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系列:天花板上倒吊着的人

  小莉自从搬进这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公寓后,一直就睡眠不好。每天晚上总是睡不踏实,她总觉得房间里除了她以外,还存在另外的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小莉来自偏远的农村,今年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个城市,在一家合资公司做平面设计。要知道,农村孩子能留在城里并且有份收入不错还不用出力气的工作不容易。所以小莉特别珍惜这份工作,把别的像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用来打扮和恋爱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所以至今她还是单身。

  其实小莉长得还算是不错,勉强可以用漂亮来形容,身材也是凹凸有致,总体来说能得个七十五分左右。所以还是有不少男同事追求小莉的,可这些人小莉一个都看不上。不是她眼光高,而是她觉得那些追求者都有些浮夸,没有一个是那种安安心心踏踏实实过日子的。

  毕竟小莉从小在农村长大,耳濡目染间,不自觉的就养成了男人要踏实过日子的才是好男人的这种稍微有些封建的思想。当然,在这个城市里从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里面找个能达到小莉要求的确实不容易。所以小莉也就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间租来的小公寓里。

  小莉很喜欢这间小公寓,虽然不算大,但是对于单身的她来说也不算小。而且装修的也不错,最最重要的,是租金便宜,完全在她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搬到公寓里几天以后,同事们都发现小莉脸上多出了两个黑眼圈,而且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总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了。同事们都知道小莉是那种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都以为她只是工作太辛苦。连部门经理看到小莉的样子都劝她要注意身体,工作起来不要太拼命。

  小莉只能微笑着语气中略带感恩的答应着经理的关心。其实,她心里的苦又能向谁倾诉呢?她没有朋友,出了认识这些一起工作的同事们之外,她在这个城市里甚至都没有一个熟人。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小莉第一天搬进公寓开始,夜里,她就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了。她听到房间里有一种“啪嗒……啪嗒……啪嗒……”的声音,仿佛是一个穿着皮鞋的男子在房间里走开走去一样。

  黑暗里,小莉睁开眼,借着月光扫视了一眼整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可是那种奇怪的声音仍在继续。虽然从她一睁开眼之后声音就小了很多,但却并没有消失。小莉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声音是来自天花板上面的。

  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还是什么都没有。小莉想,也许是楼上的住户还没睡,在家里溜达吧!可是会有人半夜穿着皮鞋在家里溜达吗?也不是不可能,现在这个社会,什么人没有啊?!

  这样想着,小莉就在这“啪嗒……啪嗒……啪嗒……”声里勉强进入了梦乡。可是她一直睡不踏实,总是睡一会就被这烦人的“啪嗒”声吵醒,然后再睡一会,又被这“啪嗒”声吵醒。如此反复下去,直到天快亮起的时候,那烦人的“啪嗒”声这才消失。可是,这时小莉也马上要起床上班了,就算再睡也睡不了多长时间了。

  第二天晚上,小莉还是在同一时间被同样的“啪嗒”声吵醒。小莉想,明天一定要上楼去看看,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就在这“啪嗒”声里,小莉又是一夜没睡踏实。

  第三天晚上,小莉再次被天花板上的“啪嗒”声吵醒后,她才想起今天忘了去楼上看看了。其实也不能说是忘了,小莉的性格天生就有点软弱,胆小怕事,得过且过,如果不是把她逼急了,她实在是不愿和陌生人接触。就这样,小莉又是一夜没睡好。

  第四天晚上的时候,小莉实在是忍受不了楼上的声音了。于是在第五天下午下班后,硬着头皮上了楼。可是她敲了半天门,根本没人开门。看来是家里没人啊!小莉只好下楼回了自己家。可是半夜,那恼人的“啪嗒”声又准时响了起来。这下小莉彻底烦了,想爬起来直接冲上楼去敲门。可是犹豫了半天,她还是捂着耳朵睡了。

  第六天是周末,小莉不用上班,她睡到中午才起床。这一上午,没有了那烦人的“啪嗒”声,她睡得很踏实。起床后,小莉决定再次上楼去看看。可是同样的,敲了半天门还是没人开门。就在小莉刚准备下楼的时候,从电梯里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看到小莉在敲门就问她是不是有事。

