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店女老板自述:半夜渴望男女之人的狗血故事

大家好,我是静姐。

上一期我讲了一个女人,她不愿意走既定的人生道路。这一期故事的主角则相反。

她的名字叫安宁。

她只想安于现状,过上平稳安稳的生活,但她就是得不到。

安宁不是我的顾客,也不是我的朋友,但是因为她老公深夜光顾我的店铺,暴露了他的出轨行为,我和她就认识了。

她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发现老公出轨还能冷静思考的女人。

我对她很好奇。

因为她的冷静有点变态,当我渐渐了解她,知道了她的故事,然后我渐渐明白了为什么。

一个

一个偶然的机会,安宁发现在丈夫的微信支付记录里,有一笔转账到我名下,金额299元,时间是凌晨一点。

她觉得不对劲,就悄悄记下了我的账户名。

我的账户名就是我的店铺名。她用地图软件查了一下,搜了我的店,直接找到了。

然后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老公晚上来买成人用品,她根本不知道。别想太多,肯定是出轨。

但是安宁当时的反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她没有过度的悲伤和愤怒,而是出奇的理智。

她想了一会儿,对我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

于是安宁给我发了她老公的照片,告诉我如果她老公再来我店里,让我第一时间通知她。如果他和其他女人一起来,我最好给狗和那个男人拍张照。

安宁也说不让我白帮忙。只要我能帮她收集到她丈夫出轨的证据,她就会出高价买下。

我答应了她,但之后,她老公再也没来过。

而我和她也渐渐成为了朋友,也许是因为我不在她的朋友圈,所以她告诉了我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她说她五岁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快点老去,然后每天和猫一起晒太阳。

直到老公出轨,她人生最大的追求就是过安稳的生活,最好不要有什么变故和波折。

可惜事与愿违。

成人用品店女老板自述:半夜渴望男女之人的狗血故事插图1

2

安宁一岁时,父亲因车祸去世。

她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日子很不好过。

母亲和女儿住在一间画房子里。房子是租的,只有一个房间。

那个房间冬天冷夏热,一下雨就漏雨,一吹就灌满空气。唯一的好处就是房租便宜。

外面是一个小厨房,用的是工地不需要的石棉板。简陋的厨房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蜂窝煤炉。

上厕所是平静的童年噩梦。她要去街对面的公厕,冬天冻屁股,夏天有苍蝇。最可怕的是老鼠。他们甚至在人们蹲在厕所的时候偷偷摸摸地走过他们的脚。

安宁在这个画室里一直住到十三岁。

她怕穷,怕饿,怕冻,所以她努力学习,这是摆脱贫困的唯一出路。

她想住在一个不用在外面上厕所的房子里。

她想穿自己的衣服,而不是邻居姐姐淘汰的衣服。

她想有自己的床,而不是睡在沙发上。

作为一个年轻女性,她对自己家庭贫困的原因也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她总是想,“如果我有一个父亲,我现在会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吗?”我能有自己的桌子吗?”

冬天,我妈在门外点炉子的时候,让她泪流满面,手也因为经常干粗活冻伤了。

这时候安宁也会想“如果爸爸在的话,妈妈不也要这么做吗?”

不仅安宁这么认为,她妈妈也这么认为。

母亲时不时会抱怨早逝的丈夫,也会怨恨上天对她的不公。

那时候她妈妈还年轻漂亮,很多男人追求她,其中两个差点成了相安无事的继父。

但是,在安宁看来,那些男人并不真诚。他们就是骗她妈,想占她便宜。根本没人真的想娶她妈。

那些男人只会说好话。

当时安宁就想,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能给她稳定生活的好男人。

如果那个男的有房,有工作,只想娶她,丑不丑,矮不矮都无所谓。

这是她最初对婚姻的看法。

安宁十三岁的时候,妈妈带着她从一个画屋搬到了一个独院的平房。

租房子的钱来之不易。我妈连续一年没休假,创下了她服装厂的纪录。工厂在年底给她发了奖金鼓励她。

除了奖金,领导提拔她为组长,工资也比以前高了,可以住更好的房子。

后来安宁又搬家了,最后住进了那栋楼,那是服装厂的宿舍楼,也是她妈妈努力的结果。

后来安宁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点大学。

大学里,安宁遇到了第一个追求她的男生。

情人节那天,她收到了一束红玫瑰。我想知道是谁送的。

我的室友非常羡慕。她看着这束玫瑰,摸着花瓣,摸着茎上的刺。她什么也感觉不到。

既不开心也不不开心。

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花钱买几天就枯萎的花。

之后,神秘男孩每两周给她送一束花。她觉得很无聊,觉得如果再寄,一定会拒绝。

她生日那天,男生终于出现了,亲自送她第九束花,向她表白。

她干脆拒绝了。

她说:“我早就想告诉你,我不喜欢花。你真不该再花钱给我买花了。”

“你为什么不喜欢?”

