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荒郊野外走夜路遇见小鬼趴在背上,小伙胆战心惊21

  民间鬼故事:荒郊野外走夜路遇见小鬼趴在背上,小伙胆战心惊21插图1

  图来自网络

  上一章点击文字链接,

  民间鬼故事:乡村怪谈之鬼童的传说,小孩子死了不能乱葬20

  本故事的连续标记,开头是民间鬼故事,结尾是阿拉伯数字01,02,等等。所以很容易找到相应章节。

  “油爷,我刚才感觉有点不太对,要是鬼童的话,您不应该是那么紧张。油爷,您就说实话吧!”葫芦说道。

  老油叹了口气,说道:“得了,瞒不过你们。刚才那只的确不是鬼童。起初我也是看走了眼,以为他是鬼童。没想到,刚一回头,没一会儿功夫,那小鬼就爬到了老八的身上。起初,我没在意,谁知后面那小鬼突然变了脸,连我都吓了一跳。那小鬼的脸上竟然没有五官。你说这事儿,吓人不?所以刚才,我一直不让你们回头,就是怕你们看到这没有五官的小鬼会吓到。”

  “油爷,这既然不是鬼童,听您的意思也不是鬼灵,那是什么?”老七捉摸了半响,也觉得不对劲。

  老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道:“那极有可能会是只‘丑’鬼。如果是丑鬼的话,那事情就有些不太好办了。丑鬼,比一般的鬼灵还凶猛,他的灵力也比鬼灵强。鬼灵,一般就会玩个鬼遮眼,让人陷入绝望和恐惧之中后,就会吞噬恐惧之人的灵魂。但,‘丑鬼’的灵力很高,他不光可以迷惑人,还会直接杀死人。甚至让人自杀。”

  “油爷,你说这丑鬼,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丑鬼是怎么形成的?”老七不解的问道,同时这也是葫芦迫切想知道的。

  老油有些支支吾吾,不想告诉二人,但架不住老七和葫芦一直问个不停。

  于是老油就问道:“你们听过戏没?”

  老七和葫芦都摇头。

  老油见二人摇头,就知道这俩后生没听过戏。忙说道:“这戏曲中有五角,叫生旦净末丑,这丑角摆在最后。而这丑鬼的形成,也跟丑角有关。丑角,一般是指形象不好的人来演的角色。而这丑鬼,就是其中一个,因为他没有脸,没有五官,只有一张皮。所以有些恐怖,人们就称之为丑鬼。这便是丑鬼的由来。但后来的丑鬼形成,多半是有人故意炼制,或者说故意在小孩子下葬的地方做局,改变风水,这样这小孩子就倒了霉了,就会变成丑鬼。从而有着一股子强大的怨念。”

  二人听的是头皮一阵发麻,护身发颤。不知是冷,还是真害怕。

  “油爷,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葫芦忽然疑惑道。

  老油也是一愣,说道:“你说说看,你怎么想的?”

  葫芦丢掉烟头,说道:“油爷,你看啊,刚才您明明看到那丑鬼趴在老八的肩膀上,当你一喊的时候,我回头,没看到丑鬼哪儿去了。你说,这丑鬼既然出来捣乱,不会平白无故就消失不见了吧!”

  经葫芦这么一说,老七也想了起来。有些害怕的说道:“是啊,油爷,这丑鬼是真的走了,还是躲了起来。”

  老油似乎没听到的二人的对话,一个人陷入了思绪之中。

  “油爷,您怎么了?”老七问。

  “油爷,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葫芦问。

  老油忽然清醒过来,赶紧起身向后退去。边退边说道:“老七你放开老八,还有你葫芦,你们俩赶紧过来。”

  老七被老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是退还不是不停。

  同样困惑的还有葫芦,葫芦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油的话一出口,葫芦就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比较相信老油,赶紧起身走到了老油的身后。

  “老七,你还愣着干吗?快松开老八,过来。!”老油见老七无动于衷,赶忙说道。

  老七迷迷糊糊的,刚想问为什么,这三个字还没吐出来,就突然被一把大手抓住了衣领,从地上起了来。

  这时葫芦算是信了,他看到了老八起身站了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抓起了老七,就像抓一只小鸡如此轻松。

  当老七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自己已经被老八抓在手里,还提了起来。

  这时老七才知道恐惧。

  “嘿嘿,你应该早听他的,现在你想跑,可是晚了!”老八抓着老七忽然开始阴笑。

  “孽畜,赶紧放下人!”老油骂道。

  老八阴笑着说道:“啧啧,就凭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你要我放,我就放吗?”

