严密,纪律严明战斗力极其凶悍。非强大对手无法战胜!遍观整个晚明时代也仅仅有熊廷弼和袁崇焕能够抵挡一时。

  究其原因,唯腐败二字,明军长期腐败军队渔利 ,导致军备长期废弛,军队风气败坏,岂能阻挡强大的满洲铁骑。

  试解问题五:是满洲贵族独斗,还是东北地主阶层联盟?

  满洲与大明的争斗,表面上好像是八旗贵族带领下与明王朝的军事对决,但应当看到在满洲营帐下还有东北地区的汉族和蒙古族地主代表,汉有范文程、洪承畴等重要谋臣,蒙古有蒙八旗,可以说与大明作战的不仅仅是满洲贵族及其民族武装,还包括东北地主阶级和蒙古族军事力量参加。

  不难看出,新兴的满洲地主阶级由于自身发展的需要,集合东北地主阶级力量,趁着明朝万历以来的朝政败势,与明王朝展开殊死决斗,目的在于中原逐鹿,为此满洲付出努尔哈赤、皇太极两代帝王战死沙场,八旗铁骑数以万人沙场丧生,经明末战争人口数由五千余万人下降到一千多万,天下十室九空,枯骨万里成了人间地狱,从这个角度看任何地主阶级的战争都是以贫苦农民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为代价的!

  试解问题六:是最后的封建盛世,还是末路残局难治?

  明朝晚期,封建专制的腐朽不堪充分展示,宦官专政,党争不断,边患无穷。但放眼世界,十七世纪、十八世纪正是西方文明升腾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时代,资本主义制度开始在西方蓬勃发展,文艺复兴运动方兴未艾,最重要的科学门类已经开始建立并完善,人类文明比重的天平已经向西方倾斜!

  而在亚洲的东方却仍在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双重拉扯下走向王朝的灭亡,但可惜并没有迎来资本主义的发展,反倒是后来的满清以更加雷霆手段来巩固了封建专制统治,当一个集皇权、相权和民权独揽一身的满清皇帝群崛起时,他们越是勤奋的经营朝政,励精图治越是将中国社会拉入封建的泥淖,中国社会在康乾盛世的幻象下落后于世界,落后于时代,为近代多灾多难的中国国运埋下了伏笔!

  明清对撞史——从明对东北经略看明清历史发展脉络插图3

  一声叹息,明对东北经略失败活剧在满洲八旗攻克北京的呐喊声中落幕,而随之而来的满洲及其后继满清王朝解决边患的方式不同于他的前任,让历史翻过明末清兴这一幕!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4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