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

  在河南洛阳汝阳县十八盘乡汝河村,一位名叫周黑撅的村民家中,总是发生十分离奇的怪事,先是妻子整天叫嚷着家里有黑影,后来家里的物品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要不然就是换了位置,全家人一直饱受在这样的纷扰中,苦不堪言,那么周黑撅家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怪事,会闹得整个村子都人心惶惶的?而这些怪异现象又是如何产生的呢?一圈三连,点个关注~

  在河南洛阳,一个叫做周黑撅的农户家里,根据周黑撅所说描述的,自己家的衣服经常丢失。这令赶来调查的记者感到莫名的好奇。起初记者还以为是家里频繁遭遇小偷的缘故,结果在见到周黑撅家一副到处漏风的景象,登时也觉得不太可能,周黑撅的家还真的是家徒四壁啊!

  从大门走进去,家里各种务农用品随意的摆放在院子的角落,而院子中的墙皮也都脱落了,虽说是新盖的房子,但估计后期家里出了这样怪异的事情,周黑撅也是无心再做修理了,随着记者往房间里走,竟然看到墙上居然破了一个大洞!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1

  原来在记者来之前,也就是从去年的2月份开始,妻子所居住的房间竟然会经常莫名其妙的丢失衣服。刚开始是一件一件的丢,后来也有可能是几件衣服一起丢失。面对这一情况,以前周黑撅和周围的邻居也是讨论过,是不是家中进了贼,但是这个想法很快的就被否决了,因为家中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偷的东西。即使是哪个小偷真的来了自己家偷东西,那来了一次之后也会把值钱的物件偷走,绝对不会有来第二次的想法了,因为自己的家中实在是太过于贫穷。

  “我告诉你,实在不行你就把所有的衣服都锁在箱子里面,看衣服还会不会丢。”听到自己的邻居给自己所提出的建议,周黑撅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回到家中,周黑撅便开始将自己家的衣服,特别是妻子的衣服,都锁在了一个大箱子中,然后将钥匙随身的携带自己的身上,然后静静的等待着观察箱子中衣服的变化。令人感到惊喜的是,在衣服被锁在箱子的这一段时间中,并没有出现过丢失的情况。但是又出现了另外的情况,更让人感到恐惧。

  “这房子里面的一些家具,比如一些桌子,那水杯,板凳都会莫名其妙的有时候挪了个位置,有时候就自己翻了过来。”每天,周黑撅都会听着妻子对自己诉苦,然后好好安慰一顿之后才能外出务工。

  这听起来就更加的令人匪夷所思,没有生命,没有思想的一些家居用品,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自己挪动位置呢?那真的是自己的家中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3

  “你这办法治标不治本,还是找人过来看一看房子吧。”周围的邻居看到家族每天被折磨的无计可施,于是就给周黑撅出了个主意,那就是去找一位当地的水水先生去看一看宅子。确定一下自己家的宅子中是不是进了脏东西。

  “这座宅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已经住了很多辈了,但是住过多少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的就是,我从来没有从老一辈人的口中听说过这房子发生过啥怪事!”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着,但是,家中的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也是将周黑撅折磨的将信将疑。于是他就去请了一位当地的风水先生。

  “你这屋子确实有一定的古怪,你听我的,你把这面墙给他砸开一个洞,估计就会有好转。”周黑撅也是将信将疑把的自己家的墙给砸开了一个大洞,这也就是为什么,记者来到会看到家中的墙上有一个大洞的源头。

  但是这墙是砸了,家中的衣服,该丢的还是丢。无奈之下,周黑撅也只好向记者寻求帮助。但是在记者到达周黑撅家中的前一天晚上,家中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在早晨,周黑撅出门之前,家中的轧面机是靠着墙壁摆放的,而且是没有启动的。但是当周黑撅干活回来,家中的轧面机却远离了墙壁,并且已经启动。如果说家中进贼的话,这个贼也绝对不可能闲的无聊去挪动轧面机,如果说不是外人做的话,一直在家的妻子也绝对不可能搬得动这个几十斤的轧面机的!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5

