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木匠皇帝

  说起历史上的木匠那当属明熹宗,下面带领大家了解一下被称为木匠皇帝的明熹宗 朱由校,他木匠皇帝的由来。

  明熹宗朱由校,明朝第十五位皇帝,明光宗长子,光宗在位仅29天因“红丸案”而暴毙,朱由校经过“移宫案”风波,为群臣拥立继位。因其父不得祖父明神宗的宠爱,他自幼也备受冷落。神宗临死前才留下遗嘱,册立其为皇太孙。

  他16岁即位,登基后后金威胁日益严重,内部干政愈演愈烈,明朝民生凋敝、日薄西山。

  后因意外落水成病,1627年因服用“仙药”而死,终年23岁,,遗诏立五弟信王朱由检为帝,即

  后来的明思宗,其庙号熹宗,谥号达天阐道敦孝笃友章文襄武靖穆庄勤悊皇帝,葬十三陵之德陵。

  明熹宗朱由校即位后令东林党人主掌内阁、都察院区六部,东林党势力较大,众正盈朝。杨涟、左光斗、赵南星、高攀龙、孙承宗、袁可立等,许多正直之士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方从哲等奸臣已逐渐被排挤出去,吏制稍显清明。由于杨涟等人在帮助天启帝即位时尽心尽力,因此,天启帝对这些东林党人也是非常信任,言听计从。

  这时的后宫之中,两颗毒瘤正在悄悄地生长。这两个毒瘤就是与客氏。魏忠贤原为一市井无赖,大字不识,却善于钻营,很快攀上广大王女的关系,并结识了 当时还是皇大孙的天启帝,天启帝继位后,他的地位自然直线上升,升任司礼秉笔太监。客氏是天启皇帝的奶妈,其奸诈而贪权,魏客两人很快结识成了回盟,成为「后宫不可一世的力量。王安等太监在后宫逐渐被排挤,客魏的权力覆盖了整个后宫。但魏忠贤并不满足,决心成为权倾朝野,名副其实的大太监。

  一方面,魏忠贤引诱天启帝玩乐,使天启帝整日沉浸在木工活之中。另一方面,魏忠贤与朝堂上的一些文臣如崔呈秀之流相勾结,排挤东林党人,逐渐掌握了内阁和六部。魏忠贤常常趁天

  启帝在专心制作木器时启奏,这时天启帝总是厌烦地说:“朕知道了,你去照章办理就是了。”

  由于没有文化,天启帝发布命令指示,只能靠听读别人的拟稿来决断。天启帝又不愿意全听别人摆布,往往不懂装懂,一纸草诏、半张上谕,经多次涂改,往往弄得文理不通,颁发出去,朝野人士看了啼笑皆非。 天启帝朱由校是明光宗朱常洛的儿子、明神宗朱翊钧的孙子。因神宗在位时只顾自己寻欢作乐,无暇顾及皇太孙的读书问题,自己也不喜欢朱常洛这个儿子,光宗又是一个短命的皇帝,因此,16岁的天启帝继位时,文化程度很低,堪称“文盲皇帝”。

  一次,江西抚军剿平寇乱后上章报捷,奏章中有“追奔逐北”一句,原意是说他们为平息叛乱,四处奔走,很是辛苦。皇帝身边的一个叫何费的太监胸中也没有多少墨水,念奏章时,把“追奔逐北”读成“逐奔追比”。解释时,把“逐奔”说成是“追赶逃走”,把“追比”说成是“追求赃物”。天启帝听了大发雷霆。江西抚军不但未得到奖赏,反而受到“贬俸”的处罚。

  一年,扶余、琉球、暹罗三国派使臣来进贡。扶余进贡的是紫金芙蓉冠、翡翠金丝裙,琉球进贡的是温玉椅、海马、多罗木醒酒松,暹罗进贡的是五色水晶围屏、三眼鎏金乌枪等。在金殿上,尽管使臣递上的是用汉文写的奏章,宦官魏忠贤接了,由于也是目不识丁,忙转手递给天启帝,天启帝装模作样地看了半晌,把进贡的奏章当成是交涉什么问题的奏疏,不由大怒起来,将奏章往地下一掷,说:“外邦小国好没道理!”说罢拂袖退朝。

  以上说熹宗文盲不是史实,但能说明天启皇帝文化水平不高,不可否认,由于神宗不喜欢太子,所以让太孙的学业荒废。但是也不至于文盲,天启的后期老师就是著名战略家孙承宗,还有董其昌、袁可立也都担任过天启的老师。一般皇子、皇孙,在不到八九岁时,都会请名师授学,可能当时给天启请老师不受重视,但是绝不可能是文盲,因为天启帝很小就没有母亲,父亲朱常洛自身太子之位都不稳,母亲的地位又低,宫里几乎没人看好朱由校,所以几乎除了客氏没什么人会看重这个小皇孙。也只有乳母客氏对他关爱。