  “你、、、、、、!”老油气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老头,你不是挺能耐的吗?”老八继续挑衅道。

  “你要是不上了老八的身,我一定把你打得魂飞魄散。”老油说着掏出了桃木小剑。

  “老头,你别激我,没用。”

  “你到底想怎么样?”老油问。

  “不想怎么样,就想你们留下来陪我玩玩。怎么样,你们考虑下?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否则,你们别后悔。”说完,老八又是一阵阴笑。

  那阴冷的笑声,在这寂寥的黑夜里显得那么刺耳和恐怖。仿佛是一支来自地狱的喪歌。

  “你这孽畜,不要以为你上了老八的身,我就治不了你。”老油的话说完,就握着桃木剑冲了上去。一剑就刺向老八的心口处。

  葫芦见老油突然下手,还是杀招,不由的吓了一跳。

  老七有些哭丧着说:“油爷,您可得救我啊!”

  丑鬼见老油不理会他,竟然还向自己发动攻击,有些生气。见老油的木剑已经刺向自己的胸口,急忙用老七挡在了前面。

  老油那一剑眼看着就要刺到老七,只见老油突然收手,借势抓住老七,向丑鬼的下盘攻去。

  丑鬼始料未及,被老油一脚踹中了大腿,手中一松,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

  老七被老油抓了回来,扔在了老油的身后。

  老八起身笑了笑,“老头,你挺奸诈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今晚你们都得留在这。”

  丑鬼说着就发怒了,双脚渐渐的离地,脚尖点地面平伸展着双手。悬浮在了地面上。

  老油猛的后退一步,他知道这丑鬼也发怒了。只见一阵阵阴冷的寒气从老八的身上散发出来。

  老油见丑鬼好像在蓄积能量,不由分说,抄起桃木剑跳起就是一剑,想着丑鬼的刺去。

  那丑鬼忽然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转而出现了老油的身后。

  老油冷不丁,吓出一身冷汗。

  老油冷不丁,吓出一身冷汗。

  当老油愣在那里发呆的时候,那丑鬼上去重重的一脚踹在了老油的悲伤,老油始料未及被一脚踹翻在地。

  丑鬼漂浮在空中,盯着老油冷笑,那冷笑的口吻中带着些许的轻蔑。似乎他在玩弄老油。

  “老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手里有天斩绝命剑,你还是不行!”丑鬼冷笑道。

  老油痛的坐起身,还没动手,听到丑鬼所说的“天斩绝命剑”,顿时又愣住了。他心里开始疑惑,这剑自己都不认识,这丑鬼怎么会说是天斩绝命剑?老油摇了摇头,眼下不是想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赶忙走到丑鬼的面前,骂道:“没想到,你这孽畜还这么厉害!”

  “你没见过的还多着那!老头你服不服?”丑鬼调笑道。

  老油着实没有想到,这丑鬼的道行居然如此深,看来这丑鬼少说也有百年了。老油笑笑说道:“算你厉害,我老头子就算死,也要跟你拼到底。”说着老油就向着丑鬼杀去。

  只见那丑鬼迅速一闪,绕道老油的身后,一把就把老油给提了起来。

  就这么的,老油被丑鬼抓了起来,双脚离地。任凭老油在怎么努力,可是一点劲都使不上。老油的心里突然凉了半截。

  那丑鬼又是发出阵阵的冷笑,这回没有说话,直接就把老油给扔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痛的老油在地上哀嚎着。

  丑鬼见老油被摔在地上,高兴的大笑起来。

  葫芦见状,感觉事情不妙,连老油都对付不了,只恐怕四人这次难逃一死。心里突然有些绝望的气息在蔓延着。当下,葫芦叹了口气,握着军刀就向丑鬼杀过去。这回葫芦是下了决心了,就算连着老八一起杀,他也得跟丑鬼做个最后的生死一搏。

  丑鬼见葫芦提着军刀过来,只是发出轻蔑的一声冷笑,漂浮着也不动,他在等,在等葫芦靠近自己。

  葫芦此刻是显然昏了头,剩下的一只手臂提着刀就向老八的心窝刺去。

  只见,那刀眼看着就要到了老八的心窝,丑鬼跟着一闪不见了。还没待葫芦反应过来,自己的后背就挨了狠狠的一脚。

  这一脚话说那是相当的重,直接让葫芦没办法起身,后来还留下了后遗症。

  葫芦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好像是腰被抽踢坏了。

  丑鬼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人,发出一阵刺耳的冷笑。冷笑过后,四周围的阴气越来越重,老油知道,丑鬼是要做最后的一击了,他想弄死四人。

  阴气的弥漫中,老油看了看葫芦河老七,摇头叹了口气。似乎,老油也陷入了恐惧的绝望之中。

  丑鬼迅速的飘动着身影,直奔老油而去。

  “娘的,小东西,给我住手!”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丑鬼闻声停了下来,看着老油的身后。

  只见老油的身后,走出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身着一身破烂的棉袄,胡子拉碴,蓬头垢面,怀揣着双手走到老油的面前。

  未完待续……

  你希望一天几更?请投票支持 单选 0人 0% 一天一更! 0人 0% 一天两三更。

  你希望什么时间更新? 单选 0人 0% 早上八点前。 0人 0% 晚上十点前。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52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