  学历并不高的周黑撅开始疑神疑鬼,现在他竟然怀疑是因为当时自己在盖房子的时候,惊扰了树下面的几条大蛇,现在那几条大蛇成精了,要来报复自己。面对这毫无科学依据的言论,记者当然是无法相信,但是发生这些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原因,记者也是说不清楚。

  “砰砰砰!”就在众人谈论的时候,突然堂屋里面的一堆碗筷就这么稀里哗啦的,散落一地。家族激动的拉着记者进了房屋。

  这下好了,本来大家都是将信将疑的东西,并没有太过于相信周黑撅口中所说的家中闹鬼了,现在这一幕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并且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难道鬼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吗?

  记者对这种说法是万万不信的,于是他准备扩大范围寻找依据。这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原来在当地有一个著名的怪坡,在这里,同样发生了神奇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水往低处流,但是在这个地方水往往是向着坡的上方流淌。在经过仔细的打听之后,记着,明白了。经过专业的科研人员的探索,这是由于当地的磁场引发的一种特殊的情况,磁场中的磁力带动着水向着高处流淌。那么,周黑撅中的奇怪的现象,是不是也是由于磁场的磁力引起的呢?

  很快记者找来了科研单位的科研人员,拿着专业的仪器设备来到了周黑撅的家里。在取得了周黑撅的同意之后,科研人员拿着仪器开设对各个房间进行扫描。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科研人员表示,家里并没有其他什么大型的金属,会造成磁场的变化。也就是说由于磁场所导致的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这个结论被推翻了。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7

  “会不会是由他们自己家的人作怪?”

  有些村民在后面议论纷纷,这倒是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为什么会是自己的家人作怪呢?原来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周黑撅曾经向村里面申请换一片宅基地。村民们猜测是不是因为,周黑撅想要换宅基地而自导自演的呢?

  也不是不可能,随即记者就去向周黑撅印证这个事情。但是后来周黑撅明确的表示,自己虽然是想要换置一片宅基地。但是那是因为在去年2月份之后,家中闹鬼的事情把整个家的人折磨的人心惶惶。如果真的是自己所作所为的话,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因为自己的家庭的家境,村里人也都知道,如果说强行的再盖一所新的房子的话,那么无疑是彻底的切断了自己家庭生活的退路。

  是啊,现在家庭已经贫困成了这样,如果强行购置新房的话,无疑是亲手将自己的家庭推向万丈深渊,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的家中的人作怪的话,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为什么呢?记者虽然肯定了周黑撅的口中的解释,但是,由于自己家中的人作怪,这个由头,却让记者联想到了,从刚开始的事情发生到现在的人心惶惶。似乎都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周黑撅的妻子。似乎只有这个人是所有的灵异事件的参与者。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记者还特意的来到了以前的老周妻子的卧室。他找来了老周妻子的穿过的旧棉袄,然后双手用劲,看能不能将棉袄扔出墙外。但是在努力了几次之后,仍然没有将棉袄扔出。然后她又来到了轧面机的旁边,双腿下蹲,两只手死死的抬着机器的边缘,看是否能够加机器移动,但是令人失望的是重达几十斤的机器并不是一位女子能够抬得起来的。看来是自己猜错了。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记者对自己的猜想更加确信了几分。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9

  “怎么啦?你说。”“能说了,说吧。”

  “黑,黑,黑咕隆咚。”

  “你什么时候看见的?”“看不清!”