鲜花一周就枯萎,有什么用?有买花的钱,还不如多买几个肉包子,至少吃了管饱。”

男孩看着自己手里的鲜花,苦笑:“你还真务实。”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不会在大学谈恋爱,谢谢你喜欢我,但是对不起,我不能做你女朋友。”

安宁说完,转身就走。

男孩绕到她面前,追问:“为什么不能在大学谈恋爱?”

安宁看着他,淡淡得说:“因为大四有可能分手,既然没结果,我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还不如多看看书。”

男孩笑了笑,松开了她的手,“好,那等你毕业了我再来找你。”

“随便你吧。”

安宁冷漠走开,她就这样孤独地走回宿舍,又一个人孤独地走过大二,走过大三,走到了大四的毕业季。

她没有找男朋友,也没有关注过其他男生。

她不想做无谓的感情投资,也不相信任何男人的诺言。

甚至连那个对她表白过的男孩的长相,都忘记了。

在二十几岁的年纪,她不接受别人的爱,也不敢去爱别人,务实地活着,聪明又笨拙地活着。

成人用品店女老板自述:半夜渴望男女之人的狗血故事插图3

4

大学毕业后,她开始了北漂的生活。

在工作的第二年,她通过同事介绍,认识了她的丈夫。

他是建筑师,收入可观,在北京有房子,比她大八岁,个子高高的。

两人见了三次面,就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男方家里觉得男人岁数大了,就一直在催婚,于是男人就向她求婚了。

建筑师的一切条件,都符合安宁对另一半的一切幻想。

他收入稳定,有房子,人看起来也挺老实的,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结婚,长得高高的,算不上非常帅,但绝对不丑。

所以半年后,两人就领证结婚了。

婚后,丈夫让她辞去了工作,当起了全职主妇,然后两人开始准备要孩子。

婚后的那两年,是安宁长这么大,过得最舒服的日子。

她终于有了一个家,日子安稳太平,这正是她想要的。

虽然丈夫经常加班,但她不介意,住在大大的房子里,冰箱里有丰富的食材,衣柜里有一沓现金,这样的安稳生活,她很知足。

直到她发现了丈夫购买成人用品的消费记录,才开始起疑心,然后稍微留意,就确定了丈夫出轨的事实。

她没有跟丈夫挑明,也没提出离婚。

经过一番考虑,她悄悄在卧室里安装了摄像头,然后跟丈夫说,她想和闺蜜去旅行,大概七八天。

她想尽可能找到他婚内出轨的证据, 然后在离婚时,就可以依法提出损害赔偿。

听到她要去旅行,丈夫很支持,说她是该出去转转,然后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

安宁笑着说:“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丈夫又说:“那到了新地点,记得跟我报平安。”

安宁依然笑着点头。

当丈夫想帮她收拾行李的时候,她没有让他碰她的衣服。

他们之间,纵然没有山盟海誓的爱情,他也是安宁曾想过一辈子的人。

可是他出轨了。

现在安宁只要一看到他,就会想到他那些加班的夜晚,是和另一个女人在滚床单,安宁就觉得异常恶心。

成人用品店女老板自述:半夜渴望男女之人的狗血故事插图5

5

安宁提上行李箱,随便报了个小型旅行团,坐上了飞往云南的飞机。

到了当地后,她又跟着导游换乘大巴车开始各处转景点。

她的心思不在沿途的风景,所以根本不关心这是要去哪儿,只是沉默地跟着大家往前走。

她会时不时的看手机,打开摄像头app,看一看家里的监控,看看丈夫有没有在她离开的时候,把那个女人带回家。

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想看到他们在一起的录像,又不想看到。

旅行第三天,她乘坐大巴车从山寨离开,返回城市。

汽车行驶在蜿蜒的盘山路上,几声闷雷后,下起了大雨。

那雨噼里啪啦的,让人心里直发慌,安宁却顾不上担心这场暴雨。

她的注意力全在手机上。

连接着家里摄像头的app,正在运行着,通过手机,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和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急切地进了卧室,猴急地撕扯彼此身上的衣服。

