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

“我已经工作了几十年,我的一生都是清白的。我很想为家乡做点事。”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摇了摇头。“我做错什么了吗?”

这个叫赵永贵的老人很委屈。他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成为“残破之人”的。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1

网络图

这个问题没人能替他回答。赵永贵想了一下,坚定地说:“我不后悔。”

这样的委屈不止赵永贵一个人,和他一起带队修桥的其他五位老人也不理解。他们捐款为家乡建桥,是如何成为“失信人”的?

筹钱修桥,欠下巨款

这6位老人都住在古蔺县二郎镇铁桥村。为了彻底改善当地的交通状况,他们率先规划并实施了修建平路桥的项目。

大部分村民都很感激,给了他们六个人一个尊称:造桥六贤。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3

朱樵刘闲

公路桥刚建成的时候,六个老人都很开心。他们觉得虽然施工过程中有人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遇到了很多问题,但最后还是做成了。

在往返的路上,村民们少了很多障碍,这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想实现的。

他们万万没想到,仅仅因为发起修建这座公路桥,他们6人就全部被法院强制执行,成为“失信人”。

施工方说修建公路桥花了50万左右,其中30万左右还没收。尽管他们一再催促,他们还是没能追回剩余的钱。

无奈之下,施工方只能将主持修桥的6位老人告上法庭,希望法律能帮他追回欠款。

经法院依法判决,这六位老人已全部被执行,财产已被冻结或扣划。其中,退休工人赵永贵存款22万余元已被冻结,其中6万余元已被扣划执行。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5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甘忠良妻子住院时,儿子寄回2000元,也是执行死刑。

李先辉家养的三头黄牛也被法院依法查封。

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他们尽了最大努力做了一件好事,村民们都很感激,却收到了法院发的《限制消费令》、《申报财产令》,这意味着他们成了大家口中的“莱莱”!

这样的六个人很委屈,明明是做好事,而且付出了很多钱。为大家搭建桥梁,解决这里的出行困难,需要时间和努力。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六个人要造桥?

虽然这里很久以前就修了一条上山的村道,但是因为没有公路桥,村民们最多只能骑摩托车,汽车无法通过,就连摩托车也只能推着通过索桥。

铁桥村的名字来源于当地的索桥。

住在山里的村民只能通过这里去古蔺县。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7

网络图

这座斜拉桥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斜拉桥经历了很多风雨。本来有11排链条,但是有2排生锈断了,现在只剩9排了。

索桥上层有木板,但木板不耐用,每隔几年就需要更换。

随着索桥损坏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危桥,当地政府禁止行人通行。

当地有个煤厂,因为货运需要,投资修建了一座防洪桥。

这座防洪桥的主要功能是运货,每年最多只能在水面上呆三个月。

曾有村民冒险骑摩托车过桥,被冲下河的情况。幸运的是,掉进河里的村民被救了出来。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9

网络图

安娇住在这里。

的村民,他也是发起修桥的六人之一,据他说就在2014年的夏天,几名学生外出玩耍,来到这座桥上踩水玩,结果有两个孩子掉入河中。

安美蛟当即跳下河营救,但是两个孩子只救了一个,另一个孩子不幸溺亡。

安美蛟对此事感到愧疚难过,这件事也成为他加入修桥六人的原因之一。

赵永贵是找到安美蛟等人发起此事的人,他曾经当过军医,退伍后在铁路部门工作。

他的老伴叫安美英,两人原本在河南洛阳生活,退休后回到了铁桥村老家。

赵永贵和安美英的孩子都生活在泸州或者宜宾,由于老家交通极为不便,孩子们向父母提出搬到城里一同居住,但是赵永贵不愿意。

赵永贵认为,自己在外工作了几十年,有着丰富的工作和生活经验,退休了也能领退休工资,不用为衣食操心,但是家乡的落后却让他非常着急。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11网络图

他希望自己能够切实地为自己的家乡做出一些贡献,赵永贵知道,要致富先修路,所以他一直在为当地修筑道路的方向上积极努力,当地村民调侃的称他为“公路王”。

早年间他回到家乡时就为了修路而四处奔走,当地的道路修建状况逐步好转,赵永贵在其中,功不可没。

当他看到铁桥村由于没有公路桥而导致村民出行不便,甚至于接连发生事故,心急如焚。

不过,当地政府没有计划,所以一直无人过问修桥的事。

2016年,赵永贵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推进修建公路桥。

赵永贵详细研究了当地的地势,认为修建一座高13米、长51米、宽5米的钢筋混凝土平板桥能够满足通行需求。

在赵永贵的预算中修建这样一座桥梁,大约需要61万元。

他将集资修桥这一计划公布,最开始的时候,群众们都持观望态度,60多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赵永贵做出了表率,他个人捐款12,000元,垫资5万元。