  正在大家坐在一起冥思苦想的时候,周黑撅的妻子却像是发了疯一样突然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记者身旁的周黑撅,面色惊恐,全身颤抖,好像是看见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当记者询问的时候,她一边回头环视着什么,一边向记者大喊着有一个黑色的黑布隆咚的东西。但是当记者向她的身后望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奇怪,一边是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妻子,一边是不知所措的,什么也没有看到的众人。难道这个恐怖的黑色的东西只有周黑撅的妻子才能看到吗?记者一边怀疑着,一边向周黑撅投向了询问的目光。周黑撅握着自己的妻子的手,一边不断的安抚着,一边向记者解释到,原来这个黑色的恐怖的东西并不是只有自己的妻子才能看见,同时还有自己的儿子,有时候也会看见一个高大的黑影。

  儿子也能看得见?记者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隐隐约约的猜测。于是她找来了周黑撅的儿子,准备仔细的询问一番。

  小周说道,对于一个黑色的巨大的黑影,自己也确实是亲眼看到过,对于母亲的感受自己也是深有体会,那个黑影真的是十分的吓人。紧接着记者询问小周那个黑影到底是怎样的样子?与母亲的含糊其词不同,经过了小周的一番仔细的解说,众人也从小时候的那里得到了这个黑影的具体的信息。

  原来这个黑影,并不是一个具体的物质,而是一个虚幻的身体,这个身体有头,但是没有脚,在地上走路的时候没有脚印,往往就是突然的出现在自己和母亲的眼前。小周回想起了自己对这个黑影感受最深的一次。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11

  那是在自己放学回到家之后,和母亲待在一间房屋中,自己在复习功课,母亲躺在床上。突然一个高大的黑色的人影就出现在了自己和母亲中间。

  看着眼前的小周,绘声绘色的讲着的神情,和周黑撅的妻子那张皇失措,语无伦次的样子,记者心中的猜想也是愈发的强烈,莫非是周黑撅的妻子本身就有精神疾病?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记者主动的找到了周黑撅的妻子,希望能够进行一次有深度的谈话。在刚开始的时候,周黑撅的妻子与记者的谈话逻辑清晰,语言合理,但是在当讨论到了有关于黑影儿的这个问题的时候,周黑撅的妻子的情绪是越来越激动,逻辑也开始了混乱,语言则变得不清晰。看到了这个状态,记者知道事情的真相与自己的猜想是越来越近了。

  “我能带着嫂子去市里的医院做一次仔细的检查吗?我怀疑是嫂子的自身的问题,导致产生了一些幻觉。”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妻子除了小时候得过一次小儿麻痹症,在其他的比如生活,交流等方面,都是正常的。”

  但是在记者的再三真诚的恳求下,同时也是为了能够消除自身的顾虑,周黑撅中也是同意了记者的提议,答应记者带自己的妻子去医院做一个具体的检查。但是检查的结果同样也在记者的预料之中,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经过在医院的一番仔细的检查,让医生给出了肯定性的答复,原来周黑撅的妻子身患精神方面的疾病。

  洛阳农村发生怪事,村民家中家具会自行换位,疑似遭到大蛇报复插图13

  “像她乱扔东西,出现这种幻听幻想,这样的症状作为前提下,她一般对自己的行为就没有什么知觉了,她这是属于精神病的一种。”

  洛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病院医生分析到。原来在医生了解周黑撅的妻子的过往史的时候,我们知道了,在前一段时间周黑撅的妻子怀孕,但是在最后的阶段却是出现了意外,最后导致了胎儿的流产,然后又结合着其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小儿麻痹症会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大脑的发育,这边造成了在大脑发育的时候,可能受到了一些压迫,然后又在上一段时间遭遇了这种剧烈程度的刺激。所以说在精神上出了一些问题。

  但是如果说,家族的妻子有精神病方面的问题,那么老周和小周又是为什么会同样的感觉家里出现了鬼呢?

  原来在精神病的发展史方面,有一种叫感应性精神病。也就是说从每天的耳濡目染的环境中,很容易造成与他人达成共识的一种情景。但是对于为什么老周的妻子能够一个人将棉袄扔出窗外,或者是抬动机器,医生解释的是,当精神病人发病的时候,力气不是寻常状态下能比的。

  “唉,怎么会患上了精神病呐!”

  虽然房屋闹鬼的事情到最后已经水落石出了,但是众人的心情也没有变得有多么的愉快。因为妻子的精神病已经严重到了必须依靠药物进行协助治疗的地步,所以说,老周的一家即将面临着巨额的精神治疗费用。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2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