她从没有见过丈夫对自己这么热烈过,原来他不是温柔,只是对她没有兴趣而已……

安宁的心狠狠的痛着,眼泪逼上眼眶,但她顾不上流眼泪,也不想流眼泪。

她把那两人龌龊的一幕全都录制下来。

大巴车突然颠簸了一下,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语音按键,正好车里的人发出了惊慌的叫声,那叫声通过她的手机,传到了摄像头的那端。

正在床上激战的两人停了下来,循声看向了摄像头,丈夫慢慢凑近摄像头,他的眼睛仿佛通过摄像头,盯着安宁。

安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随后,录像终止,画面呈现一片漆黑。

安宁的心沉下来,显然,摄像头被发现了,也被丈夫毁掉了,但好在她手机里已经备份了录像。

她把手机放在了包里,准备第二天就结束旅行,返城。

就在这时,大巴车的左前车轮突然陷进泥坑里,原地打滑就是出不来。

安宁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深山里,而他们正遭遇一场特大暴雨。

道路一旁的山壁上,已经有碎石开始往下掉。

司机号召大家下车推车,赶紧脱离险境要紧,于是安宁跟着其他人一起下车。

大家刚走下车,一块巨石从山坡上滚落下来,正好落在车头前面,挡住了去路。

与此同时,更多大石块滚落下来。

“大家快跑!”

随着司机一声大喊,所有人都朝前跑去。

安宁跑了两步, 又折回去,朝着大巴车方向跑。

快要跑到车上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她身后追上来,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你疯了吗?”

“我手机还在车上! ”

安宁说着就要甩开男人,那手机里有她离婚打官司的筹码,她必须带上手机。

“都什么时候了,还管手机?赶紧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就在男人朝她大喊的时候,已经有更多落石从山坡上滚下来,前面的路被堵死了,眼看就要发生大规模的山体滑坡,男人只好拉着她往回跑。

就在他们从那一段山路跑开之后,整个山体滑坡了,刚才那段道路也被山石压垮,至于他们的大巴车早就看不见了。

安宁继续跟着陌生的男人在大雨中狂奔,大雨磅礴,山石巨响,好像一切世间烦恼,在这一刻都变得不值一提。

而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6

他们和大部队分开了,又因为返城的路已经堵死,所以他们只能往回走,重新回寨子里去。

大雨渐渐停了,男人依然攥着安宁的手腕,在泥泞的山路上走着。

安宁偷偷看一眼身边的男人。

他一直没理过安宁,只留给她一张冷峻的侧脸,看起来很生气。

她低声地说了句:“对不起啊,连累你……”

男人瞪了她一眼,“你这些天一直在看手机,那么喜欢玩手机,干嘛还出来旅游?”

安宁低下头,不想解释什么,就默默地跟着男人往前走。

天很快就黑了,而他们还在山路上,安宁有点害怕了,就问:“咱们现在怎么办?还有多远到山寨?”

“前面有座破庙,先在那凑合一晚上,明天再赶路,然后就去山寨等着救援就行了。”男人没好气地说。

“哦。”安宁又看了男人一眼,试着挣脱男人的手,“你松开我吧,我自己能走。”

“谁知道你是不是又要跑回去拿手机,我可没力气再去追你。”说着,他更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安宁感受着他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虽然是在黑黢黢的山路上走着,倒也心安了不少。

两人又默默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安宁果然看到了男人说的那座破庙,门口的匾额都掉了。

安宁跟着男人走进去后,男人转身就把破旧的庙门关上了。

她心里开始发慌,在这荒山野岭的破庙里,且不说会不会有毒蛇猛兽来光顾,如果身边这男人就是个禽兽……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再看向男人时,他已经把上衣脱了……

7安宁看到男人脱了上衣,心里一阵慌乱,连忙转过头去,假装没看见。

她蜷缩身体,靠在破庙的案几前,却用余光看到男人脱完了上衣,又开始脱裤子了。

“你不脱吗?”男人说着,来到她旁边坐下。

安宁却犹如触电一般,蹭的从地上站起来。

“你干什么!我提醒你啊,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乱来,头上三尺有神明,山神都在看着你呢!”