  古代的老师非常严格,皇子常常是冬天的晚上还要在灯下看书,客氏经常给小朱由校送茶送点心。对他关心备至,十几年没变过,朱由校也都记在心里,所以后来即位对客氏言听计从,客氏的儿子都封了官。魏忠贤也勾结客氏作恶。天启从一般人来说并不坏,只是不管朝政,朝政被魏忠贤把持,而且天启与明武宗朱厚照比,也不一样,天启帝朱由校比较安静,一般只在皇宫里玩,玩累了就做木工。而明武宗好动,常常会出去扰民。这两个皇帝也都是16岁即位都不亲自管理朝政,只是武宗时,有贤臣辅佐,而天启没有,但是要注意的是,熹宗在位期间,虽然本来不理政,但是对付后金的宁锦防线,却是在他在位时建立好的,这成了明朝抗击后金的主要防线。而且孙承宗、袁可立、毛文龙等名将也是在天启朝前期提拔的,抗击后金的功绩也都是在天启朝获得的。

  明熹宗朱由校不仅贪玩,而且还玩得很有“水平”,朱由校自幼便有木匠天分,他不仅经常沉迷于刀锯斧凿油漆的木匠活之中,而且技巧娴熟,一般的能工巧匠也只能望尘莫及。据说,凡是他所看过的木器用具、亭台楼榭,都能够做出来。凡刀锯斧凿、丹青揉漆之类的木匠活,他都要亲自操作,乐此不疲,甚至废寝忘食。

  他手造的漆器、床、梳匣等,均装饰五彩,精巧绝伦,出人意料。史书记载;明代天启年间,匠人所造的床,极其笨重,十几个人才能移动,用料多,样式也极普通。明熹宗朱由校经自己设计图样,亲自锯木钉板,一年多工夫便造出一张床,床板可以折叠,携带移动都很方便,床架上还雕镂有各种花纹,美观大方,为当时的工匠所叹服。

  熹宗还派内监拿到市面上去出售,所有人都以重价购买,天启帝更加高兴,往往下到半夜也不休息,常令身边太监做他的助手。明熹宗朱由校的漆工活也很在行,从配料到上漆,他都自己动手,并喜欢创造新花样,让身旁的太监们欣赏评论。明熹宗朱由校还喜欢在木制器物上发挥自己的雕镂技艺。沉香刻寒雀,论价十万缗。天启帝雕琢玉石,也颇精工,他常用玉石雕刻各种印章,赐给身边的大臣、宫监。

  每到冬季,西苑冰池封冻,冰坚且滑。

  明熹宗朱由校便命一群太监随他一起玩冰戏。他亲自为自已设计了一个小拖床,床面小巧玲珑,仅容一人,涂上红漆,上有一顶篷,周围用红绸缎为栏,前后都设有挂绳的小钩,明熹宗朱由校坐在拖床上,让太监们拉引绳子,一部分人在上用绳牵引,一部分人在床前引导,一部分人在床后推行。两面用力,拖行进速度极快,瞬息之间就可往返数里。整个工程中明熹宗朱由校都亲临现场。

  明熹宗朱由校亲手制作的娱乐工具也颇为精巧。他用大缸盛满水,水画盖上圆桶,在缸下钻孔,通于桶底形成水喷,再放置许多小木球于喷水处,启闭灌输,水打木球,木球盘旋,久而不息,天启帝与妃嫔在一起观赏喝彩。有一次他做了个花园,里面的人可以走路,鸟可以唱歌,水能流动。

  除木工活外,天启帝还醉心于建筑。吴宝崖在《旷园杂志》中写到天启帝曾亲自在庭院中造了一座小宫殿,形式仿乾清宫,高不过三四尺,却曲折微妙,小巧玲珑,巧夺天工。他还曾做沉香假山一座,池台林馆,雕琢细致,堪称当时一绝。天启帝喜欢踢球,常与太监在长乐宫打球,天启帝觉得玩起来不过瘾,就亲手设计,建造了五所蹴园堂。

  面对这样的主子,奸宦魏忠贤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良机,他常趁天启帝引绳削墨,兴趣最浓时,拿上公文请天启帝批示。

  明朝旧例,凡廷臣奏本,必由皇帝御笔亲批;若是例行文书,由司礼监代拟批问,也必须写上遵阁票字样,或奉旨更改,用朱笔批,号为批红。

  天启帝潜心于制作木器房屋,便把上述公务一概交给了魏忠贤,魏忠贤借机排斥异己,扩充势力,专权误国。而天启帝却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可叹他是一名出色的工匠,却使大明王朝在他的这双手上摇摇欲坠。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4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