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的故事33——鲁国“三桓”的始终(三)季氏

  三桓之季氏:第五、六代

  04

  季武子诸庶子

  季武子没有嫡子,几个庶子我们来说一下:

  (一)季公鉏[chú](季公弥)

  (二)季悼子(季纥[hé])

  (三)季公鸟

  (四)季公若(季公亥)

  第五代家主——季平子,为季悼子之子。

  (一)季公鉏

  季氏,名弥,又称季公弥,其后代为公鉏氏。其正卿之位是在鲁定公八年(前502)受传的,称公鉏极,即鲁季公。其后裔中有以先祖之字“鉏”为姓氏者,称鉏氏,又称除氏。

  (二)季悼子

  季氏,名纥,季武子的庶子,季公鉏的弟弟。季武子没有嫡子,只有庶子。他喜欢季悼子,打算立他而不是自己的庶长子公鉏为继承人。便对家臣申丰说,自己对弥(公鉏)和纥(悼子)两个都很喜欢,想要选择有才能的立为继承人。申丰快步走出回到家里,打算全家出走。过了几天,季武子又问申丰,申丰对他说,如果这样,自己就要套上车走了,季武子便不说了。

  季武子去问臧武仲,臧武仲告诉他,只要招待自己喝酒,就为季武子立季悼子。季氏便招待大夫们喝酒,臧武仲是上宾。向宾客献酒完毕后,臧武仲命令朝北铺上两层席子,换上洗净的酒杯,召见季悼子,臧武仲走下台阶迎接他,大夫们都站起来。等到宾主互相敬酒酬答后,才召见公鉏,让他和别人按年龄大小排列座位。季武子感到突然,脸上都变了颜色。

  季悼子死于季武子之前,由季悼子之子季孙意如(季平子)继立为季氏宗主。

  (三)季公鸟

  季氏,名鸟。季公鸟娶了齐国鲍文子的女儿季姒为妻。生子某甲。

  (四)季公若(季公亥)

  季氏,名亥,字若,又称季公亥。

  季公若的哥哥季公鸟死了之后(鸟和若很可能是同母兄弟),季公若、公思展和季公鸟的家臣申夜姑管理他的家务。季公鸟的遗孀季姒和管伙食的檀[tán]私通,害怕被发现,季姒便让侍女打了自己,然后向季公之和季公甫(均为季平子庶弟)反诬:季公若调戏她,她不从,就打了他,公思展和申夜姑要挟她。

  季平子于是杀了申夜姑,把公思展拘留在卞地(今山东济宁市泗水县东部泉林镇卞桥村东)。季公若要为申夜姑求情,公之力主杀死申夜姑,申夜姑最终被杀,季公若于是非常恨季平子兄弟。

  春秋战国的故事33——鲁国“三桓”的始终(三)季氏插图1

  鲁昭公二十五年(前517),季公若献弓于鲁昭公的儿子公为,劝他诛杀季孙氏。季公若随叔孙婼[ruò]到宋国聘问。季公若的姐姐是小邾君夫人,是宋元公夫人曹氏的母亲。曹氏的女儿,准备嫁给季平子(季公若姐姐嫁给小邾国的君主,生的女儿曹氏嫁给宋元公,曹氏和宋元公所生的女儿,欲嫁给季平子,所以季公若是家主季平子待娶女的舅爷)。季公若知道鲁昭公父子要驱逐季平子,劝外甥女(宋国君主的夫人)不要嫁女儿。宋国执政乐祁却认为要被驱逐的是鲁昭公。同年九月,鲁昭公攻打季氏,失败,逃往齐国。

  春秋战国的故事33——鲁国“三桓”的始终(三)季氏插图3

  05

  季氏第五代

  鲁昭公七年至鲁定公五年(前535—前505):季氏第五代——季平子(季孙宿/季孙意如)<季友→齐仲无佚→季文子→季武子→季悼子(早亡)→季平子>

  季武子生子纥(季悼子),纥尚未立为卿就死了,于是,鲁昭公七年(前535),季武子之孙季平子继承了季孙氏,并且发扬光大了季孙氏。

  昭公在位年间,季平子执政专权。他为人跋扈,与其他卿家大夫结怨。

  鲁昭公二十五年(前517),郈[hòu]昭伯、季公若(庶四子)劝想要摆脱三桓凌驾公室现状的鲁昭公伐季氏,而臧孙、子家懿伯认为不可。昭公不信。季平子一时慌了,连忙请罪。季平子三请罪而昭公并不放弃攻打他的意愿,于是双方交战。此时,作为三桓的叔孙氏、孟孙氏发兵援救季氏,击败鲁昭公的军队。昭公无奈逃到齐国。