在他的带领下,村民们纷纷响应。很快超过1000人参与了这次捐资,有40多个人都捐款超过千元。村民们一共集资173195元。

除了个人,当地镇政府村委以及电厂等单位也捐资1-5万元不等。

为了更好地主持修桥工作,赵永贵还找来了村民李先辉、杨发政、安美蛟、甘宗良、王国维,加上他一共6人,一起来成为这项工作的主导者。

2016年5月12日,“二郎镇铁桥村大桥建设领导小组”正式成立。

其实此时村民们的集资还不够整个工程,但是赵永贵说,他在和政府协商此事时,镇领导告诉他,如果民间集资可以达到30万,那么剩余的部分就由政府来想办法。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13网络图

但是这一点并没有落实,在大桥建设工程的主要负责人员中也没有镇政府的人。

大桥的总负责人是赵永贵,其余五人各司其职,有的负责财务,有的负责采购,有的负责监管。

6月10日,工作组与施工方李叶签订了承包协议,在协议中约定了大桥的包工包料价格,当然,在协议上还有项目的付款方式和双方违约责任。

签订协议后修建项目便开始动工,虽然建筑过程中出了些小问题,但总体来说进展非常顺利。

刚开始时,赵永贵每天都要到工地上去工作,但是由于他住得较远,后来基本上现场工作都交给了住得较近的另外5人。

当时他们6人的平均年龄为60岁,除了赵永贵有固定的退休工资外,其他人都是当地的普通农民,收入并不丰厚。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15网络图

在工程建设期间,6人也没有任何工资,都是义务出工,连吃饭也是自己带干粮到工地。

2017年1月,大桥修建完工,当时还举行了隆重的庆典,6位老人和其他村民非常高兴,此后汽车和摩托车都能畅通无阻地往返。

这本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大好事,但是6名主持修桥的老人却开始被催债。

按照当初的合同约定,工程完工后就应该支付尾款。

但是赵永贵等人手中已经没有钱了,镇政府和铁桥村对于此事没有明确回复,后续资金无法到位。

2017年5月27日,该项目进行了结算。

此时还有近30万元应该支付给施工方,为了证明修建这座大桥还有这笔欠款,赵永贵等6人出具了一张欠条。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17网络图

欠条上明确了欠款金额为296160元,并且承诺在2017年8月31日前付清欠款。

赵永贵等人与施工方多次向镇政府、铁桥村要钱,都并未如愿。

面对政府与村里一拖再拖的状况,无计可施之下,2018年10月24日,施工方李叶拿着欠条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人却是赵永贵等6人,要求他们支付欠款以及利息。

面对李叶的起诉,赵永贵等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一直认为,镇领导曾经承诺过要对这项工程给予补助,但是这个承诺却一直没有兑现,这让他们觉得非常寒心。

自己这一帮人从未触犯过法律,这次发起修桥的行为也是出于好意,这样的事政府不应该置之不理。

他们出钱出力为的就是让村民出行更为便利安全,政府有困难他们也能理解,但是也应该为此事负责。

所以,6位老人请求法院将镇政府和铁桥村委会追加为连带责任被告人。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19网络图

赵永贵甚至还认为,即便是被告上法庭,也应该不会被处理,说不定这样还能促使政府想办法解决工程尾款。

当记者采访赵永贵时,他坦诚道,镇上领导同意为大桥想办法的事是没有证据的,当时既没有录音也没有字据。

这样的口头承诺并没有被领导认可,不过王国维和李叶也告诉过记者,镇上的相关领导的确曾经当面答应过要解决后续资金。

开庭时,镇政府和村委会都认为,他们并未参与修建大桥的合同。

政府没有对此项工程进行立项,也没有委托赵永贵等人进行这项工程建设,没有承诺过要为这项工程支付任何款项,修建大桥是李烨和赵永贵等6人的个人行为,与两者无关。

2019年2月20日,法院对此案作出了判决,赵永贵等6人应该在判决生效10日内支付履约工程款以及相关利息,二郎镇政府和村委会则与此案无关,无需承担责任。

就法律来说,法院的这一判决没有任何问题,尽管赵永贵等人都声称政府曾经承诺要解决工程款,但是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

但是就情感上来说,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判决,这就等于说修桥的钱除了村民集资的之外,全部要由6位老人来负担。

