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武宗灭佛述略。唐武宗灭佛是怎么回事?

唐武宗会昌(841 ~ 846)曾发生过驱逐佛教徒事件。很难说会昌是法。

元十四年(819),唐宪宗将佛骨(所谓舍利)迎入玉凤祥法门寺。先是在宫中供养了三天,然后送到京城的寺庙里进行僧侣的祭祀和习俗,从而再次掀起了全国性的宗教狂热。是,“王公士民深于布施,惟恐,而。有竭其产者,有焚香供养者”(《资治通鉴》卷240)。

对此,韩愈站在儒家的立场上坚决反对。根据上表,佛教只是蛮族部落的方法,并不是中国固有的,所以不适合王之道。他还说,佛教的流行使“乱死相继,幸不长”,对封建统治有害而无益。他强调指出:“佛教徒和野蛮人与中国没有语言,衣着也不同。不言先王之言,不遵先王之法,不知君之义,父子之情”,故不适宜拜。于是他断然提出:“有了这块骨头,就可以好好立功,投入各种水火,永不为根,永不疑世,永不为后人所惑。”(卷三十九,《谏迎佛骨表》,《韩昌黎全集》)并说,“佛若有灵,可造灾,若有过,宜加臣”。此表与宪宗的拜佛意图相冲突,且前代拜佛已久,因此引起宪宗的震怒,欲置韩愈于死地。经过裴度、崔群等人的说情,最终被贬为潮州刺史。

韩愈的反佛是在佛教的高峰期进行的,对比唐早期傅仪的反佛影响更为深远。石称韩愈“不喜佛学”,信孔孟之道。他觉得安史之乱后,藩镇势力强大,中央政府被削弱,觉得儒家思想在衰落,佛道思想在传播。他写过《原道》,《原性》,《原人》等论文。在这些论文中,他认为只有大力扶植名教,提倡忠君孝的孔孟之道,限制佛道传播,才能有效巩固中央集权统治。《原道》他指出:“今法曰:君须弃君而臣,往而父子,禁止互相扶植,以求所谓清净无声者”;“今我亦欲治其心,而世外之国必灭之,子不为父,臣不为君,民不为事”;“今亦引蛮夷之法,而除了历代君王之教,几何非专业而是蛮夷”。表示佛教弃理弃名妨碍国计民生,与文化传统不符,必须予以拒绝。

韩愈反佛的出发点和论点是强化中央政府的政治经济利益,确立儒家文化的正统地位,这比傅仪的社会思想问题深刻得多。为了实现自己的儒家政治理想,他在《原道》年提出了“做人,做人,做人,隐士”的口号,试图用行政手段彻底废除佛教。这一思想为唐武宗后来灭佛提供了重要依据。但是,他的尊孔独尊和儒家“道统”的思想对宋代理学的形成产生了明显的影响。

唐宪宗是中唐时期一个很有前途的皇帝。此后,政府腐败,朋党争斗,国家局势日益衰败。唐穆宗、唐敬宗、唐文宗照例提倡佛教,僧尼人数继续上升,寺庙经济继续发展,大大削弱了政府的力量,增加了国家的负担。唐武宗继位后,在整顿朝纲、收复失地、稳定边疆的同时,决定废除佛教。(《武宗本纪》第十八卷,《旧唐书》)

会昌三年(843)四月,朝廷“命天下摩尼师杀,令袈裟萨满杀”(《任远》《宋高僧传》卷三)。会昌四年三月,被任命为“左右界道门教授”,并“返璞归真,乘其所宠,各对灭师家,说不是中国之教,杀人灭口,应尽除之。皇帝信了”(《佛祖历代通载》,《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十八)。

时间

唐武宗灭佛实际上始于会昌初年,在会昌末年达到高潮。早在会昌二年(842年),武宗就已经平反了僧尼中的违法者和违法者,并没收了他们的全部财产,“收他们两税为徭役”(卷十八,《武宗本纪》,《旧唐书》)。会昌四年七月,所有寺院、兰若、佛寺等。用不到200间的房子在世界上被法令拆除,所有的僧侣和尼姑被下令世俗化。