  鲁昭公二十六年(前516),齐国伐鲁,取郓[yùn],以鲁昭公居郓。(春秋时鲁有二郓邑:一在今山东临沂市沂水县东北。为公元前616年,季文子所筑。鲁、莒屡次争夺,称“东郓”。另一在今山东省郓城县东。公元前588年鲁成公所筑,称“西郓”。此处昭公所居为西郓)齐国气焰日益嚣张,以“主君”自称,完全把逃难的鲁昭公成大夫来看待。

  春秋战国的故事33——鲁国“三桓”的始终(三)季氏插图5

  昭公怒而想往晋国求助,季平子却早有一招,他重金贿赂了当时晋国六卿。季平子贿赂晋国六卿,劝止晋侯,结果晋国让昭公暂居乾[gān]侯(干侯,今河北成安县境东部,其地水常涸也,与旱干之干音义同。春秋时属晋地,其地处晋、鲁边界,为晋鲁间交往的重要城邑)

  春秋战国的故事33——鲁国“三桓”的始终(三)季氏插图7

  从此,自昭公二十五年至三十二年(前517—前510),昭公出奔期间,季平子摄行君位,俨然鲁国君主。

  鲁昭公三十二年(前510)昭公薨,立其弟姬宋,是为鲁定公。(鲁定公,前509-前495,在位15年)

  鲁定公五年(前505),季平子卒。其家臣阳虎趁新家主季孙斯(季氏,名斯,谥桓,史称季桓子,第六代季氏家主,季平子之子,鲁国三桓之季孙氏宗主兼鲁国执政)年幼而将其囚禁,逼季孙斯(六代家主)盟约。

  季平子,是季友六世孙、季文子四世孙、季武子之孙。其父季悼子早死。公元前535年,季平子在其祖父季武子死后继任鲁国正卿。此时,距季文子开始专鲁国之政已近百年,历经鲁国宣、成、襄、昭四位国君。

  季平子所处的时代,是中国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时代。当时大国争霸,中小国家朝晋暮楚、屡遭讨伐。鲁国在西周时期,是有名的东方大国,春秋前期亦较为强盛。但自齐桓称霸、庆父乱鲁、三分公室、四分公室以后,鲁国开始逐渐由强变弱,至春秋后期季平子执政时,鲁国公室衰败,国君早已实际上丧失政权。

  季平子是一个比较有作为的人物。他任鲁国正卿31年。期间,经其认真治理,虽然和周围实力日益壮大的大国相比,鲁国已经降为中等之国,但经济继续发展,社会相对稳定,军事上仍有兵车千余乘,疆土也还相当辽阔。当时之人对季平子基本上都是予以肯定的。

  古代王侯将相死,将葬时根据其生平事迹议定谥号。季平子死后谥“平”。按唐代张守节《谥法解》,谥号共分好谥、恶谥、夭谥三种。谥号“平”虽不如谥号“文”、“武”、“神”、“圣”,但亦属好谥之列。说明当时官方对季平子的评价也还比较公正。

  当然,事物肯定有其两面性,季平子为人,因为专政鲁国,所以比较跋扈。

  在春秋末期,西周礼教已大不如前,季平子喜欢歌舞,一次在自家院子里歌舞饮酒。当时宫廷的舞乐队配置按制度是:天子八佾[yì](八人为一行,叫一佾;八佾是八八六十四人),诸侯六佾,卿大夫四佾。即周朝天子可用八佾,鲁昭公应用六佾,季氏只能用四佾。

  季平子的官职是卿大夫,本来只能用十六个人的团队来进行表演,但他却在自家的院子里面用了六十四个人的乐队。这件事后来被孔子知道了,为此发出了在现今也非常有名的一句愤慨:“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季氏之擅权和跋扈由此可见一斑。

  06

  季氏第六代

  鲁定公五年至鲁哀公三年(前505—前492):季氏第六代——季桓子(季孙斯)<季友→齐仲无佚→季文子→季武子→季悼子(早亡)→季平子→季桓子>

  鲁国自季武子、季平子起,一直凌驾于鲁国公室之上的“三桓”,给鲁国树立了很不好的形象,礼崩乐坏,人心思乱。季氏的家臣阳虎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鲁定公五年(前505),季氏、叔孙氏的家主(季平子、叔孙成子)相继辞世。阳虎瞅着机会来了,就试探性地说想要季平子生前摄行君位时所佩戴的玙[yú]璠,敛葬平子的仲梁怀(五代家主季桓子的宠臣)不给他,阳虎怀恨在心。他找到费城宰子泄(即公山不狃[niǔ],姓公山,名不狃<也作弗扰、不扰>,字子泄。公山不狃和阳虎,都是季桓子的家臣)商量除掉仲梁怀,但是这个时候的公山不狃还不同意。公山不狃作为鲁国三桓季孙氏的家臣,曾经与阳虎等一起操办过季平子的丧事,深得季桓子的信任,所以季桓子于当年,派他担任季孙氏的私邑——费邑(今费县)的邑宰。