男人盯着她看了一瞬,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尤其是在她的胸脯徘徊了两秒,摇摇头。

“姑娘,你真高估自己了。”

安宁连忙用手挡住胸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刚淋了雨,穿着湿衣服会感冒。而且你在挡什么啊?”

他这是在讥讽她……小?

小吗?安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好吧,是不算大。

她突然想起丈夫出轨的那个女人,那女人的身材好像很好……至少胸比她大……

想到这,安宁愤怒又委屈,冲着男人喊道:“小怎么了!小就可以被无视吗?小也是胸!”

男人惊了,见过“小兄妹”,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兄妹”。

“你受什么刺激了?”

他话音未落,安宁的眼泪已经掉下来,然后越流越多,就像那场说来就来的大暴雨。

男人有点懵,就对她说:“我跟你开玩笑的,其实你这身材,也还可以的,你别太自卑。”

“你才自卑呢!”

说着,她瞧了一眼男人的身材。

只穿了一条短裤的男人,腰是腰,臀是臀,腹肌竟然还有1、2、3、4、5、6、7、8……

他的身材,好像还真挺好……

8

“看够了么?好看不?”男人打趣似的问她。

安宁又是生气,又是尴尬的,干脆低下头不再理他,小声抽泣着。

男人就安慰她说:“其实你不用害怕,这条山路我走过几回,明天再走上一两个小时,就能到寨子,然后……”

“我老公出轨了。”安宁带着浓浓的鼻音,打断了他的话。

“就为这个哭?你出来旅游,该不会是为了逃避吧?”

“是为了收集证据,我在屋里装了摄像头,本来已经拍下证据了,结果你不让去拿手机!”

是的,这才是安宁伤心的原因。

她是很实际的人,情啊爱啊,这些太虚无缥缈,没有实际回报的东西,她犯不着那么伤心,可是那手机里有她离婚打官司的筹码!

“行啦,别哭啦,咱们萍水相逢,我就先自我介绍下吧,我叫萧然,你呢?”

“安……阿嚏……宁。”

“哦,好,安宁,我看你还是脱了吧,真的会生病。”萧然苦口婆心地说。

她瞪了他一眼,闷声把外套脱了,只剩下一件打底的白体恤,然后继续蜷缩着身子,开始发抖,紧接着又是三四个喷嚏。

好像真的感冒了,几年不生一次病的她,淋了场雨,竟然就感冒,安宁有点无语。

安宁决定安安静静地待着,让自己开启节能模式,然后就看着萧然开始忙活。

他先从兜里翻出来一个打火机,试了试,能打着,又把一个三条腿的破凳子拆吧拆吧,算是柴火了,可是庙里的东西都是潮湿的,根本点不着。

这时,萧然看见了安宁外套里露出的半截钱包。

“你带钱了没?”他问。

“干什么?”

“借我用用。”

安宁警惕得看着他,但还是打开了钱包,问他要多少。

“现金都给我。”

劫财?

但安宁一想,在这深山里,他就算是劫财劫色,她也没有办法,算了,老老实实给他得了。

萧然拿过钱,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想找到带这么多现金在身上的人,好像也不多了。”

说完,他拿着打火机一点,把安宁的钱都点着了。

“你干嘛呀,疯了吧!”安宁着急地要去抢钞票,被萧然一伸胳膊拦住了,“你就当花钱买火堆。”

火堆生好了,安宁的脸越来越烫,身上却越来越冷。

萧然叹了口气,走到她旁边,“算了,我就吃点亏,给你抱一下吧,先说好,别乱摸。”

安宁不理他,可是真的越来越冷,牙齿都开始打架了。

萧然把她抱在怀里,她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不想动了,温暖又踏实的感觉,让她不想放手。

但在这深山的破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安宁很不安宁。

外面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吓得要死。

萧然本来不害怕,却被她一惊一乍的快吓出心脏病,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开始不停地跟她说话,他问了她很多问题,她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

安宁觉得时间走得又缓慢,又舒服,渐渐的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她醒来的时候,萧然依然抱着她。

安宁已经好多了,只是骨头还有点酸痛,她睁着眼睛,透过破庙的门缝,看着雨后新山。

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树上开着她不认识的花。

在这一片盎然的绿色之中,她仿佛看到了生命的无限可能。

在她的耳畔,则是他有力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咚……

安宁不禁轻笑起来,她从来没有睡过比这破庙更破的房子,也从来没有看过比这更美的风景,更没有拥抱过这么温暖的人,没想到这么幸福。

成人用品店女老板自述:半夜渴望男女之人的狗血故事插图7

9

后来安宁和萧然走回到寨子里,在山民家里住了三天,终于回到了城市。

萧然给她留了电话,写在一张纸条上,安宁放进了已经一分钱也没有的钱包里。

而在回程的路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钱包里一分钱都没有,却不停的去摸兜,反复确认钱包还在不在。

安宁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

她一进门,就看见丈夫坐在客厅里,板着脸瞪着她。

“摄像头是你安的?”