会昌五年三月,圣旨禁止天下所有寺院修建庄园,并下令对所有寺院及其僧尼、奴婢、财产的数量进行调查,为彻底灭佛做准备。同年4月,开展了全国范围的灭佛运动。僧尼不管有没有血统,都是做世俗化的;所有的寺庙都被摧毁;废庙的铜像和钟,已知都是卖铸钱付盐铁,铁付本州铸为农具。八月,圣旨公布灭佛结果:“天下拆寺四千六百余座,僧尼二十六万零五百人归庶人,征收税户二户;在赵体和兰若有40,000多所房屋,数千万公顷的土地被征收。奴婢吏数十五万,来自两税户。”(卷18,《武宗本纪》,《旧唐书》)同时还“勉励大秦穆家保护、平反三千余人”,以“跟上中国风”。

影响

从会昌二年(842年)十月起,武宗下令让违反佛教戒律的僧人回归世俗,并没收其财产。此后,武宗陆续下令限制佛寺僧人数量,不得私自剃度,限制僧人蓄奴数量。许多寺院被拆除,大量僧侣被迫返璞归真。会昌四年(844年)二月,武宗颁布“佛牙不得支”的诏书。同时规定:代州五台山、泗州普光寺、钟南山五台寺、凤翔府法门寺等佛指骨所在之地,严禁供养、进贡。如果一个人给一便士,他应该带一根二十的棍子;这些地方僧尼收一文钱,就带二十根棍子。

会昌五年(845),更大规模的灭佛又开始了。他下令40岁以下的僧侣全部世俗化,不久又规定50岁以下。很快,即使是50岁以上的人,如果没有祖屋,也会被世俗化。就连天竺和日本的佛教高僧也被迫世俗化。日本高僧裕仁在其著作《武宗本纪》中详细记录了这一“法律难题”。按照武宗的旨意,这一年的秋、七月,天下佛寺合并。

。天下各地上州留寺一所,若是寺院破落不堪,便一律废毁;下州寺院全部拆废。长安和洛阳开始允许保留10寺,每寺僧10人。后来又规定各留两寺,每寺留僧30人。京师左街留慈恩寺和荐福寺,右街留西明寺和庄严寺。天下各地拆废寺院和铜像、钟磬,所得金、银、铜一律交付盐铁使铸钱,铁则交付本州铸为农器,还俗僧侣各自放归本籍充作国家的纳税户。

  如是外国人,送还本处收管。武宗这次大规模的灭佛,天下一共拆除寺庙4600余所,拆招提、兰若4万余所,僧尼26万余人还俗成为国家的两税户,没收寺院所拥有的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没收奴婢为两税户15万人,另外还强制大秦穆护、祆3000余人还俗。武宗灭佛沉重打击了寺院经济,增加了政府的纳税人口,扩大了国家的经济来源。在“废佛”的过程中,对其它外来的四教:祆教、摩尼教、景教和回教,也都采取了相应的废除手段。凡国中所有的大秦寺(景教),摩尼寺,一并撤毁;斥逐回纥教徒,多半道死;京城女摩尼七十人,无从栖身,统统自尽;景僧,祆僧二千余人,并放还俗。

  武宗灭佛的原因可能有多种。主要原因是当时佛教的势力非常强大,唐武宗在他的旨意中说,佛教寺院的规模比皇宫还要大,十分天下财,而佛有七八,寺院不纳税,对国家财务是一个重大损失。同时僧人过多亦会影响生产活动,造成田荒民饥等后果,影响国家稳定。另一可能是唐武宗本人更加信奉道教,因此打击佛教。由于毁佛成功,从而扩大了唐朝政府的税源,巩固了中央集权。

原创文章,作者:zhangerm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tppt.cn/218041.html