  小莉赶紧说道:“哦,你好!是这样的,我是楼下的住户,半夜里总听到楼上有动静,吵的我睡不着。你看,为了大家都能好好休息,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尽量晚上不要穿皮鞋在家里散步?”说着,小莉还看了一眼中年人脚上的皮鞋。

  “你说这屋里有动静?晚上有人穿着皮鞋在屋里散步?”中年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小莉,接着说道:“这不可能!因为这房间现在根本没人住。我是房东,半个月前上一任住户搬走后,这个房间我想留着做仓库,所以一直空着。不信你进来看看。”说着,中年人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带着小莉走了进去。果然,里面和中年房东说的一样,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根本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这下,小莉傻眼了。既然楼上没人住,那自己每天晚上听到的“啪嗒”声又是什么呢?难道有鬼?想到鬼,小莉在大白天里突然觉得后背发凉,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让她的头发都几乎竖了起来。

  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己家,小莉喝了口水定了定神,想起天花板上在夜里发出声音这一现象,在学校的时候老师给出的解释——这种声音是脆性材料(如玻璃,水泥等抗压能力远大于抗剪能力的材料)断裂而发出的声音,换句话说,一般就是混凝土开裂发出的声音,如地板砖的找平层,吊顶部分,由于导热能力差,变形不同,导致开裂(包括顶层)。这种动静很大,但很正常,不用担心,一般频繁发生在春秋换季温差大的季节,原因是释放残余内应力。

  小莉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遇到的声音太有规律了,绝对不会是老师说的混凝土开裂能解释的过去的。所以,小莉决定去找这个城里很有名的一个大师给自己看看。

  到了大师那里,排了半天队才轮到她。大师一看到她,还没等她开口,大师就说到:“姑娘,你的事我帮不了你。得其果必先种其因!你既已种其因,亦必承其果。我只能给你一个建议,你去买面镜子放在正对床头的墙上,到时你自然会明白是怎么回事。”说完之后,大师无论小莉怎么问,都只是摇头不语。小莉无奈,留下钱后打算离开。大师喊住她,竟然把钱又给了她。没办法,她只能怏怏的离开了。

  按照大师的吩咐,小莉去买了一面大镜子装在了床头对面的墙上。忙完这些,天已经黑了,随便吃了点东西,小莉就上床躺下了,心烦意乱的等待着大师说的所谓的结果。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夜,她又被“啪嗒”声惊醒。一睁眼,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看向了今天刚装在床头对面墙上的镜子。镜子里的景象直接把小莉给吓傻了。在那一瞬间,小莉长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睛瞪的几乎要爆裂开来。而她的心脏越跳越快,越跳越快,几乎就要跳出胸膛了。身体也陷入了一种冰冷的僵硬状态,一动都不能动了。

  小莉看到,在镜子里的天花板上,头朝下倒吊着一个人。这个人把天花板当做地板一样倒吊着身体在上面“啪嗒……啪嗒……啪嗒……”的走来走去。这个人全身血肉模糊,身体几处骨骼还断裂变了形,整个身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姿态。脚上是一双沾满血的皮鞋,每走一步,在“啪嗒”声里同时给洁白的天花板留下一个恐怖的血脚印。

  两只死鱼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小莉,在天花板上围着小莉的床一圈一圈的不停走来走去。由于倒吊着身体,他的脑袋离小莉很近,小莉从那张七窍流血的青灰色脸上认出了那个人。

  他叫赵伟,是小莉的同事,也是小莉的追求者之一。可是早在七天前,在小莉搬来这个公寓的那天晚上,他就死了。原因是帮小莉安装窗帘时不慎从开着的窗户掉了下去,八楼,当场死亡。

  一个星期一来,小莉听到的天花板上的“啪嗒”声,就是早已死去的赵伟,倒吊在天花板上,死死盯着她,围着她的床一圈一圈的不停的走着。

  啪嗒……啪嗒……啪嗒……

  *****

  盗友们好,最近有盗友反应,《盗墓记》的前面章节不方便阅读,不好找。如果想从头连续阅读北派六哥长篇小说《盗墓记》章节,请移步“相关链接”阅读。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2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