“对。”

“你想干什么?”

安宁放下行李,被这来势汹汹的质问弄得有点想笑。

出轨的人,怎么就能那么理直气壮呢!

“我本来是想录下你出轨的证据,跟你打离婚官司,但证据丢了,我也不想打官司了,现在就想跟你离婚。”

丈夫笑了:“你吓唬谁呢?”

“我是认真的。”

“你嫁给我,不就是因为我有房子,工作好,收入高么?我对你的要求也很简单,你就乖乖当寄生虫,以后我的私生活,你不要干涉,这样咱们就算是互惠互利,怎么样?”

寄生虫?

互不干涉?

安宁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你真的是这么看我的?”

丈夫不屑地撇撇嘴,“别装的这么委屈,谁看不出来啊,你就是个典型的拜金女,你嫁人,不过是想找个男人当寄主,然后一辈子不愁吃穿。突然提离婚,是觉得我给你的生活费少了?我可以再给你加一千,要不两千!两千不够的话,你告诉我,你到底要多少!”

安宁气得浑身发抖,她扬起手,在男人脸上狠狠甩下一记耳光。

男人想还手,但终于还是捏成拳头,放下了手臂。

“安宁,你是个聪明女人,既然咱们把话挑明了,那也简单,以后你要买什么东西,凡是我能给的,都给你,但你也最好乖乖当我的妻子,不要再干涉我的私生活。”

丈夫说完,摔门离开。

安宁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曾以为可以遮风避雨的家,忽然就笑了。

这哪是家?

装修豪华,温暖舒适的屋子,到头来,带给她的安全感,还不如一个深山里的破庙来的多。

10

其实当安宁发现丈夫出轨后,不是没有向朋友诉过苦,朋友却说,“反正你图的是他的条件,偷腥这事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她对母亲也说了,母亲要她忍,因为像她丈夫这样条件优秀的男人不好找了。

条件,条件,条件!

张口闭口,谈条件。

安宁从没有这么讨厌过自己。

她终于意识到,在自己追求安稳的过程中,竟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

她曾经以为,只要日子过得殷实,就能获得幸福。

现在她明白了,她过去追求的物质,并不能给她带来真正的幸福和安全感。

她现在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获得安全感,只知道,这个家,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于是在安宁提出离婚的第二天晚上,丈夫一回到家,就看到了她放在餐桌上的离婚协议书。

“你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你滚出我的人生。”安宁看着他。

丈夫脸色阴沉着,“别怪我没提醒你,离婚后,你绝对找不到第二个像我这样条件的男人。”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这些不劳你费心。签字!”

安宁把钢笔放到他面前。

丈夫看了一眼离婚协议,说:“离婚可以,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他撕了离婚协议。

第三天,安宁又起草了一份协议,在这份离婚协议书上,她放弃了所有财产,净身出户。

这一次,丈夫签了字,彻底变成了前夫。

一夜之间,安宁失去了她为之奋斗了十几年的生活。

是有点不适应,但至少不会被人称为寄生虫了。

她觉得自己的脊背挺得笔直。

11

安宁和丈夫离婚后,重新回到了职场。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

过去,她选择离开职场,做家庭主妇,如今,她也能选择回到职场,成为达人。

她做事看重结果,这个品质放在爱情里,是有点缺乏浪漫精神,但用在职场上,简直不要太合适。

安宁靠自己的能力,不但能活得下去,还能活得不错。

只是每个下雨天,每个失眠的午夜,都让她无法控制的,想起那个和萧然在破庙里一起度过的夜晚。

她发现,她想要的很简单,也很难。

她想要雨天有人一起撑伞,而不是一个人抱着包包在大雨中狂奔。

她想要在睡不着的时候,能抱着一个温暖的身体,听他有力的心跳,而不是一个人睁着眼睛到天明。

她想要所有的苦和甜,都有人一起分享,而不是现在这样。

安宁终于明白了,她从来不是惧怕贫穷和饥饿,而是惧怕孤单。

她又想起了大学时送她鲜花的男生,她现在正是需要来自鲜花的慰藉。

于是,安宁开始了相亲之路。

她从一开始就不是个真正酷的女人。

她怕一个人的生活,所以还是要回归家庭。

朋友和同事,按照她一贯的标准,给她介绍男朋友,但她见过之后都拒绝了。

朋友们大为不解,说:“你难道不是就要这样的吗?”