  同年秋,仲梁怀越来越骄横。季桓子送葬,经过费城,子泄劳师而桓子敬,仲梁怀却不敬。子泄怒,于是同意阳虎之前的计划,把仲梁怀抓了起来。季桓子对此非常生气,阳虎一看,就把季桓子也囚禁了。之后,逐仲梁怀,杀公何藐,将公父文伯歜[chù]、秦遄[chuán]都赶到齐国。季桓子答应了阳虎一些条件才被释放,自此之后,阳虎更加轻视季氏了。

  季氏在鲁国有超越鲁国国君的权利,阳虎掌控季氏家族后,实际上也就掌控了鲁国的国政。鲁国的士大夫们,也因为阳虎之乱变得不安分起来。阳虎执政,把季孙氏占据的权位抢走,从而代替季桓子执鲁政达三年之久。

  定公七年(前503),阳虎执掌鲁国政权。阳虎执政,处处感受到季氏为首的三桓掣肘,就想取代三桓。于是,他连同季氏不得志的季寤(季桓子之弟)、公鉏极(公弥曾孙、桓子族子)、公山不狃(费宰子洩),叔孙氏不得志的叔孙辄(叔孙氏庶子),鲁国不得志的叔仲志(叔孙带之孙)五人,谋去三桓。

  鲁定公八年(前502),阳虎计划杀掉三桓(叔孙氏、孟孙氏、季孙氏)的嫡子,改立他所喜欢的三桓的庶子取代嫡子。阳虎派人用车载着季桓子将要杀死他,但季桓子用计逃脱。之后三桓联合起来反攻阳虎,阳虎在阳关抵御。

  鲁定公九年(前501),鲁国伐阳虎,阳虎兵败,逃往齐国。季桓子为首的三桓把阳虎赶走,总算把权位夺回。

  鲁定公十年(前500),叔孙氏的家臣侯犯又作乱。阳虎之乱平定后,季孙斯任用孔子帮助三桓打击当权的家臣。

  阳虎到齐国后,劝说齐景公出兵攻打鲁国。齐国大臣鲍国认为,阳虎有宠于季氏却残害季氏,是一个“亲富不亲仁”的人,建议齐景公不要听阳虎的。于是齐景公就把阳虎抓了起来,准备把他囚禁在东部边境。阳虎假装愿意到东部去,齐景公就把他囚禁在西部边境。

  阳虎把当地的车子全都借来,用刀子在车轴上刻得很深,缠上麻然后归还。阳虎在车上装上衣物,躺在里边逃走。齐国人追上去抓住了他,囚禁在齐国都城。他又一次躺在装衣物的车子里逃走,到晋国归顺赵氏。

  鲁定公十一年(前499),晋国赵鞅重用阳虎,左右问赵鞅:“阳虎这个人善于窃取国家的政权,你为什么还要重用他呢?”赵鞅说:“阳虎致力于夺取政权,而我致力于维护政权。”于是赵鞅运用权术驾驭阳虎,使得阳虎不敢胡作非为,尽心辅佐赵鞅,几乎使赵鞅成为一代霸主。

  鲁定公十五年(前495),定公薨,子哀公蒋立。(这期间孔子执政,废三都的事情,详细的未来会单独开文讲)

  鲁哀公三年(前492),季桓子病重,而他的妻子南孺子当时正怀孕,看样子快要生了。桓子对心腹大臣正常(人名)说:“老正啊,我死了,你别跟着来(当时有以活人殉葬的恶习),我有事要你去办。听好了,我老婆南孺子看样子就要生了,要是生下来的是男孩,那你就通知国君,立这个孩子为季氏的宗主;如果是女的,那就让我的儿子肥当季氏的家吧。”

  桓子死了,季孙肥成为实际上的家主。桓子快要下葬的时候,南孺子生了个男孩。这个时候,季孙肥正在朝堂上跟哀公等人聊天呢,老正就抱着孩子来了说:“当初,家主说要是生了个男孩,就请告诉国君您,立那孩子为季氏的家主。”这样一来,季孙肥就很尴尬,只好对哀公说:“既然是家父的遗命,那就请您让我卸下季氏家主的重担吧。”

  哀公就派大臣共刘去查查这件事,看是不是属实什么的。结果没想到,那个男婴被人杀死了,男婴死了,正常也逃出鲁国奔卫,事情自然不了了之了。季孙肥就成为季氏的宗主,史称季康子(季氏第七代家主)。

  季桓子和孔子,处于同一时代,并且共事于鲁国。他和孔子的纠葛,或者说关于季桓子更多的故事,我们未来讲孔子的时候,再详细写。

  关于“三桓”季氏的事,我们就先写到这里,后面还有数代。后期讲到孔子,我们再续,下文,讲“三桓”叔孙氏。

  未完待续……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4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