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史:乱成一锅粥的春秋(三百四十六)

  吴楚争霸(13)

  晋国在公元前506年的召陵会盟上的表现令人一言难尽。这次会盟的起因是蔡昭侯恳请晋国率领诸候联军讨伐楚国,一共有十九个国家的国君或大夫参加了会盟,是春秋时期规模最大的一次会盟。晋国作为会盟的发起方,派出的代表是中军将范鞅和上军佐中行寅。结果在正式会面开始之前,中行寅就向蔡昭侯索贿;遭到对方拒绝后,中行寅便游说范鞅不要答应蔡国的请求。范鞅支持中行寅的看法,回绝了蔡昭侯。

  郑国有一支制作精美的旌羽,就是用来装饰旌旗的羽毛,晋国大夫们看了觉得喜欢,就向郑国提出借用这支旌羽,郑国不好拒绝,就借了出去。第二天,晋国人将这支旌羽装饰在自己的旗杆顶上,让随从人员举着进入会场。诸候们见了,知道晋国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竟然连装饰旗杆的羽毛都要从别的国家借来用。晋国就这样失去了诸候们的拥护。

  卫国国君卫灵公在动身前往召陵之前,大夫子行敬子对他说:“臣觉得这次盟会很难达到预期的目的,恐怕诸候之间的分歧会很大,很可能会为了一些事情争论不休。您是不是让祝佗陪同您一起前往啊?”

  祝佗字子鱼,他是卫国的祝史,负责对社稷之神的祭祀活动,因此也被称为祝佗。当年吴国公子季札出使中原各国时,曾盛赞祝佗是卫国的君子,是柱石之臣。

  卫灵公觉得子行敬子的提议不错,就想让祝佗跟着自己一起去召陵。

  祝佗辞谢说:“下臣继承了先人的职位,唯恐因为不能胜任而犯下罪过,所以每天都竭尽全力地工作。如果再从事第二种职务,恐怕力有不逮,会犯下大错。何况臣任职太祝,土地之神和五谷之神会经常差遣小臣。官制规定,土地之神和五谷之神不出动,太祝不离开国境(社稷不动,祝不出竟)。国君您如果率领军队出征,祭祀社庙,宰杀牲畜以衅军鼓,太祝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奉社稷之神的命令跟随国君离开国境。如果是国君参加朝会一类的事情,应该带领一师人马跟随;如果是卿士代表国家参加朝会,应该带领一旅人马跟随。而作为祝史的下臣是不应该跟随的。”

  学历史:乱成一锅粥的春秋(三百四十六)插图1

  祝佗认为,自己的职责是敬奉社稷之神,不可以轻易离开国境。但是卫灵公坚持要他跟随自己前往召陵,祝佗也只得从命。

  诸候们在召陵会合之后,一起前往郑国的皋鼬,就是如今的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南,准备在皋鼬歃血盟誓。

  卫灵公听说会议安排的歃血顺序是蔡国在前,卫国在后,便派祝佗私下对刘文公的大夫苌弘说:“我们道听途说了一些消息,不知是否属实,想跟您确认一下:听说把蔡国安排的卫国之前歃血,是这样吗?”

  苌弘回答说:“确实如此。原因是这样的:蔡国的先祖蔡叔是卫国先祖卫康叔的兄长,所以把蔡国的位次排在卫国之前。这样难道不合理吗?”

  学历史:乱成一锅粥的春秋(三百四十六)插图3

  祝佗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他说:“如果用先王的标准来看,德行是最重要的衡量要素。

  从前武王战胜商王朝,成王平定天下,选择有明德的人进行分封,让他们成为保卫周朝的藩篱屏障。正因为诸候都是有德之人,所以周公辅佐王室,治理天下,诸候们也与周朝和睦相处。

  周公分赐给鲁国国君大路车,大龙旂,赐给他夏朝的后裔璜玉和封父的繁若神弓,让殷商的六个遗民家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各自率领本宗氏族,集合其余的小宗族,服从周公制定的律法,归附于周朝,听从号令。为了让鲁国执行职务,以宣扬周公的明德,给鲁国的附庸小国给予赏赐;为了安抚商朝的百姓,作《伯禽》一篇来告诫他们,将他们封在少皞的故城。

  分赐给卫康叔大路车、少帛旗、綪茷旗、旃旌旗、大吕钟,还有殷商的七个家族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卫国的封疆边界从武父(今山东荷泽市东明县西南)以南直抵圃田(今河南郑州中牟县西)的北界,又从有阎氏那里取得了土地,以执行王室任命的职务。卫国取得了相土的东都,以协助周天子在东方巡视。周公用《康诰》来告诫卫康叔,让他把都城设在殷商的故城。

  周公允许宋国的先祖微子启沿用殷商的律法,但是要按照周朝的制度来划定疆土。

  周公分赐给晋国先祖唐叔虞大路车、密须之鼓、阙巩国产的铠甲、沽洗钟,还有怀姓的九个宗族,五正的职官,作《唐诰》以告诫唐叔,将他封在夏朝的故城。唐叔沿用夏朝的法度,用戎人的制度来划定疆土。

  鲁国国君、卫国国君和晋国国君都是天子的兄弟,而且拥有美好的品德,所以分赐这些东西来宣扬他们的德行。

  文王、武王、成王和康王还有很多兄长,他们之所以没有得到赐予,与年龄无关。管叔、蔡叔引诱商人谋反,策划侵犯王室,天子因此杀了管叔、放逐了蔡叔,只给了蔡叔七辆车子和七十个奴隶。

  蔡叔的儿子蔡仲改恶从善,周公因此提拔他作自己的卿士,让他拜见天子,天子任命他作了蔡侯。任命书上说:‘天子说:胡,你不要像你的父亲那样违背天子的命令!’

  武王的同母兄弟一共有八人,周公作了太宰,康叔作了司寇,袡季作了司空,而其余五个人没有担任官职,难道是因为他们的年纪不够吗?曹国是文王的后代,晋国是武王的后代,曹国先祖的辈分比唐叔虞高一辈,但是他被封为伯爵,而唐叔虞是侯爵。这样的封爵并不是由于尊崇年龄,而是以德行来封赐。如果现在要依照先祖的年龄安排歃血的顺序,就是违反了先王的遗制。

  当初晋文公在践土举行诸候会盟,卫成公没有到场,他的同母兄弟夷叔尚且位列蔡国之前。盟书里清楚地记载了诸候的排序:‘天子说:晋重、鲁申、卫武、蔡甲午、郑捷、齐潘、宋王臣、莒期。’这份盟书如今就收藏在成周的府库里,有案可查。您作为周王室的卿士,想要恢复文王、武王的法度,如果不端正自己的德行,如何能成功呢?”

  祝佗熟知周朝的历史典籍,他渊博的学识令苌弘大为赞赏。苌弘把祝佗的话告知刘文公,刘文公与范献子士鞅商议之后,更改了歃血的顺序,把卫灵公排在了蔡昭侯之前。

  举报/反馈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3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