安宁说,不是啊,她不需要对方有多好的条件。

“那你到底要什么样子的?”

安宁就开始对朋友们形容,她希望中的男人的样子。

他要在她生病的时候,抱着她,要在很破旧的地方,可以用钱生火,要什么都不在乎,他甚至可以挖苦她,他最好有几块腹肌……

当安宁说完这些,朋友们都纷纷摇头: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这么傻了?

安宁却又一次顿悟了。

原来,她想要的,不是随便一个男人来取暖,而是只有一个男人,能让她取暖。

12

安宁回到家就开始找钱包,钱包找到了,在阳台上晾着,是母亲帮她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钱包掉进了水池里,弄湿了。

钱包里的纸片倒是还在,可是展开纸片的时候,安宁想哭。

纸片上的数字已经被水晕染开了,完全看不清楚。

她和萧然失联了。

然后安宁踏上了寻找萧然的路。

她选择离婚,本来就已经够让人震惊了。

好不容易工作有了起色,却突然辞职,就让更多人感到不解。

安宁的妈妈都气得上火了,但最后也只好叹气说道:“算了,如果这样你能幸福,妈妈也支持你,只要你将来别后悔。”

安宁抱了抱妈妈,带上行李,去了云南,住在了她和萧然曾经去过的那个寨子里。

她在等萧然的出现,尽管她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很小,也许等一辈子也等不到他,但她还是想等一等,试一试。

老天爷总算还是心疼了一下安宁。

住进寨子的一个月之后,安宁在一个最寻常的早上,打开窗户,拿着牙刷,迷迷瞪瞪地刷牙,刷着刷着,就看见远处的小路上出现了一抹明亮的橙黄。

她揉了揉眼睛,那抹黄是一束向日葵的颜色。

抱着向日葵的,是一个男人,他来到她的竹楼下,看着窗户后那个拿着牙刷,满嘴泡沫,头发蓬乱的姑娘。

“你怎么来了……”她含着牙膏泡沫,含含糊糊的,傻里傻气地问。

“听说你在等我,我就来了。”他说着举了下手里的向日葵,问她:“好看么?刚剪下来的。”

安宁放下牙刷,吐了牙膏沫,跑下楼去,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喂喂喂,你要不要矜持点啊!”萧然笑着揉了揉她蓬乱的头发,又用手指抹了下她嘴角的牙膏沫。

安宁傻笑着,“我不喜欢虚的东西,矜持又不能当饭吃。”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嗯?你认识我?”

13

萧然便问她:“还记得那个大学给你送花的男生么?”

安宁想了想,点点头,拧着眉头问:“你就是他?不对啊,他不长这样,你整容了?”

“我是他室友,当年他开始追你的时候,我也挺喜欢你的,本来还想跟他竞争一下,但生了场病,休学了两年,等我痊愈了,你也毕业了。

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你除了读书和吃饭,唯一浪漫一点的爱好,就是旅行,我就做了兼职导游,毕业后,就用我爸给我结婚的钱,搞了个旅行社。

没想到还真能遇见你,我一看见你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旅行社里,就跟着你来了云南,还指望你对我有点印象呢,没想到你根本不认识我,还全程看手机,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那现在我还让你失望么?”

他凑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安宁羞红了脸,他们一起走进竹楼,走向了不孤独的未来。

安宁的故事,让我想起了辛夷坞写的《浮世浮城》。

那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写,我想大概道出了安宁的心声,也道出了我们女人的心声,是这样写的:

“对于女人而言,什么是所谓的安定?除了物质方面的考虑,恐怕也不过是午夜时分身边一道悠长的呼吸。不用他做什么,可他只要在那里,伸手就能够触碰到,人就感觉没有那么孤独。”【图/来源网络,与文无关,侵删】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系作者原创,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原创文章,作者:go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184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