一审判决后,赵永贵等人本可以在15日内提出上诉,但是村委负责人找到几人谈话,希望他们不要再就此案继续纠缠,也不要提出上诉。

村干部告诉他们,既然现在他们已经败诉,政府也不会真的置他们于不顾,肯定会想办法解决欠款,但是如果他们继续提出上诉,那么政府不会再插手此事。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21法院判决

赵永贵的说法没有得到镇政府的确认,但是他们也的确没有提出上诉,可能他们都还没有意识到,法律上的判决生效后,就是要切实执行的。

尽管赵永贵等人没有提出上诉,但是镇政府仍然没有解决工程尾款。

对于施工方李叶来说,工程已经完工近两年,但是近30万的尾款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2019年4月23日,他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的申请。

这一案件正式进入执行期,5月9日,法院的执行裁定书送达,赵永贵的银行存款被冻结12个月,后来被强制执行扣划67566.84元。

9月,李先辉的三头牛被查封两年。8月下旬,甘忠良的儿子为母亲汇来的2000元治病钱被法院扣划执行。

出钱出力为大家修桥的6位老人成了法律意义上的“老赖”!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232000元治病钱被划扣

这让赵永贵等人无法接受,他们彻夜难安,委屈又心酸,他们再次找到政府,希望彻底解决此事。

政府为了此事专门召开会议,专门让一位分管领导负责此事的协调和沟通,政府提出了三个工作要点:

首先,将还没有收齐的集资款全部收回,其次赵永贵等人继续想办法筹钱,第三,政府会找寻其他渠道帮助解决。

那么镇政府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记者对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采访,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报告已经整理出来送到了县上,镇政府现在没有相关资金,但是已经在想办法解决此事。

赵永贵等人带头修通大桥的确是件好事,但是此事却没有纳入财政计划,这种个人行为由于民间集资不足而导致。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25法院裁定书

政府方面还提出了一个方案,可以解决一部分资金。在铁桥村的区域范围内有一家磷化厂,这家磷化厂已经停工,不再生产。

不过场中留下了许多废旧钢铁机具和材料,约有两三千吨。

如果这些设备要从铁桥村的大桥往外运输,那么镇政府可以收取几万元作为通行费,这笔钱可以用来偿还一部分建桥欠款。

但此事仅仅是一个提议,具体操作还不见端倪。

这件事经媒体报道后,引来了社会上多方面人士的关注,司法界的业内人士表示,法院的判决从法律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赵永贵等6人没有按照合同支付施工方工程款需要担责,没有及时行使合法的上诉权也是要由自己负责。

这件事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当时的群众集资不足以修建大桥,政府方面也没有明确给出合乎法律手续的承诺。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工程可以说是仓促上马,6位老人都没有考虑到可能出现的负面影响。

这样的事不值得推崇,而且这位法律人士还表示,正是由于此事中的种种漏洞拖欠工程款都不算大事,如果在施工过程中或者将来的后续使用中发生事故,才是更大的潜在危险。

公众也应该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任何一件事都应该有所准备,哪怕这件事的初衷是好意。

而政府在计划各项工程的时候应该将群众的实际需求考虑进去,如果需求大的工程应该早日立项并由政府主导施工。

尽管此次事件中政府的承诺没有任何切实证据,但是政府依然应该牵头早日解决。

古蔺县政府也对此事高度关注,10月15日,古蔺县委外宣办在社交平台上用官方账号发布了相关情况通报,表示已经成立了工作组专门处理此事,全力推动解决方案的实行。

六个老人带头修桥 结果成了“老赖” 欠施工方30万 政府从来不给3360立项插图27县政府发布的通报

10月25日,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联系相关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事已经顺利解决。据二郎镇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透露,修桥工程目前欠下的款项将由镇政府出面结清。

原告李叶和赵永贵等6位被告在庭外达成了和解协议,李叶作为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撤销了强制执行。

赵永贵等人已经不再是失信人,被冻结的财产已经恢复。

此外,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一件事,修桥的欠款资金是由一家企业主动支持的。

这家企业在与镇政府联系后表示愿意出资支付这笔欠款,但是这家企业不愿公开此事。

结语

社会舆论普遍认为,赵永贵等6人没有要修桥的法定义务,但是他们出于对家乡的热爱,积极发起此事。

虽然在操作中有些过于心急,但是政府应该对此类事件加以引导和支持,不能让这样的热心人又出钱又寒了心。

-完-

编辑丨书书

参考资料

新京报:《四川6村民带头修桥反成“老赖”,现已达成庭外和解》

人民日报:《村民集资修桥成“失信人” 古蔺已成立工作组调查核实》

人民日报:《6位老人带头修桥却成了“失信人”,政府称工程未立项》

原创文章,作者:go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1840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